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民生 > 正文

建议国家发改委巡视组严查金乡周边蒜商恶意串通打压蒜价

内容导读: 丽江永胜万吨大蒜滞销 当地政府积极应对减少蒜农损失 2018年4月份云南大蒜滞销,每公斤价格在1元以内。云南大蒜产区地理位置偏僻,就是大蒜不要钱,运送到全国大中城市,每公斤2元售价、不够成本。云南蒜农每亩投资2000元,种植一亩大蒜,目前销售...

建议国家发改委巡视组严查金乡周边蒜商恶意串通打压蒜价

丽江永胜万吨大蒜滞销 当地政府积极应对减少蒜农损失

2018年4月份云南大蒜滞销,每公斤价格在1元以内。云南大蒜产区地理位置偏僻,就是大蒜不要钱,运送到全国大中城市,每公斤2元售价、不够成本。云南蒜农每亩投资2000元,种植一亩大蒜,目前销售不到1000元,还需要投入1000元成本,大蒜品质非常好,然而收获大蒜反而不如让大蒜直接烂到地里。外地客商几乎不会再去云南大蒜主产区采购,因不赚钱,每斤大蒜卖5毛钱,不够功夫钱,蒜农普遍亏损,这是盲目扩种要付出的代价。2017年中国大蒜储存商每斤大蒜亏损2块钱,上百亿资金消失,2018年,这些大蒜储存商接受教训,要让蒜农先哭起来。云南大蒜的悲观消息,不出意外未来半个月会在山东、河南、河北重演。连续两年疯狂扩种造成的恶果开始呈现。假如2018年蒜农每亩再挣2000元,2019年大蒜面积会逆天,大蒜烂市命运被诸多人担忧,2017年最聪明蒜农是一颗蒜都不种,2019年大蒜行情也不会好多少,2020年大蒜行情可能有起色。

大蒜价格波动剧烈,投机资本炒作是根源!中国拥有世界50%大蒜种植面积,中国大蒜曾长期稳定在400万亩。2011年大蒜价格低迷、2013年、2014年种植大蒜连续亏本,蒜农积极性倍减,2015年大蒜种植面积萎缩并遭遇冻害导致产量下降。2015年11月大蒜种植季节、连阴天和大雪导致蒜苗被冻死,2016年大蒜上市量减少20%,大蒜种植成本越来越高,土地流转费用每亩1000元、蒜种300斤1000元、肥料和人工费1000元,每亩成本将近3000元。菏泽很多蒜农种植大蒜,自己挖掘和自己的耕地,就算大蒜8毛钱一斤,也就是挣个土地承包费和人工费。大蒜暴涨根源是民间投机资本控制蒜源,大蒜主产区在山东、河南和江苏,市场小且不成熟,一旦大蒜总量少了,投机客联手基本可左右全国价格,串通或操纵价格,大蒜风干或经过辐射后在冷库可储存两年,加工成蒜干可储存3年,投机者根据市场行情,选择合适时间抛售可获暴利。

大蒜价格暴涨时,蒜农真没挣到多少钱,然而行情过热导致增加种植面积,扭曲的市场价格,传递错误信号,地方政府甚至推波助澜。蒜价暴涨后2018年开始进入暴跌周期,蒜农亏损最严重,蒜农们最希望大蒜价格平稳。大蒜仅仅是调味品,总需求量不高,2015年全国产量约500万吨,产区集中、大蒜价格尤其适合操纵。一吨2000斤、每吨5000元、存储200万吨大蒜,才需要资金100个亿,仅相当于一个大型楼盘资金量。大蒜还耐储存、可长期保鲜,大蒜非常具有炒作性,据说2018年蒜商会把蒜价打压到1块或8毛。无论蒜市风云如何变幻,蒜农是整个产业链中最弱势群体,尤其是菏泽蒜农,更是脸照黄土背朝天,辛苦一年流汗受累,最后非但无法挣点血汗钱,反而会亏本,这就是资本投机的恶果。菏泽毗邻金乡大蒜市场,乃金乡蒜区腹地,蒜价飙升时利润让投机商都赚走,导致市场需求量信息失真,朴实农民跟风种植大蒜,目前利益面临损失。2016年开始,金乡周边蒜商出资承包几十万亩土地炒作大蒜并囤蒜,现在云南和河南、菏泽一些蒜地就是金乡蒜商承包种植的。2018年,全国大蒜面积超过1000万亩,比2011年扩张了一倍多,风调雨顺,种植大蒜热,造成2017年大蒜就供过于求、然而蒜农在2017年并没亏损反而还盈利,结果导致种植大蒜热情不减,2018年的蒜贱伤农正在无法避免上演。

2018年大蒜价格过山车,从云南和河南传递来的信息,几乎成定局。大蒜价格波动堪比老虎吃人,炒作大蒜高风险和高利润并存。2017年大蒜价格本应不超过2块,结果大量新手3块钱收购,本来面积应减少导致反而扩种。2018年大蒜价格便宜会让诸多老手疯狂加工蒜片,这个可以大量囤货,毕竟2016年暴利让很多人跃跃欲试。2018年存储商很多老奸巨猾,高于1块的蒜不愿意收购,大量新手退出,价格超低让蒜农异常寒心,2019年面积会降低30%,存储两年蒜片市场机会多,2009年大蒜1毛钱一斤历历在目。大蒜市场监管存在盲区,过剩资本投机大蒜,这种扭曲价格影响行业稳定发展,2018年造成巨额资源浪费几成定局。大蒜储存几乎就是赌博,2017年大蒜储备商集体亏损,他们密谋2018年报复,大蒜收购并不流入消费者手中,在冷库中储存,每当大蒜种植面积增加时,大蒜价格必然下跌,2018年注定会打击大部分蒜农积极性,2017年中间商没赚到钱,2.5元从农户手中收购的大蒜,结果存储一年一吨亏损3000元,存储1000吨,300万就消失。2017年,蒜农几乎不赔钱,甚至还赚钱,积极性没受到影响,种植面积持续增加,2018年大蒜价格暴跌买单的几乎都是农民,每亩赔2000元,菏泽100万亩大蒜,20个亿财富消失。种植粮食不挣钱,每亩地赚500元很不错了,鲁西南人均耕地少,每亩地三五百元根本不合适。大蒜是经济作物,行情好的时候,每亩地可赚5000元或七八千,让农民很满足,再苦再累也要种蒜。哪怕一年赚一年赔,菏泽农民一计算,还是种蒜划算,哪怕2018年大蒜8毛钱一斤,不种植蒜农户外出打工,每天可挣300元,蒜农给自己蒜打工,也比种植麦子强。

现在,金乡附近农民并非单纯农民,看到农产品价格波动,从银行贷款200万,在农村大规模包地或储存,农产品暴跌暴涨,这些商业性农民是始作俑者。海南香蕉、内蒙古土豆、江苏盐城西瓜和山东金乡附近大蒜,都是看到市场有机会,短期内大量投资,让市场短时间内供给量急剧增多,加剧市场动荡,让小农损失惨重。金乡和河南地方政府弱智,为打造本地特色产业,强化分工,不顾及全国其他地方种植面积,强迫甚至诱导农户长年种植单一作物,导致病虫害严重。大蒜、苹果、土豆、生姜、大葱、白菜频繁出现滞销,根源都是投机商人在操纵价格,利用未来涨钱预期,生产周期短并非稀缺资源。2016、2017年大蒜价格暴涨,导致2018年生产过剩,带来价格暴跌,这种蛛网效应,让蒜农总是很受伤。

建议中央政府和发改委严厉打击大蒜炒作行为、出重拳打击中间商恶意炒作大蒜、扰乱正常市场秩序,让2018年大蒜保住成本,强迫性2019年蒜农缩减大蒜种植面积,实行大蒜种植配额、全国不得超过600万亩,国家发改委组织巡视组、对恶意打压大蒜价格商户巡查,发现串通、教唆其他商户恶意操纵大蒜价格骨干分子,坚决查处。建立数据库,动态监测全国大蒜种植面积,对全国大蒜主产区种植、生产、销售、库存、出口,国家掌握权威信息,动态发布预警信息,农民信息非常鼻塞,增加市场透明度、极限压缩资本炒作空间。大蒜种植改革迫在眉睫,强制性推行大蒜种植价格保险,降低农户种植大蒜风险,让供需基本平衡,避免资源浪费。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