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食 > 正文

王立泉:没有人能拒绝宝泉牌炸鸡蛋酱

内容导读: 东北黑龙江、辽宁、吉林三省总人口1.09亿。 2004年,王立泉董事长刚接手宝泉酱业的时候,每年10个东北人消费不到1袋宝泉豆酱。当时,宝泉豆酱一年只卖出900万袋,已经持续多年没有往上突破纪录。 这一年,宝泉酱业从50年历史的国有企业转制为民营企...

东北黑龙江、辽宁、吉林三省总人口1.09亿。

2004年,王立泉董事长刚接手宝泉酱业的时候,每年10个东北人消费不到1袋宝泉豆酱。当时,宝泉豆酱一年只卖出900万袋,已经持续多年没有往上突破纪录。

这一年,宝泉酱业从50年历史的国有企业转制为民营企业,每年的销量开始持续增加1000万袋。到2015年,它的总销量突破1亿袋,平均每个东北人每年消费了1袋宝泉豆酱,总计1.09亿袋。

10年间,宝泉酱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加多宝公司刚起步时,足足花了10年时间,才做到每年卖出1亿罐凉茶。王立泉和宝泉豆酱交出的的成绩,完全不输给加多宝。

加多宝从每年卖出1亿罐凉茶到10亿罐,用了5年时间。现在,王立泉计划用5年的时间,让全国14亿人每年品尝一袋宝泉豆酱,它并非不能实现。

宝泉豆酱如今在内蒙古的蒙西和蒙东,每年卖出1500万袋和1000万袋。它在河北的年销量也突破了2000万袋,以住这些地区习惯吃甜面酱。现在发现,宝泉豆酱一点也不比甜面酱逊色。

王立泉说,用宝泉豆酱炸鸡蛋酱,酱放进油锅里抄的时候,香味可以从家里溢出到街上,飘到别人家里仍然浓郁扑鼻,这是其他非纯天然酿造豆酱所不具备的,它们的豆酱在油锅里抄没有香味。没有人能拒绝宝泉岭的炸鸡蛋酱,即使是南方人也有很高的接受度。

2019年宝泉豆酱将首次进入河南省市场。5月8日至10日,在河南省豫菜文化研究会举办的2019年中国郑州春季餐饮交流会上,宝泉豆酱将连续三天举行炸鸡蛋酱免费试吃。

宝泉豆酱计划近期进驻信基调味食品城,这是郑州最大的调味食品批发市场,辐射周边的山东、河北、山西、陕西、宁夏等省份,每年营业额100亿元。有一家批发部只卖花椒,年营业额7亿元。

年营业额超过3亿元的批发部有20多家。宝泉豆酱将长期在此驻点,免费让人试吃炸鸡蛋酱,让更多的人吃到真正的中国酱、宝泉味。

王立泉出生于辽宁丹东市,原名王成立。上小学的时候,他自己改名为王立泉,写在作文本的封面上,刚开始时就连他的父亲都不知道这件事,也从来没有去派出所更改过。

念中学的时候,他从丹东转学到宝泉岭,上户口的时候居然是王立泉的名字,沿用到后来拿到的身份证名字就是王立泉。这件事,冥冥中喻意他与宝泉会相遇相伴携手同行,将宝泉事业发扬光大。

2004年,他只是一名宝泉岭电信员工。听说宝泉酱业进行公开拍卖,内心深处有一种声音告诉他,这可能是国企转制能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当时,他的银行存折里只有3万元,临时借了钱才勉强凑齐了保证金,出现在宝泉酱业拍卖现场。

王立泉十分渴望能够得到老叔和二叔的支持,他们已经离开宝泉酱业,老叔与另外几个股东另立山头办了私营工厂,用宝泉豆酱的传统工艺,酿造老将军牌豆酱。

王立泉把宝泉酱业拍卖到手后,成为了老将军酱业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老叔和其他股东产生了矛盾,就想到宝泉豆酱主持工作,但是无法拿回20万的股金。

2004年8月,老叔建议王立泉把老将军酱业也买下来,因为只是自己过来势单力薄,干不起来。相反,老将军酱业兵强马壮,这些人都是原来宝泉酱业的骨干,有经验,对老厂也有感情。

老叔的建议让王立泉傻眼了,买下宝泉酱业自己还借了一屁股债。再说,自己的市场还没打开,买下老将军酱业,等于把钱扔到水里了。所有人都反对王立泉这样做。

最终,老将军酱业估值210万元,被王立泉分期付款买了下来,老叔做了宝泉酱业和老将军酱业的总经理。王立泉叮嘱老叔,老将军酱业每年的亏损额尽量控制住不要超过50万元。

2006年10月,老叔在当总经理期间,私下与别人合作又建了一家豆酱厂。这个别人,是哈尔滨一家企业,每年从宝泉酱业购买4000吨原酱,销路自然有保障。

老叔甚至策反宝泉酱业销售总监王世伟去新厂。意想不到,新厂投了150万元建了一半,没钱投了,成了豆腐渣工程。老叔因此急病了,王宝泉的姑姑也参与投资了20万元。

老叔让王立泉接手新厂,这回就连宝泉的员工都急得直跺脚,排着队到王立泉的办公室发声明:如果王立泉接手新厂就辞职不做了。王立泉说,这是我老叔,他病在医院里,我能不管吗?

不久,王立泉以240万元的代价收购了这间新厂。谁也没有想到,新厂刚完工,宝泉酱业的总产能上不去,借了新厂的力,而且连借四年力,每年提供4000吨产能。

在此之前,王立泉收购的老将军酱业,同样给宝泉酱业的发展提供了足够多的助力。回顾往事,王立泉觉得自己的命真好。他说,在内部斗争中,企业反倒还发展了。这事如果进行复盘,也未必再有今天的结果。对此,王立泉总结:吃亏是福。

即使已经有了两家分厂,王立泉在2008年开始筹划建一个大厂,他要做出全中国最大的原酱生产基地,这就是今天占地100亩的宝泉酱业总厂。

宝泉酱业耗资40万元设计费,请来行业内的专家。原计划半年做完设计,结果生产线建好后,砸掉重建了几次,实际建了三年,直到2010年才把总厂建好。

这一年,王立泉另一个重大举措是把大豆种植基地匹配上去了。宝泉酱业与附近的农户建成了大豆和蔬菜种植合作社,其中大豆合作社有1000响地、蔬菜合作社有200响地。

现在要建如此大规模的大豆和蔬菜种植合作社,已经不可能。王立泉似乎总是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

王立泉说,这个行业非常落后,还没有被开发,所有的环节都得靠自己摸索,没有同行能够提供借鉴。这样的实践富有挑战,也给了宝泉可持续发展动力。

2014年,主持拍卖宝泉酱业工作的宝泉岭农垦局副局长,上调到总局。他临走时敬了王立泉一杯酒,说:宝泉岭转制后能活下来的民企,现在只有宝泉一家。

世界500强企业、韩国最大的食品公司CJ(希杰),开价2.4亿元想收购宝泉酱业。千禾味业和乌江榨菜也先后上门谈收购,都被王立泉拒绝了。

它们都看见了宝泉酱业的真正价值,宝泉豆酱是目前国内唯一的行业“四原产品”:原产地、原豆种、原工艺、原生态。宝泉豆酱的最新估值是4亿元。

王立泉说,三次都没卖,自己真的想做出一个大产业来。在他眼里,豆酱可以覆盖和取代其他味料,包括盐和酱油。只不过这个行业还没被价值发现,落后、传统。作为“四原产品”,能够进行传统古法酿造的师傅,除了宝泉酱业已经很快没有传人。

编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