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民生 > 正文

鹅蛋积压,愁坏养鹅人

内容导读: 一枚3两多重的大鹅蛋,原本四五块钱一个都是抢手货,现在两块五都无人问津;过了保鲜期,蛋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全都销毁面对村里日产近万枚鹅蛋,却又卖不出去的尴尬局面,菏泽东明县长兴集乡西黑岗村鹅农们犯了愁。 黄河滩边,大片的鹅群 鹅农在...

     一枚3两多重的大鹅蛋,原本四五块钱一个都是抢手货,现在两块五都无人问津;过了保鲜期,蛋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全都销毁……面对村里日产近万枚鹅蛋,却又卖不出去的尴尬局面,菏泽东明县长兴集乡西黑岗村鹅农们犯了愁。

鹅蛋积压,愁坏养鹅人
黄河滩边,大片的鹅群
鹅蛋积压,愁坏养鹅人
鹅农在展示新鲜的鹅蛋
 

  “今年产蛋期延迟、蛋的品质下降、盛传的禽流感的影响,诸多因素吧,收蛋大户孵化厂不来了,食品商贩也在使劲压价,最低谷的时候一个卖不到两块钱。”鹅农们算了一笔账,每个鹅蛋卖到2.5元以上,才能保住本钱。
  对于鹅蛋的品质,鹅农们拍着胸脯,“黄河滩区没有污染,都是纯天然的,鹅蛋营养价值很高。”
  “这么好的东西,咋就没人要呢?”鹅农的语气中带着叹息。



  价低
  正常一枚卖四五元的鹅蛋
  现在两元钱都无人问津


  
  4月6日的西黑岗村,天刚蒙蒙亮,鹅农司殿力夫妻俩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到鹅棚放鹅,再给这2600多只鹅喂食。除了这,铲粪、捡鹅蛋,活儿一个接着一个,一直忙到深夜,夫妻俩才能入睡。
  看着肥壮的大鹅和喜人的大鹅蛋,夫妻俩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唉,去年上半年开始养,到现在一直赔着钱呢。”见前几年村里最早养鹅的一部分村民挣了钱,两口子也准备大干一场。除了拿出多年的积蓄,两人还借了一部分钱。
  “倒是产了不少蛋,可就是卖不出去。”司殿力抽着烟蹲在鹅群里,一脸的愁容。目前,他家已经存了几千枚鹅蛋了,都堆在睡觉的小屋里。
  司殿力说,去年以前,鹅蛋每个能卖到四五元,甚至更高,品质差的也不低于三块五一个。而今年,从他手里卖出的蛋,最好的时候也只有不到两块五,一般都低于两块,甚至不得已一块多就卖了。“没办法,时间一长,蛋就怕变质,变质了白送都没人要。”对于存放时间较长,但还未到保质期的鹅蛋,司殿力说,鹅农们往往给钱就卖。
  而卖出的这个价格,已经让鹅农们在赔钱了。“这么说吧,今年非但没挣过钱,还一直在赔。”司殿力说,每年入手鹅苗的时间是5月份左右,当年的11月份就会开始产蛋,一直到次年的4月份,产蛋期结束。“按照正常,卖了鹅蛋后,就卖这批养大的鹅,然后再入手鹅苗,开始新一轮的养殖,因为大鹅到第二年产蛋量会越来越少。”记者了解到,一只鹅每季产蛋为60个左右,依次逐渐减少。



  成本
  本靠卖蛋收成本卖鹅赚钱
  如今鹅卖了都补不上窟窿


  
  鹅农们赔在哪里?又赚在哪里?西黑岗村的老书记司继雨算了一笔明白账。
  “以1000只鹅为例吧,”司继雨说,每只鹅苗买来的时候,贵的时候八九块一只,便宜的也要四五块,1000只鹅苗至少5000多块钱;养大一只鹅,加饲料等成本,需要120元左右,1000只就是120000元;“这还不算建棚、烧炉子一些成本。”司继雨说,每五只母鹅要配一只公鹅,所以1000只里就有200只左右的公鹅,供母鹅交配产蛋。
  这些必要的支出外,1000只鹅又能给鹅农带来什么?司继雨继续算道,“一只鹅一季产蛋60个左右,1000只去除公鹅,就是800只乘以60,48000只。当然,这是好的时候,还没去除生病死亡的、不下蛋的。”一只鹅蛋,行情好的时候卖到四五元,“按四块五算吧,就是20多万元。”目前行情不好,蛋最多卖到2元钱一只,一共能卖96000元。
  综合1000只鹅的成本,13万元左右。产蛋后,行情好,能挣个六七万,不好,就赔四五万,甚至更多。“鹅农们其实不指望鹅蛋赚钱,即便赚了几万块钱,这笔钱得拿着买下一批鹅苗的饲料,这还不够,别说赔了。”司继雨说,这还是比较乐观的算法。
  而产蛋后卖鹅的钱,才是鹅农们这一年赚的部分。养了多年鹅的鹅农介绍,一只鹅能卖80元至100元不等,行情不好还会低。如果按照80元一只计算,1000只鹅一共卖80000元,再补充下一季鹅苗和饲料费用,鹅农所剩无几。
  “能挣几万就是好的,按照今年的状况,卖鹅的钱都补不齐下一年的饲料钱了。”司继雨作为村里的支书,最近也一直为鹅农们发愁。



  原因
  今年产蛋期推迟到年后
  跟盛传的禽流感也有关系


  
  目前,西黑岗村有20多个养鹅户,少则四五百只,多则三千多只。这个村目前共有2万多只鹅,待出售的鹅蛋就没法估计了。“一只鹅三天下一个蛋,一天平均每三只鹅产两枚蛋,也就是一个村每天至少有五六千枚鹅蛋产出。”养鹅户赵好民说。
  来到赵好民家的鹅棚,他有些自豪地告诉记者,虽然自己是初次养殖,但他喜欢看书,又从网上搜集些养鹅的知识,所以鹅的死亡率很低。即便这样,在年前,他不得不将自己3000多只鹅卖掉一半。“不处理不行了,赔的更多。”他沮丧地说。
  提到今年鹅蛋滞销的原因,赵好民称,一方面是因为鹅的产蛋期推迟了,另一方面受盛传的禽流感的影响。“正常鹅的产蛋期是上年11月份开始,今年推迟到年后,有的村民家2月份鹅才开始产蛋,这样就过了孵化厂的收蛋期,因为他们是收蛋大户。”鹅农刘东元分析,跟盛传的禽流感也有很大关系。“因为传这个,很多人不敢吃禽、蛋了,所以食品厂来收的也少了。”
  为何今年的产蛋期会推迟?刘东元称,今年冬天气温不稳定,忽冷忽热的,加上雾霾天很多,影响了鹅的产蛋。
  为证实鹅农们这种说法,记者联系到当地一些孵化厂和食品厂。菏泽郓城县一家孵化厂负责人陈先生告诉记者,今年主要是受禽流感的影响,导致鹅蛋不好卖。“前两年鹅蛋价格最高的时候,我们收过10元一个,前段时间,行情不好最多两块多。”陈先生表示,他们也没办法,虽然收来的蛋便宜,但鹅苗的价格也拉低了,从以往的七八元一只到现在三元一只都不好卖。
  长期在西黑岗村收购鹅蛋的林女士也表示,以往食品厂或者散户求购鹅蛋的较多,现在越来越少,“受禽流感影响比较大吧,前几年也出现过这种情况。”林女士称,以往每年这个时候,正是新鲜鹅蛋供不应求的季节。


  困境
  新鲜蛋最多放20多天
  一过期得全部销毁


  
  村支书司继雨大体统计了一下村里的存蛋情况,“一两万个是有的。”
  这些鹅蛋该何去何从?鹅农赵好民无奈地说:“能怎么办?孵化厂虽然跟我们签订了合同,但行情不好他们也不会要。”由于孵化厂收蛋的条件严格,导致很多鹅蛋“落选”,“大的不行,小的也不行,重量得控制在每个2.5两至2.8两之间。”赵好民拿着一个双黄蛋给记者看,偌大的双黄蛋孵化厂也不会要。并且,鹅蛋要七天之内的。
  “这个温度,鹅蛋最多放二十多天,过两天天一热,更没法放。”至于如何处理,赵好民称,日期一到,要么低价卖了,要么就销毁。
  在走访了几家养鹅的农户后,记者注意到,村里目前还没有一家鹅农有冷藏鹅蛋的设备,他们大部分依靠传统的放置方法——装筐,然后堆在阴暗角落里。“没有设备和资金,只能这样放着。”赵好民说。
  赵好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虽然家里算不上贫困,但养鹅的本钱却是借来的。“自己在外打工的一点积蓄,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一共投资了十五万多元。”

编辑:

本文标签: 鹅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