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食 > 正文

沁阳的“甜麻糖”可不是你吃的麻糖棍儿

内容导读: 如果用一种甜味来代表沁阳,那就是甜麻糖。甜麻糖和你过小年吃的麻糖不一样,这是用麦芽糖稀和小麦面粉做的,形状宽长似板砖,吃到嘴里酥软柔嫩,甜麻糖在礼节中是很重要的传统,麻糖越多,排面越大。 长大以后做个有本事的人 天天吃猪蹄和甜麻糖 ...

如果用一种甜味来代表沁阳,那就是甜麻糖。甜麻糖和你过小年吃的麻糖不一样,这是用麦芽糖稀和小麦面粉做的,形状宽长似板砖,吃到嘴里酥软柔嫩,甜麻糖在礼节中是很重要的传统,麻糖越多,排面越大。

长大以后做个有本事的人

天天吃猪蹄和甜麻糖

在我的老家沁阳市西向镇集上有一种美食一一甜麻糖,它是一个地方特色,走遍全国也只有沁阳有卖,沁阳也只有西向,柏香,崇义几个乡镇有,现城区也零散有三两家,也多是这几个地方人在经营,它是以糖稀和面的油炸食品,热着吃香甜,冷着吃酥脆,味道堪比天津大麻花。

甜麻糖虽是油炸食品,但它并不等同于油条,油条可以配胡辣汤,配杂碎,配肉丸,而麻糖就不行,它是甜口,配牛奶豆浆合适,再就是配个给星汤。蹲在街门口,给星汤罗卜菜配麻糖,曾经也是老家一独特风景。

甜麻糖是食品,也是一种供飨用品,近似于糖果点心。

吃麻糖吃的是心情。泡一壶好茶,咸菜切细丝,清水淘几遍,葱、姜,蒜苗,红椒也切细丝,生抽,香油,醋,味精拌匀,两个碟子,一个放咸菜,一个放麻糖,麻糖掰成小块吃,喝个茶,听段音乐,是个很舒服的事。

年轻时我经常这样吃,现在远离老家,偶尔捎两根,身边还有孙子捣蛋,三下五除二吃嘴了事。

炸甜麻糖的糖稀就是大街吹糖人用的糖稀,吹糖人小时候大街到处都是,现在仅仅在有些公园能见到,真成了稀罕物品。

糖稀我们这里偶儿还能见到有卖,骑摩托带两个大桶,上插两根木棍,若有人买用两根木棍搅些就行,简真就如摩术表演一般。

甜麻糖的兴盛时期是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那时候人都穷,走亲戚谁家也不舍得买糖果点心,约定俗成家家户户都炸甜麻糖,不管去谁家都是十根小麻糖,到春节那几天,乡村公路都是走亲戚的人,多是走路,也有骑自行车的。

炸麻糖需要用糖稀,可人们都不舍得买,多是自己熬,并且是用红薯熬,红薯是那年代最多的农产品,也有一定的含糖量。

在春节前几天,几乎家家户户熬糖稀,把大麦芽提前几天生出芽,放石臼捣碎,烂红薯小红薯尾巴放锅里煮熟弄碎,两者过罗之后只剩稀汁就只管小火熬煮了,一会屋里就会弥漫着很温馨的香甜味。

炸麻糖一般都在大年三十,那一天要把肉丸,饺子馅全部完成,条件好的还会煮个猪下水,但都不提前弄,怕家里人早早就吃完了。

麻糖炸成什么成色不重要,水平各有高低,通常的都比供销社食堂卖的小二号,也有炸的逞金黄色,漂漂亮亮。

在我的记忆中,供销社食堂也仅仅是卖个甜麻糖,卤肉,肉丸,杂拌汤,那年头吃炒菜人不多,甜麻糖和猪蹄都是论个卖,两角钱一个,这个价格一直维持很多年,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

能在食堂吃个甜麻糖多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大队干部,生产队长啥的。我曾经有过理想,长大以后做个有本事的人,天天吃猪蹄和甜麻糖。

甜麻糖曾一度是村里人的奢侈品,在农活紧张的时侯,队长就要公开承诺,"哪天得一人吃根甜麻糖",但从不承诺日子。

那几天出工率是格外的高,谁也怕错过了吃甜麻糖的日子,甜麻糖成了磨道驴眼前悬着的一把青草,心里永远充满着希望。

身为一个姑娘

一生中总有那么几次需要甜麻糖

沁阳是个千年古县,古县自有古县的规矩,很多食品有特定的用途,甚至可以是性別的代称,如果说烧饼篮是男孩子的专称,那么麻糖篮就是女孩子的代称。

在沁阳,特别是沁北,家里如果生了女孩子,奶奶就会喜滋滋地在街上给左邻右舍显摆,"家里添了麻糖篮"。

女孩如果哭了,邻里就会拿此打趣,"赶紧看看吧,麻糖篮哭散了"。

在老家,生为一个女孩,一生中总有那么几次需要甜麻糖来点缀生活。

在我们那有个规矩,结婚时彩礼有多有少,但定下日子男方必须要给女方送甜麻糖,并且数量庞大,六百根,八百根,或者一千根,并且要比集上平时卖的大,这个过程叫"送好"。

女方拿到甜麻糖之后,再给亲戚朋友送,数量的多与少与亲戚的远近呈正比,告诉人家闺女几时出门,到时来送闺女吃酒席。

有一段时间曾经改送方便面,现在又成送麻糖,并且还要正宗糖稀的。

在少男少女谈婚论嫁过程中,甜麻糖一直占主流地位,平时逢年过节可以是烧饼篮,但重要日子比方说订婚,必须得是甜麻糖,数量不须结婚那么多,一般是双数,二十或四十,六十就够了。

甜麻糖不光在婚事中大放光芒,在丧事中也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我们这办丧事还是以前的老风俗,下葬的头天中午要在街搭灵棚,要移灵,要有响器班子,晚上要有"隔夜响",而响器班子的另一个作用是"接门案"。

门案通常是女儿,孙女准备,放些祭祀用品,侄女或外甥闺女也有,只不过它们的要简单些,随便什么贡品都行,而女儿,孙女则必须是大麻糖,讲的是体面排场。这时侯的甜麻糖也成了一个人的盖棺礼。

甜麻糖在老家人的生活中占有如此重要位置,生意自然是长久不衰,听老人们讲,即使灾荒年集上的炸麻糖也没停过,那时吃麻糖更多是通过"摇摇会"的方式。

"摇摇会"恐怕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见过,甚至连听过的人都很少,炸一根超大的甜麻糖,假如是五角钱一根,就设五十个签,一分钱一个签,谁的点数最大谁吃麻糖,是一种穷人的娱乐,有点类似于今天的买彩票。

西向集的炸麻糖最远可以追塑到清未民初,一百多年前,再远就无人知道,当时的集上有两家炸麻糖,分别是捏掌的刘宗保,义庄的老虎,老虎是个小名,并且没听说过他们的后人在哪设摊经营,自然也就无人知道大名。

此篇文章提出老人名字,只是为了表示深深的敬意,他们为古老的西向村留下了一门生意,也是国内独有的风味小吃。

现在的西向集也照例是两个摊位经营,一个在街的东边,一个在街的西边,都是在村的正中心十字路口,生意也都很好。

街西边的摊位老板我熟悉,是我初中同届不同班的叔伯同学。他从二十来岁开始在集炸麻糖,至今己快四十年,油锅旁耗尽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却也挣下了一份不薄的家业。

我曾和他促膝长谈,他说的倒也实在,咱就是个农民,幸亏祖上传下这门手艺,虽说辛苦一点,可也过得比一般人强一些。自豪的是自己炸的甜麻糖在沁阳是头份生意,经常有外地人开车过来买麻糖,也曾邮寄到全国各地,包括台湾和西藏,给焦作一家客户炸过四十六公分长的麻糖。

很佩服这样的人,脚踏实地,几十年如一日辛苦劳作,能把一个二,三块钱的生意作的风生水起,快乐别人,幸福自已。

愿我们村有更多这样的老板,有更多这样的几十年老店,这也是村庄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甜麻糖用沁阳话念叫"甜麻烫",这也是地方特色。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陈中军,生于1962年,河南省沁阳市西向镇五街村人,农民,高中毕业,喜欢写些小文章。

编辑:

本文标签: 沁阳甜麻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