您的位置:主页 > 美食 > 正文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内容导读: 说实话,肉丸是个很常见的小吃,在河南的大多数城市,都不陌生,大概没人会觉得肉丸会有啥特别之处。不过,在沁阳,对肉丸的热爱你是想象不出来的,满大街都是肉丸,各种各样,应有尽有,而且在全国都是数得着的。如果你来沁阳,一定得尝一尝。 沁...

    说实话,肉丸是个很常见的小吃,在河南的大多数城市,都不陌生,大概没人会觉得肉丸会有啥特别之处。不过,在沁阳,对肉丸的热爱你是想象不出来的,满大街都是肉丸,各种各样,应有尽有,而且在全国都是数得着的。如果你来沁阳,一定得尝一尝。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沁阳人爱肉丸

穷也肉丸,富也肉丸

我很喜欢下雨天吃肉丸。

离家门口不远有个菜市场,门口有家卖肉丸杂碎,干了很多年。

一人打把雨伞,胡同里的水泥路上少了些平时的人来人往,湿漉漉的空气也少了些往日的浮尘,从容不迫走到摊前:“老板,一个大碗,肉丸杂碎各一半,不要油。”

再要些油饼,啤酒,卸下一身的疲惫,任室外风雨如鞭,只管一人自吃自饮。

每个沁阳人心里都有个肉丸情结。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一块肉,一条鱼,一只鸡,别的地方人有很多种吃法,沁阳人就一个念头,这东西炸肉丸不错。

炸字在沁阳念“砸”,这恐怕走遍全国就怀庆府是这样发音的。

肉丸哪都有,有叫黄焖肉,有叫酥肉,有叫炸肉,有叫狮子头,有炸的,有蒸的,有氽的,可照沁阳把肉丸搞成穷富皆宜的小吃,全国也不多见。

沁阳人娶妻生子,过年过会,先炸肉丸,特别是过年,炸肉丸简直就是一顶大工程。

在沁阳,穷也肉丸,富也肉丸。

有条件,割些好牛肉,用好淀粉,各种调料按比例调制,炸成肉丸,条件差一些,能穷一年,不穷一节,割些猪肉剁剁,狠狠挖些白面,也炸几盆几筐,让孩子们当馍吃。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沁阳人对肉丸,有一种深入到骨子里的热爱,就连那些与肉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菜丸子,也叫素肉丸。

六七十年代,都穷,农村人皮实,感冒发烧吃个面叶就完事,那时我只要一咳嗽,我妈就把生姜剁碎,和白面搅成面丝,用铜勺在火上给我炸半碗姜肉丸,一丝肉都没有,能让我幸福好几天,也给小伙伴们显摆好几天。

头一次吃鱼肉丸的味道

穿透了五十多年的岁月

沁阳城老广场有家卖黄焖鱼,现在还有,我经常吃。

和別地方整条小鱼炸制不同,它实际就是肉丸,用鱼肉为材料炸制的肉丸,很好吃,花钱还不多。

鱼肉肉丸,我最早吃是在五十年前,那时我还没上小学,我家已经搬到村西叫“西沟”的地方,但我还是每天在老院耍。

老院是个很大的院,可以赶进马车,住的十来家全是我们本家,在那耍不受欺负。

我叔出河工,整修河道,逮了一条火头鱼,那时农村人不会做鱼,也无调料,唯有炸成肉丸能让家里人解馋。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我叔叫我端一碗回去吃,家里还有哥姐,里边有刺,吃时得小心。

端着一碗肉丸,心里无数个馋虫在闹腾,实在忍不住,在半路就吃了一个。

五十多年过去,当时的场景现在都记得很清楚,肉丸发白,那时候不可能有各种调料,我小心翼翼吃了一口,鱼肉香一下子浸透五脏六腑,到现在都无法形容。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吃鱼肉肉丸,醇鲜的味道能穿透五十年的风雨岁月,以至于我现在经常吃,也无特殊感觉,只不过好吃罢了。

集体时期,镇上就一个供销社食堂,卖的最好的就是肉丸杂碎。那时我在联中上学,经过集上,经常见人拿个黄馍去泡肉丸吃。

我们管小麦面馍叫白馍,玉米面馍叫黄馍,人们吃的多是黄馍。

黄馍直到现在我都不喜欢吃,有个谜语说的很形象,“远看是雾,近看是墓,墓里有鬼,呲牙咧嘴”。

黄馍热的吃粘嘴黏牙,在嗓子眼打转咽不下去,一冷像个石头蛋,砸到头上能起个大包,挽个绳子能当流星锤,唯一的优点就是耐泡。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把馍掰碎放碗里,让大师傅用勺篦着多冲泡几次,嘴里谦恭奉承“安适些,安适些”,让肉丸汤的香味一丝一缕渗进馍里,舀上五分钱肉丸,五分钱杂碎蒙到上边,我们沁阳管这种吃法叫掰掰泡泡。

能见天去集上吃一次掰掰泡泡,是件很排场体面的事。

沁阳街上

卖肉丸的是一大特色

沁阳卖肉丸有个显著的特点,都是在门口盘两个炉灶,上放两口锅卖肉丸杂碎。

至于在农村或者路口,连个门面房都不需要,搭个棚子,只要好吃就中。

肉丸锅泛着滚花,锅耳上拴根铁丝,上边串着一嘟鲁羊油,杂碎锅上摆着青葱红椒,光看就让人食欲大开。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特别是冬天,老远看着路边冒着大团热汽,便知是卖肉丸的,不由得心头一热,紧走几步,锅后边坐的大师傅定是精明强干,红光满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这个不放辣椒,那个不吃芫荽,这个吃透的,那个吃焦的,打发那些老吃家舒舒服服,都认为大师傅和自己关系不错,实际上大师傅是和人民币关糸不错。

现在己不再需掰掰泡泡,多是烙水煎包和油饼。

也有唱独角戏的,连摊位都不需要,三轮车上放个煤球炉,炖一锅肉丸,便顺着焦克路沿街叫卖,倒是方便了那些开店的和跑大车司机。

我也曾经吃过,味道还不错。经常看新闻联播,说某些地方堵车几天几夜,司机们没吃没喝,政府组织救援。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我给伙计们说过,假如要堵到沁阳,司机们都要吃胖,公务员们都要去卖肉丸,甚至还需划片经营。

改革开放前几年,鼓励个体经营,我们这里的政府机关就曾经在街卖肉丸。

在北京,走着走着就能看见一个国家机关;在青岛,走着走着就能看见一个名人故居;在沁阳走着走着你能看见一个又一个肉丸摊。

肉丸在沁阳不仅是风味小吃,也是一种生活习惯,更是一种饮食文化。

几十年的漂泊,让我学会了独处。尝试着做出家乡各类美食,一直是我乐此不疲的事。

沁阳的肉丸,全国找不到第二个,不爱不是沁阳人

曾经在内蒙古草原,新疆戈壁滩深处孤独谋生,一碗冒着热汽的丸子汤,是我孤寂心灵的强大支撑。

美食是有密码的,它能打开你尘封的记忆,继而想起小时侯的点滴往事,更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热爱美食,不光是味蕾的享受,更是个人奋斗的动力。

 

作者简介

陈中军,生于六十年代,七九年毕业于沁阳六中,河南省沁阳市西向镇五街村人,一个走遍大江南北的农民包工头,喜欢写些小文章

编辑:

本文标签: 沁阳的肉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