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食 > 正文

虹鳟“变身”三文鱼,你见过这么骚的操作吗?

内容导读: 虹鳟与三文鱼有什么关系?胡扯,没什么关系,两者只是长得像而已。 近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牵头的《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其标准将虹鳟空降为三文类,引发热议。 但是该标准发布仅3天,估计是顶不住强大的舆论压力,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

虹鳟“变身”三文鱼,你见过这么骚的操作吗?

虹鳟与三文鱼有什么关系?胡扯,没什么关系,两者只是长得像而已。

近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牵头的《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其标准将虹鳟“空降”为三文类,引发热议。

但是该标准发布仅3天,估计是顶不住强大的舆论压力,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便悄咪咪地将其删除了,并装作“无事发生过”。这可逃不了人们的火眼金星,不少网友早就将发布的标准截图存证,就算协会将其删除,也无法掩盖就这种“指鹿为马”的行为。

为生食虹鳟肉买单?不存在的。对于本身品质不够,协会改标准来“凑”的行为,消费者强烈拒绝。

虹鳟是虹鳟,三文鱼是三文鱼

虹鳟与三文鱼有什么关系?胡扯,没什么关系,两者只是长得像而已。

虹鳟属于淡水鱼类,英文名是rainbowtrout(学名Oncorhynchus mykiss),原产于美国阿拉斯加地区山川溪流中。因身体一侧有一条清晰的彩虹样痕迹而被称为虹鳟。

虹鳟的外形非常好辨别,但是虹鳟肉却跟大西洋鲑肉极其相似。

而三文鱼的英文名是“Salmon(鲑鱼)”,属于海鱼类。其中原始栖息地为大西洋北部的大西洋鲑,是三文鱼类的“美味代表”。20世纪初“成为欧洲和北美东海岸海水渔业的支柱海产”,那时大西洋鲑成了欧美人的“家常菜”。

这才是三文鱼。

对于这个舶来品,中国人是满心喜欢。当大西洋鲑登陆中国市场时,因其横条的肉纹,被国人亲切地称为“三文鱼”。三文鱼的肉质非常鲜美,口感细腻且肉有微微弹性。更加方便的是,三文鱼可以生食。只要将三文鱼切好片,加以佐料便可直接入口,这简直是不少懒鬼的“福音”。

物以稀为贵,三文鱼偏高的价格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能像家常便饭一样顿顿吃三文鱼的,不是小康家庭,就是家里有矿。普通人为了解馋,只能隔一阵子吃一顿。一些人从中看到了丰富的利润,开始捣鼓新的花样。于是,跟三文鱼肉非常相似的虹鳟鱼被拎了出来,摆上餐桌被称为“国产三文鱼”,价格自然比三文鱼要便宜不少。

哪个是虹鳟,那个是三文鱼,真的是让人傻傻分不清。

直到央视曝光虹鳟鱼“冒充”三文鱼,从而进入到中国人日常饮食时,人们才大吃一惊,原来“青藏高原很早以前就开始养殖三文鱼,目前已经占据了国内三文鱼三分之一的市场。”

消费者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当做傻子耍了。

三文鱼在日本只是二流食材?

在东亚,另一个好吃三文鱼的国家是日本。

日本人非常会玩,用三文鱼沾上芥末和酱油,嚼起来简直美滋滋。除了生食三文鱼片,三文鱼还被用作三文鱼饭、三文鱼寿司,香煎三文鱼等。日本人连三文鱼皮和三文鱼籽都不放过,将三文鱼皮香香脆脆的鱼皮片,三文鱼籽在齿间爆开,绝对是吃货享受的时光。

极其挑逗人们味蕾的三文鱼籽。

但是三文鱼在日本的食材界排位并不算优秀,大概是中等水平。日本人对食材的挑剔,已经达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品质安全,是食材的最基本标准,安全不够格的食材是绝对会被摒弃的。然后就是色、香、味等等,经过层层筛选,厨师的准备过程,都像是艺术品展示。

随着日本人对鱼类附带的寄生虫问题越来越重视,加上环境污染,日本周边已经很少有可以生食用的三文鱼了。如果从欧美进口三文鱼,也很难保证在运输途中不会出现二次污染。

在一部火爆的纪录片《寿司之神》里,征服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却没有做“网红”三文鱼寿司,而是选用更加干净与高级的鱼类作为寿司食材。除此之外,日本人用作做生食的刺身食材,最常见的是金枪鱼、鲷鱼、鳗鱼、北极贝等食材,用三文鱼反而越来越少。

寿司之神的海报里没有三文鱼寿司。

但这并不代表日本人就不爱三文鱼,日本人在欧美地区如果逢上品质高的三文鱼,日本人吃起来可是当仁不让,你绝对会甘拜下风。但是在日本国内如果实在想吃三文鱼,最好去一些靠谱的老店。不仅食物做得棒,老板说话也好听,你会超喜欢那里。

这时候,要是让孤独的美食家井之头五郎来吃三文鱼,估计屏幕前又一波观众要哭着喊饿了。

 

餐桌食品不安全,我们依然生活在屠场里

人们愤怒之余深思,淡水虹鳟能生吃吗?

尽管有不少专家学者为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背书,并将其归为三文鱼类,但是却没人保证生食对人体不造成伤害。懂常识的人都知道,生食淡水鱼类中所附带的寄生虫,往往会进入到人体中,最后造成不可预计的伤害。本来欢欢喜喜地吃三文鱼,最后吃出个病来遭罪。

也有人跳出来说,虹鳟煮熟了就可以食用啊。那如果虹鳟可煮熟食用,为什么又把虹鳟归为生食三文鱼类呢?明显的挂羊头卖狗肉来欺骗消费者嘛。如果商家告知消费者虹鳟应该熟食,同样可以做出自己的口碑和品牌,不用非得“傍”三文鱼获利。

所以说,通过降低标准来达到食用合格的方式,是非常愚蠢的操作。但究其根本,则是相关机构对食品安全的忽视,而这在美国早已有先例。

吃三文鱼,似乎变成了很困难的事,一不小心就吃了虹鳟。

1852年美国作家辛克莱在一个屠宰场里“卧底”七个星期,写出了一本震惊全美的小说《屠场》。他描绘道:“坏了的猪肉,被搓上苏打粉去除酸臭味;毒死的老鼠被一同铲进香肠搅拌机;洗过手的水被配制成调料;工人们在肉上走来走去,随地吐痰,播下成亿的肺核细菌……”。

连美国总统罗斯福都被辛克莱描绘的画面恶心得不得了,当他吃着早点阅读此书时,突然大叫:“我中毒了”,然后把还没吃完的香肠通通扔到窗外。后来,这部作品催生了美国屠宰法、食品法等一系列法案的出台,还诞生了著名的机构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前身。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不敢说自己比先人幸运多少。因为只要餐桌食物不安全,我们依然生活在百年前的屠场里。

 

编辑:

本文标签: 虹鳟三文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