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民生 > 正文

打麻将:你看,你看,那些美丽的脸

内容导读: 我的家乡是长江中游一个小市,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这里不但文人才子辈出,星光闪耀,也出美女。前几年有好事者曾发布过一个全国美女分布排行榜,家乡与浙江杭州、陕西米脂、辽宁大连齐名。确实,长江水哺育的女性,面貌姣好,要模有模,要样有样...

打麻将:你看,你看,那些美丽的脸

    我的家乡是长江中游一个小市,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这里不但文人才子辈出,星光闪耀,也出美女。前几年有好事者曾发布过一个全国美女分布排行榜,家乡与浙江杭州、陕西米脂、辽宁大连齐名。确实,长江水哺育的女性,面貌姣好,要模有模,要样有样。

    可是,家乡却有一个顽劣的坏风气:男女老少爱打麻将。行走在街街巷巷,三步一个,五米一个,就是棋牌室、麻将馆(当地人称为锅场),走在大街上,老远都能听到哗啦啦的洗牌声。

    与传统社会男尊女卑大不相同的是,家乡人打麻将,女性尤甚。《花木兰》中的唱词“谁说女子不如男”,用在这里,倒是很贴切,不识字的农村妇女,玩起麻将来,也是娴熟之极。昏雾缭绕中,那一张张沉迷其中的美丽的脸庞,看起来却毫无美感。

   家乡经济并不发达,很多人打麻将时,边感慨家乡穷,边大骂当地的钱被跑到这里“黑心“的浙江人福建人赚走了。殊不知,江浙福建人的打拼精神,天下闻名:家家创业,人人打拼,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一分钱一块钱地攒下财富,他们肯冒险,肯为人先,肯吃人苦。而家乡人,最大的成功就是捧上铁饭碗,吃上财政饭,只有成为“公家人”,才算是有“正式工作”。

    所以,很多做母亲的,天天泡在麻将桌前,却又期望麻将桌前写作业的孩子成才,有出息:“我这一生没有指望了,希望全在你身上了。”

打麻将:你看,你看,那些美丽的脸

   贴在生活小区墙上的广告

   一位教师告诉我:她曾打电话给在县城陪读的学生母亲,让来学校一趟,母亲却极不耐烦地说:我正在麻将桌上呢,有事等我打完这轮再说!

   有个孩子,日记中这样写道:世上的笨岛,有的是自己先飞,有的是自己不飞,在窝里下个蛋,让后代去飞。在这个阶层日益固化的社会里,自己不努力,让后代去逆袭,只是一厢情愿的美好泡泡。

今年北京市高考文科状元熊轩昂的话,就坦率说出了大人不愿正视的问题。他说:

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像我这种,属于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衣食无忧,家长也都是知识分子。而且还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所以在教育资源上享受到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很多外地孩子或农村孩子所完全享受不到的。这种东西决定了我在学习的时候,确实是能比他们走很多捷径。

话扎心吗?扎心。实话吗?实话。

什么样的父母才能让孩子更有可能跑赢同龄人?就是父母的努力、向上,潜移默化带给子女的努力、向上。

阶层固化,固然有社会的因素,可是,有没有自身的原因?

你看,你看,麻将场里那些美丽的脸......

 

编辑:

本文标签: 打麻将美丽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