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食 > 正文

曾经一天五顿饭,如今手捧方便面,倒在饭局上的贪吃局长

内容导读: 我在工作的几十年时间里,有一半时间跟捞钱有关,我把单位当成捞钱的店子,自己就是店老板。 去哪儿捞钱?怎么捞钱?靠山吃山,靠油吃油--我盯上了油田这块大蛋糕。我身居油田分局局长要职,手握收税生杀大权,辖区内的油田单位自然敬畏我三分。 ...

曾经一天五顿饭,如今手捧方便面,倒在饭局上的贪吃局长
 
“我在工作的几十年时间里,有一半时间跟捞钱有关,我把单位当成捞钱的‘店子’,自己就是‘店老板’。”
“去哪儿捞钱?怎么捞钱?靠山吃山,靠油吃油--我盯上了油田这块大‘蛋糕’。我身居油田分局局长要职,手握收税生杀大权,辖区内的油田单位自然敬畏我三分。”
“十八大以后,我没有收敛、收手,依然逢年过节收受礼金和消费卡,因为已经收习惯了、收不住手了。”
“我现在是多么羡慕收拾房间打扫卫生的保洁员,她们可以自由出入,也可以每天见到阳光,生活多么快乐,可我却没有了这些。”
以上这番话,出自东营市地方税务局原党组成员、稽查局局长翟宝山之口。
2018年6月22日,东营市地方税务局原党组成员、稽查局局长翟宝山涉嫌受贿一案在东营市东营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经查,2005年7月至2017年3月,翟宝山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钱款近500万元,接受各类礼金、消费卡300余万元;另有涉嫌受贿、不能说明来源资金500余万元。
权力是什么,权力是谁给的,权力应该用来干什么,权力用不好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对这些,翟宝山一直麻木不仁,因为他奉行的是这样的歪理邪念:“权力平时感觉不出,办私事谋私利还真管用”。凭借手中的权力,他以帮“朋友”为由,向油田一些单位催要工程款、承揽工程、推销生活用品等,大到几千万的工程,小到几万、十几万的茶叶、干果、服装等日用品推销,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对求他帮忙的“朋友”有求必应,同时贪婪地收受各种“好处费”。
奢靡之始,危亡之渐。在十八大之后强力反腐、高压震慑的形势下,明知组织已经开始对他进行调查,翟宝山仍然借儿子结婚之机,向管理和服务对象打招呼,收受他们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礼金。任性用权,顶风违纪,疯狂捞钱,翟宝山最后的疯狂,最终把自己“捞”进了无底深渊。
不仅是用权之贪令人称奇,这个曾经的“稽查局局长”还有另外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爱好,就是记录“吃”。据东营市纪委监委网站披露,在翟宝山的工作笔记本上,记录的内容涉及工作的极少,大多是跟吃饭有关,甚至吃饭的时间、地点、人员都有清晰记录。经统计,2015年1月至2017年5月期间,他参加各类饭局900多场,其中2015年353场、2016年405场,这样算下来几乎每天都有饭局,每天2-3场是常态,最多的一天多达5场,称他为“饭局局长”都不为过。
翟宝山不仅爱“吃”,还爱“玩”。他酷爱打牌,不仅业余时间玩,还占用工作时间玩,下午一上班,他就到处找地方喝茶、打牌,不仅去企业老板办公室,还去私人会所。此外,他还追求低级趣味的娱乐活动,频繁出入KTV、洗浴店等场所,当然,这些花费都有人替他买单。“我们平时聚在一起,讲的都是和谁喝酒,谁喝醉了丑态怎样,甚至讲一些黄段子、黄笑话,从来没有研究过工作,谈论过事业……”翟宝山曾经这样感慨。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以翟宝山为例,这样的干部大有人在,他们总认为自己掌点小权,干不了大事,平时行个职务之便,吃点收点或捞点算不了啥大事,殊不知,一个人腐败堕落,往往是从贪占“小便宜”开始的。党纪国法面前无小事,小事小节中有党性、有原则、有人格。一名领导干部的蜕化变质往往就是从生活作风不检点、生活情趣不健康开始的,往往都是从吃喝玩乐这些看似小事的地方起步的。
相比于大权在手期间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翟宝山如今的境况可谓是今非昔比。据报道,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按照伙食安排,饭后工作人员都要拿给他一个水果。有次拿到一个苹果后,他捧在手里,长时间舍不得吃掉,非常的珍惜。因为他很清楚,现在吃什么都不再像以前那样,想吃什么、吃多少、什么时间吃都是自己说了算。接受组织审查期间,每到晚上十一点左右,他都要求吃碗方便面,他表示,此时的一碗泡面,比以前的山珍海味好吃百倍,更令他心中五味杂陈……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对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能够心存敬畏,对手中的权力能正确对待、小心行使,如果能早日筑牢思想上的防火墙,坚定抵御诱惑的决心,也许翟宝山不会落得这样一个“手捧方便面感慨万千”的凄凉下场。
翟宝山的案例再次警醒我们:权力是柄“双刃剑”。领导干部必须要树立“公仆意识”,更要牢牢记住: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只能用来为人民谋利益,决不能把它变成牟取个人或少数人私利的工具,否则就会滑向腐败和犯罪的深渊。

编辑:

本文标签: 方便面贪吃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