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女性 > 正文

咪蒙承认离婚:自己还是会相信爱情

内容导读: 近日知名博主@咪蒙在微博上发文他不爱你疑似婚变引发网友关注,3日晚,她发文承认离婚,强调两人之间没有第三者,没有出轨。 今后会以家人身份互相扶持,一起陪伴孩子长大,称网上传闻都是不负责任的猜测,将不再进行回应,并祝愿大家依然相信爱情...

咪蒙承认离婚:自己还是会相信爱情

近日知名博主@咪蒙在微博上发文“他不爱你”疑似婚变引发网友关注,3日晚,她发文承认离婚,强调两人之间没有第三者,没有出轨。

今后会以家人身份互相扶持,一起陪伴孩子长大,称网上传闻都是不负责任的猜测,将不再进行回应,并祝愿大家依然相信爱情。

 

延伸阅读

咪蒙:从自媒体大V到菜鸟编剧 写公号只是“曲线救国”

咪蒙真人,和想象中很不一样,甚至全然相反。想象中的咪蒙,如她在自己坐拥1200万粉丝、处处“十万加”的公众号上发的文字一般,凌厉,犀利,泼辣,刻薄,会对实习生说“职场不相信眼泪,要哭回家哭”,会对好求人无偿帮忙的“贱人”说“如果善良就是纵容你们,我愿意一辈子都歹毒下去”,每每在社交平台上引发一轮又一轮争议。而眼前所见的咪蒙,却是短短的卷发,微胖的圆脸,说话声音软甜轻柔得有些不可思议,说出的每句话好像都是细细的。爱笑,而且笑起来爽朗得惊天动地,就算身材小小,挤在一群她旗下的年轻编剧中,也格外显眼。

继去年的《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之后,咪蒙最近和这些年轻编剧一起出了一本故事集《初次爱你,请多关照》,成书基于咪蒙公众号上开辟的“周末故事”栏目。这算是她在影视行业东山再起后的初阶段成果,咪蒙透露说,其中许多故事正在商量改编影视,而且一定要“自己做”。

书中的40个故事的主题都是纯爱,洋溢着单纯甜蜜的粉红泡泡,仿佛一杯饮下后能够快速暖和心胃的速食热巧。故事本身并不复杂,但咪蒙本人无疑是多面的:岁月静好的古典文学硕士、兢兢业业的报社编辑、一败涂地的影视创业者、红透半边天的自媒体网红大V、“国民励志女作家”、半路出家的编剧……起起落落,白雪巴人,都是她。她的身上,无疑昭示着一条在这个网络时代上升的路径,亦代表了一种潮水漫漫流去的方向。

新媒体女王的失败前史

咪蒙的公司位于望京SOHO,这座由世界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椭圆蛋形地标有着熠熠的玻璃、无边沿的彩色喷泉,旋转门吞吐着无数衣着鲜丽的男男女女。

一进咪蒙公司,迎面见到的是“十月初五”四个大字——那是她的影视公司的名字,因为她的团队正是2015年的十月初五从深圳集体搬来了北京。公司不大,但颇为精致,墙上、沙发靠垫、告示栏,各种细微处都张挂摆置着她作为logo的白雪公主形象。年轻的工作人员穿梭其间,个个周到而伶牙俐齿,让人不禁猜想究竟哪一位是咪蒙传说中那位“月薪五万的助理”。

在外界依然定义咪蒙是个写公号发家的码字网红时,咪蒙的公司已经规模不小了,而负责公号的新媒体只是其中一个部门。现在,影视方面也是咪蒙的工作重心之一,这倒不是转型,用一个热词来说的话,而是“初心”——咪蒙曾经在深圳办过一家“万物生长”影视公司,由于缺乏经验,不幸很快就倒闭了,“亏得一塌糊涂”。

当时,费了很大工夫制作的网剧好不容易上线后,反响并不好。心塞的咪蒙看网友评论直到半夜三点,被打击得“边看边哭”。但她也不得不承认,网友从情节、表演、配音、服化道等方面指出的问题都是有道理的。“以前觉得大众很傻,那么烂的剧都看。自己做之后,发现大众并不傻,很有辨别能力。自己以前写剧评时,也觉得自己能完爆那些傻瓜编剧,现在自己当编剧,觉得真是弱爆了。这让我认识到要敬畏专业,专业的壁垒是很高的。我相信一万小时理论,在一个专业上的积累至少要一万小时。但我觉得一万还不够,要十万小时。”

经历挫折,认识到自己“不专业”,以及深圳影视资源的匮乏,最终让她下定决心把公司搬到北京。前年8月,咪蒙来北京,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个投资人,就约在望京SOHO一楼见面。朋友说,你这样的情况,人家也不会投资你了,你就抱着学习的心态来听听吧——事实上她也确实没太听懂投资人说什么。只是走出大楼,当她站在十字路口,觉得这座哈迪德设计的建筑“好漂亮”,一瞬间很想把公司搬到这里来。

九个月之后,真的就搬进来了,而且在很高的楼层上,速度比她和团队想象中快得多。告别了窝在斗室里仿佛“传销”一般、在宜家只敢买一块钱碗不敢买两块钱碗的最初阶段,为了让包括自己在内的九个人先在这个偌大的新城市立足,咪蒙选择了“曲线救国”,也就是回到自己最擅长的专业——写作上来,在自媒体红利已然消退的时候悄然开了公号。“当时没想到写公号能挣钱,不然我早就写了”,咪蒙笑。但后来无疑很成功,她后来者居上,成为了自媒体的鳌头和风向标,同时也大笔大笔地挣钱,将公司扩大再扩大。

然而,这只是完成了她最初阶段前的准备工作。

学习型公司的编剧练习

“十月初五”来到北京时,最初的想法是“写一个爱情故事”,取材自其中一个编剧的经历。没想到绕了很大一个弯,中间斜逸旁出了无数枝枝杈杈:《致贱人》一文引发的打脸和被打脸、让实习生拿外卖引发的争议和诘问……每一篇刷屏的文章,都满载一个触发痛点的社会问题。

现在这个弯终于开始往回绕了。咪蒙和团队开始重新执笔,“写一个爱情故事”。为了“在观点输出之外还能看到故事”,她在公号上开了“周末故事”专栏。和人们原先熟悉的自带咆哮音效的“咪蒙体”不同,这些故事都是“疗愈系”的,宣告“我等的不是爱情,是你”。咪蒙在为成书的《初次爱你,请多关照》作的序里写道:“在爱情里,我们都很生涩。不管是第几次恋爱,真正爱了,我们依然患得患失,小心翼翼。”

但即便是纯爱故事,也并没有完全洗去新媒体孕育下的“咪蒙体”的影子,无论是出自谁之手,都保留着段落前面不空两格、一句话自成一段、充满短句的格式和简洁干脆的情节语言。一眼看上去,并不像是一篇小说甚至一篇故事的体式,反倒很像是等待拍摄的电影剧本大纲。咪蒙和她的团队坦言,就是按照电影去写的。很多影视公司都和他们洽谈过“周末故事”的版权,但他们不太想签出去,以防未来“和自己的电影打架”。

咪蒙自己不是编剧出身,她团队中的人也背景各异,有的当过演员,有的是纯正理科生——总之都“不专业”。咪蒙并不讳谈这一点,但也并多么不忧虑,因为她有“十万小时”理论的引领,有一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信念和愿景。

“我自己是个学习型的人,很爱学东西,虽然这么说有点不酷,但就是关注各种技术,让自己在专业上成长。比如写公号时,学着怎么取标题;做编剧时,学着怎么样让题材丰富。前两天有人问我五六十岁做什么,我觉得我的人生才刚开始,我要去美国学电影。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也跟我一样,是学习型公司,像个学校。”咪蒙说。

确实像个学校。她的公司以专题研究的形式来推进学习,譬如研究怎么做笑点、怎么做泪点等,每个员工每个月都要完成一篇专题报告,真正做到细分领域,还请张一白等业内人士来上课。“我们获奖感言已经写好了,就差一个作品了。”咪蒙哈哈大笑,旋即又正色道,“我给自己的时间是五到十年,现在只有七年了。”

在咪蒙公司能感觉到,以90后为主的下属和作为老板的她之间有点没大没小,甚至常常“僭越”。助理常“剥夺”她的休息,给她安排培训,嫌弃“老板你的速度已经跟不上我们的成长速度了,你到底要不要进步?”咪蒙虽然嘴上从命,强调自己是“很怂的咪蒙”,但看得出来,她自己很喜欢这种积极而平面的氛围。

“只有他们火了我才能回家躺着,他们不火我就得一直写。”咪蒙嘻嘻哈哈地打趣道。

从犀利回归以后

回归后的“咪蒙”有些不一样了,不再容易情绪化地发飙,而是很多时候都显得温情脉脉。七夕那天,和到处报道新人熙熙攘攘登记结婚不同,她的公号做了个很出彩的反向选题《七夕,我在民政局排队离婚》,观察和采访那些这天来离婚的不被关注的人。第二天,恰逢自闭症小朋友的画在社交平台上受到关注,公号做了关注自闭症的选题。咪蒙说,以前做选题,都是在粉丝群和采访群进行内部调查,现在他们想走出去,到现场去,突破写作模式和套路,做以前从没想过的事情。这些“现场”,包括临终关怀现场、死刑现场等等。

“我在生活中不是很犀利的人,但之前看一些新闻,是真的生气,特别是遇到‘直男癌’的新闻都会反击。最近不太情绪化,可能也是没出什么让我真正生气的事,但在一个月里也有反思,思考在阅读的爽感之外还能提供什么价值。比如通过七夕离婚,思考婚姻爱情的问题。”咪蒙如是说道。

她的读者中,80%到85%都是女性,且以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为最多。比起“情绪”的平和化,咪蒙说,她最担心的是“有时觉得自己不那么了解粉丝”。前不久她写了一篇《每一个职场妈妈,都欠孩子一句对不起》,她当时没觉得这个标题有问题,只是投票最多就采用了,没想到发布后在社交媒体上掀起一阵轩然大波,才让她觉得“不合适”。她进一步反思和读者这个沟通的交集是不是出了问题,因而希望能和粉丝有更多的交流频次。

“我常常对员工说,大家千万不要被阅读量绑架。读者真正受到影响,比阅读量重要。”早上八点才下班、下午就接受采访的咪蒙靠在会议室的椅子上,看着她所打造的一切,仿佛没有一丝疲累。

编辑:

本文标签: 咪蒙咪蒙离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