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民生 > 正文

河南禹州:私挖乱采乱象何时休

内容导读: 河南省禹州市磨街乡磨街村大木洼自然村第五村民小组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自从发现这座村庄之下含有品质优良的铝石矿,该村再也无法平静。村民反映,一批社会闲杂人员和乡村干部相互勾结,假借土地整理和空心村治理改造名义,大肆非法滥采滥挖铝矾...

河南禹州:私挖乱采乱象何时休
 

    河南省禹州市磨街乡磨街村大木洼自然村第五村民小组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自从发现这座村庄之下含有品质优良的铝石矿,该村再也无法平静。村民反映,一批社会闲杂人员和乡村干部相互勾结,假借土地整理和空心村治理改造名义,大肆非法滥采滥挖铝矾土矿石,致使百余亩良田被毁,56户民宅处于险境,村民多次反映无人问津。

    盗采矿坑像一条“大峡谷”

    2018年6月8日15点,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悄悄进入大木洼自然村暗访。尽管事先阅读了村民提供的投诉材料和照片,但是现场开采的宏大和热闹气势还是让记者大吃一惊。

    在紧挨村庄的西南方向,出现一条长约500米、宽约300米、深达150余米的矿坑,坑底几乎成为平地,像一条颇为“壮观”的“大峡谷”。6台挖掘机、6台装载机、10余辆后八轮正紧张作业,机器轰鸣,尘土飞扬。据村民讲,原来坑底有些矿坑更深,开采者用剥离的浮土进行了回填。坑道西岸垂直的石壁上面清晰可见一层厚厚的土壤,上面种植的玉米等作物长势良好。这一片原来都是肥沃的耕地,村民世世代代都靠耕种着这些土地为生,现在被毁了。坑道东岸垂直的石壁上面就是村民住宅,滥采导致房屋地基沉降、墙体裂缝,甚至有部分房屋几近于倒塌,成为危房险房。好端端一个美丽村庄被人为“开肠破肚”,不仅无人制止,而且这种恶行还在继续。

    坑道两边没有采取阶梯护坡,如遇暴雨就可能形成跨方或泥石流。若是东壁垮塌,数十户居民生命财产将不保,损失难以估计。现场作业面高达150米,按照常理应该从上往下采,这里却是用大爆炮劈下一堆矿石,十几台机械、几十号工人都是在最低处施工。一边是许多挖掘机作业,一边是半山腰的石块呼呼滚下来,让人胆颤惊心。而现场看不到任何安全警示的标牌,也没有任何抑尘措施。巨大的安全隐患让人揪心。

    记者的拍照和录像引起了开采者的警觉,多名工人呼啦啦围上来。其中两个带头人身上绣着纹身,手里拿着对讲机,要求记者说明身份和拍照用意,并强行要求记者到厂部验明正身进行磋商,态度极其蛮横,如临大敌。就在记者无法招架之际,一位当地村民说记者是他亲戚来串门,这才得以解围走脱。

    由“偷采”变成昼夜大规模开采

    禹州市磨街乡位于禹州市的西南部,盛产铝矾土矿石,是河南省人民政府指定的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州矿业公司进行铝矾土资源整合的矿区。磨街村是磨街乡政府的所在地,其中大木洼村民组靠近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垌沟矿区,但并非在垌沟矿区范围内。

    大木洼村民组所在区域的铝矾土矿石品位极高,每吨铝矾土价格高达800元,一直是盗挖分子觊觎的“肥肉”。据当地群众反映,从2017年开始,磨街乡磨街村党委书记侯国勋就以“空心村”改造的名义收取盗挖盗采者的管理费,默许这些不法分子在大木洼村民小组盗采铝矾土矿石,群众曾四处反映,一直未果。

    由于没有手续,近年来,这里的开采一直是偷偷进行,时断时续。其间遇到过检查,此时便白天停工,夜里偷采;形势特别严重时机器全部撤离。虽然偷采不断,但至今未处理过任何一个人。

    2017年3月开始,河南禹州市鸿畅镇人冀军奇带领开采大军突然闯进大木洼村民小组。与以往不同,这次开采人员多、机械多,且是公开大规模开采,不分白天和黑夜一刻不停。据村民提供的录像资料显示,开采者白天挖浮土回填坑底深坑,晚上大车将剥离出来的铝矿石拉走;白天也有运走的。村民将此情况立刻向磨街村党委、磨街乡党委和政府、禹州市委和市政府进行反映,结果都石沉大海,杳无回音。

    为规范工地施工秩序和防治大气污染,河南省人民政府颁发了“封土令”,规定在2017年11月15日开始到今年3月15日期间,全省各县(市)区城市建成区停止各类建设工程土石方作业、房屋拆迁(拆除)施工,停止道路工程、水利工程、土地整治等土石方作业。在此期间,这个非法采矿点的开采却从未停歇。

    年年上访无回音

    磨街乡是禹州州市的重要乡镇,因煤矿、铝矿石资源丰富成为禹州市的经济重镇。乡政府就设在磨街村,大木洼村民小组非法采矿点就在乡政府和村委会的眼皮子底下,然而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乡村两级政府竟然对此一直疏于管理。

    磨街乡是禹州市委常委王某分管联系的乡镇,王某同时也是禹州市大气污染防治、环境治理和矿山秩序整顿的负责人和牵头人,王某本人几乎每月至少要到磨街乡调研一次。群众写给这位常委的求助信以及多次信访、上访,他似乎都未收到或不予回复,他到磨街乡的多次调研考察中,从未提及此事。

    许昌市政府的某领导的扶贫联系点磨街乡青山岭村就在冀军奇等人滥采滥挖盗矿点不足5华里的地方,前去青山岭村调研的路线也必须经过冀军奇的盗矿点。然而,冀军奇等人不在乎采矿点的混乱与喧嚣会惊扰大驾,依然昼夜不舍疯狂滥采,随意倾倒矿渣。

    有村民说,冀军奇曾因非法买卖使用炸药等被禹州市司法机关打击处理过。禹州市有钱的矿老板不少,经历一般的冀军奇算不上人物。然而,在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他是采用何种手段竟然封闭了各级政府和领导的视听?答案只有冀军奇自己知道。

    磨街村党支部书记侯国勋、村委主任宋进和村民组长郭梦华以及矿方雇用的本村村民郭海明等人,曾明目张胆地对反映问题的村民说:“上面的领导都收了冀军奇的好处,你们老百姓谁能闹得出个啥名堂?”

    显而易见,冀军奇对权力阶层拉拢腐蚀已结成联盟。对本村百姓,他则吝啬而又凶残,他勾结社会势力,豢养一批打手和马仔,软硬兼施,堵截百姓上访,威逼十几家农户签订搬迁协议,一座宅基地和房产仅仅赔偿10万元,大多至今未有兑现,失去房屋的百姓只好在集镇上租赁房屋居住。

    对于反映问题、坚决制止冀军奇等人不法行为的村民,冀军奇组织社会人员限制其人的自由,甚至随意暴打。大木洼村民组村民侯景、侯见国等人到开采工地进行交涉,制止肆意滥采滥挖并随意倾倒矿渣的不法行为,结果被冀军奇工地上的人员殴打致伤。时至今日,被打人员未得到任何说法和救治。临近村民组的村民白庚仅仅因为从矿区经过,也被当成大木洼村民组的村民殴打致伤。村民侯向奎的母亲因为向河南省信访局反映问题,被村委会主任宋进和冀军奇等人带回磨街,限制在家中不得外出上访。村民侯景饶因不满意良田和民宅被毁并反映问题,被村民组组长郭海明等人肆意辱骂。

    大木洼村组正在经历“冰火两重天”:一方面,热火朝天的私挖滥采在乡政府所在地大肆上演;一方面,村民的反映犹如泥牛沉海并被残酷的打击报复,群众的心也越来越凉。

    当地主管部门掩盖事件真相

    6月8日下午5点,记者来到禹州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办公室反映上述情况。值班的王副局长电话回复说:“大木洼村民组破土施工大概是土地整理项目,项目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我不分管这一块。一会儿我安排执法队和当地矿管站站长给你回电话说明具体情况”。

    在禹州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办公室一位姓宁的主任和执法大队长李璐接受了记者采访。李璐介绍说:“今年4月20日起,禹州市空心村治理项目全部打响,磨街乡治理面积1200多亩,是全市的重点,我本人就是代表土地局分管磨街乡项目监管。每个执法中队每天都要向领导回报监管情况。大木洼村民小组空心治理项目我是知道的,就是挖高处的土垫低处的坑洼。至于具体面积、长宽、规划情况我也不清楚。这里不存在往外拉铝矿石的情况,因为领导驻在工地,各个路口都要盘查,不可能运出去。再说,往外运铝矿石路面上要落一层土的,而且有车轮胎印痕,这里没有,不信你到现场看看就知道了。”宁主任还表示,大木洼村民小组空心治理项目立项的资料没有报到国土局,都在乡政府,所以无法提供给记者。

    下午5点50分,磨街乡矿产资源管理站李站长给记者打来电话介绍说:“大木洼土地整理项目是乡政府主导的,规划、手续都齐全,主要是取土回填原来挖的大坑,现在天天有乡政府和县领导在工地上驻守督导。项目具体情况你可以到乡政府和项目方进一步了解。”

    目前,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正在对河南回头看,群众反映此露天开采没有环评手续,记者便拨打12369举报了其违法行为。随后,禹州市环保局执法大队磨街中队李队长回电记者表示:关于于大木洼土地整理项目是否涉嫌以土地整理名义行非法开矿之实,这个问题不是我们环保部门解决的。你描述十几辆大车同时作业的情况已经停止了,不信的话咱们一块过去到现场看看。随后,环保局执法大队的李队长又来电话称让村里和记者沟通。

    在来到禹州市政府办公室,记者要求采访分管国土资源的副市长。相关负责人说:“禹州市矿产开采可能已经分开,与国土资源可能不是一个副市长分管,具体谁分管还不太清楚。建议你直接去国土资源管理局。

    6点多禹州市国土资源局的张副局长致电本报记者,称他是分管矿山的,解释说4月24日后该矿没有运出一车矿石,记者反问到,那么4月24号前一直在非法开采了,国土局对该企业怎么处罚的,张局长说标点不超过20万,只能简单行政处罚。记者反问,据了解,该矿每天收入上百万,如此庞大的标点数字,为何不依法处置,移交司法机关?张局长说不清楚。

    晚上18点30分左右,磨街村主任宋进来电话告诉记者,大木洼土地整理项目可以新平整土地220亩,政府每亩给予7万元的补助,是好项目。这里从没有出现过盗挖挖铝矿石的情况,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反正我从没有看见过。

    6月9日上午9点,一位自称是与矿主宋进是合伙人的致电本报记者说,要求在北京或其他地方见面,交换一下意见,最好不要再上报了。

    大木洼村民小组富含品质优良的铝矿石在禹州无人不晓,被大肆盗挖的情况被多次投诉。然而奇怪的是,从记者采访情况来看,各级官员和部门既没有接到百姓的投诉,也没有看到矿石盗挖和外运。那么,这个“大峡谷”是怎样形成的?3千多万方巨量的土石又运去哪里了?土地、环保部门监管人员对自己监管的土地治理项目情况竟然一概不知。根据录像和记者调查可以证实:现在开挖取土的区域正是矿带,从断层和风化程度完全可以判断历次开采的进度和数量。如果纯粹土地整治需要挖这么深吗?再说挖那么多的大石头回填有用吗?任何正常人都能判断出,这是披着土地整理之名行非法开采之实,让非法开采披上合法的外衣。

    发稿前记者跟该市政府办公室核实两个问题:一根据采访了解到该村主任长期非法开采铝矾矿并且涉黑,到目前没有受到应有的惩治,是因为许昌市禹州市主要相关领导充当其保护伞,是否属实?

    二无论是土地整理项目还是非法开采,记者现场发现该矿仍然在开采铝矾矿,随后致电禹州环保局,当地环保部门不但不到现场不依法处置,为何反而袒护隐瞒事实真相。

    截止记者发稿时,核实的问题不但没有得到回复,反而称禹州市磨街乡党委书记王长松以已和自称本报的某记者沟通好!针对上述回复,将追查冒充本报记者的事件,本报将持续关注禹州市磨街乡磨街村大木洼村铝矿石被非法开采事件最新进展。


编辑:

本文标签: 河南禹州私挖乱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