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热点 > 正文

拒绝沦为性奴,姑娘上前线干掉最恐怖的男人们

内容导读: 这样一群姑娘,她们正值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却不当超模,不上大学,不当医生......而是扛起了枪,拎起炮弹,开起坦克,奔赴炮火连天的战场,化身把ISIS打得满地找牙的狙击手和女战士。 她们远离了LV和香奈儿,将青春,以及生命献给了无情的战争。 这...

这样一群姑娘,她们正值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却不当超模,不上大学,不当医生......而是扛起了枪,拎起炮弹,开起坦克,奔赴炮火连天的战场,化身把ISIS打得满地找牙的狙击手和女战士。

她们远离了LV和香奈儿,将青春,以及生命献给了无情的战争。

这帮战地女神用鲜血提醒着世界:为了生存、为了自由、为了尊严……她们也可以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

“胜利了!”“胜利了”。满目疮痍的拉卡城里爆发出一片惊呼。就在一周前,ISIS在叙利亚的老巢被掀了!

人民自卫队将拉卡城从恐怖控制中解放出来,意味着ISIS在叙利亚的核心势力被击溃~

嗯,ISIS,就是那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组织,你能想到吗,这次掀翻恐怖分子大本营的战斗中,有一半的功劳,得归功给一帮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姑娘,也就是库尔德女子兵团,代号【YPJ】。

曾经当超模的Tiger Sun也是其中之一。库尔德女子兵团是叙利亚库尔德一支全部由妇女组成的志愿军,成立于2012年,以保卫库尔德人民免于遭受ISIS的暴虐袭击,目前有大概1万人左右。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那会儿,“基地”组织IS趁机,跟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组织“胜利阵线”联合,成立ISIS,定都叙利亚卡拉城。

从此之后,就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屠杀。身处和平世界的我们,或许很难想象在世界的另外一边,正经历着怎样的蹂躏。“砰”地一声,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

对俘虏斩首,活埋......残忍程度令人发指。

除此之外,在ISIS控制区内,女性命如草芥,无辜妇女一旦被俘,就被当成战争的战利品,等待她们的将是成为性奴,被随意买卖、虐待... 难以置信现代文明居然还存在这样的暴行。

甚至有名9岁的小女孩被恐怖分子性侵10次,导致怀孕...

于是,一群姑娘坐不住了,就自发组队成立了库尔德女子护卫队【YPJ】。她们平均年龄20来岁,有的是曾登上时尚杂志的超模,有的是高等学府的大学生,有的是知名报社的记者,每个都是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

上一刻她们也许还骑着摩托在加拿大街头“浪”,或是跟恋人拥抱,在父母怀里撒着娇,跟亲爱的朋友们闲聊完......

下一秒,为了自由,为了不让和她们一样的女性沦为性奴,她们扛起枪支,拎着炮弹,走上了战场。决定把年轻的生命交付给战场,拼死一搏。

然而,我们却很少有机会认识她们。

偶尔我从媒体上看到的她们,也是一脸自信的笑。可是,战争并不是看起来的这么浪漫......

“我的很多姐妹都被掳走,被恐怖分子当做性奴隶,我要解救她们!”

眼看战争持续了那么久,叙利亚政府完全指望不上,女性们坐不住了,前前后后有上万名女子在叙利亚集结完毕。

谁能想到呢,在这场危险不可预估的战役中,这些姑娘一打就是5年。虽然知道自己一旦被俘,就可能被斩首,但仍义无反顾地守在和ISIS战斗的第一线...

清晨,两声巨大的爆炸声,让第一次踏进这个战场的美国摄影师Erin猛地一惊。

而身旁的一位女战士Tiger sun早已对此习以为常,“这是妇女保护部队和ISIS在互道早安呢。”

“你们不害怕吗?”

“不,该害怕的是他们。因为ISIS的恐怖分子深信,被女人杀死是会去地狱的。”Tiger 眉毛一挑,笃定地说。

而在没加入YPJ之前,她的日常是穿着小白裙,骑着机车,在加拿大的街头飞奔......

那帅美帅美的模样,是姑娘都会被她掰弯。

原是名拥有火辣身材的超模妈妈,不出意外的话,能一直在和平世界“浪”到老去,却选择来到生死一线的战场,变成一位饱经风霜的女战士。而从比基尼美女变身成抡枪女战士的Tiger,只是上万名库尔德娘子军中的一员。

库尔德女子自卫军里的这些姑娘中,年龄大的不过二三十岁,最小的只有17岁。

每天凌晨,天微微亮。或许你还在睡梦中的时候,这帮姑娘已经迅速穿好制服,匆匆用冷水抹了一把脸,在营地集合训练起来。

从没拿过枪,炮弹也叫不出名字,却慢慢学会如何给枪上膛,精准地射击,甚至学会了开坦克。

在战火连天的年代,也无暇顾及在土里打滚的姿势是否优雅,只晓得多活一秒,就能多干掉一个恐怖分子。

谁说姑娘只能是被保护的份儿,她们学好了战术,照样能把敌人打得满地找牙。你看,经过一段时间的的训练,她们就全副武装,准备好上战场了。

很难想象吧,这群平均年龄20出头,甚至有些稚气未脱的姑娘们,后来竟成为ISIS最为忌惮的人。

2014年,正是ISIS最为猖獗的时候,恐怖分子边攻占城池边杀人敛财,还自封“战无不胜”,但这个神话很快就在当年9月破灭了,而让ISIS遭遇滑铁卢的就是“控巴尼之战”。

控巴尼,叙利亚北部境内与土耳其接壤的一个无名小城,当时只有库尔德民兵把守,原本ISIS在“横扫千军”的势头下想一举拿下控巴尼,结果一到前线就被地面武装给歼灭了。

后来ISIS不死心,源源不断派精锐部队去,结果还是吃了败仗,还在第二年被驱逐出控巴尼,库尔德娘子军就参与了那次战役,干得漂亮!

Joanna Palani就参与了那次战斗,曾是哥本哈根一名普通大学生的她以狙击手的身份加入战斗。

她曾射杀100多名ISIS士兵,骁勇善战令ISIS闻风丧胆,因此被恐怖组织称为“死亡之女”,还出价100万美元悬赏捉拿她,不管死活。

“我最崇拜的人是前苏联红军中的狙击女王——Lyudmila Pafuliqinke,她是独自干掉了309个纳粹的女狙击手。”

在前线,这帮姑娘和男人并肩作战,面对同样危险,却毫不畏惧。

女战士Farashen Megriva,18岁时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她说:

“我们为全世界所有妇女的自由而战。ISIS想将女性从地球上消灭掉,但我们库尔德娘子军绝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女战士Tori Kelegi,2015年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

“我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是为了寻找到生命的真谛。我一直生活在男性主导的世界,当我投身战斗时,想起女性遭受的欺凌与不公,这让我愤怒,也让我斗志倍增。”

女战士Fedan Dilov ,2011年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

“我第一次参战,战友们命令我射击时,我害怕得颤抖起来。但当开出第一枪后,我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我在一群志同道合的战友中间,仿佛找到了真正的家。”

为了保护女性免受侵犯和蹂躏,为了自由和民族,她们即使面对死神和恐怖分子,也丝毫不畏惧,表现得比男人都优秀。

比如,一名叫Roza Aas Watt 女兵在一场战斗当中,与IS武装分子相隔不到10米,在手部负伤的情况下,与对手对峙了3个小时,毫不退缩。

Ceylan Ozalp,19岁,被ISIS武装分子在叙利亚遭遇埋伏被包围,在子弹打光后用无线设备说了声“再见”,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

一名不知姓名的库尔德女战士对科班东郊一处IS阵地发动袭击,向渐渐逼近的武装人员投掷数枚手榴弹,最后引爆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

鏖战三年,还好胜利总是站在正义的这一边,2016年8月,叙利亚曼比季城解放,2017年10月,ISIS的老巢被掀翻,人们期盼的那一天仿佛越来越近。但伴随着一连串的短兵相接,年轻的生命也在其间陨落......

Viyan Kobane是在曼比季围城战中第一个牺牲的女战士,她来自英雄城市科巴尼,她的父亲同样是一名民兵战士,如今,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Ajda Nahai,是被IS狙击手击中的时候她刚满18岁,而曾经她这张微笑的照片传遍了世界,最后这个花季少女却倒在曼比季战争的血泊中,还没来得及恋爱、结婚、生子。

还有更多不知名的女战士,上一分钟或许还在镜头前谈笑风声的姑娘,没准儿下一秒就在与ISIS的交火中,牺牲或被捕了。

战友的离去让姑娘们一次次掉下了眼泪。

但这支娘子军没想过停下来,而是在一次次拥抱和亲吻中,鼓起重新出发的勇气。

她们依然目光淡然地注视远方,许下对和平的愿望,直到迎来自由,以及和平的那一天。

也许战争可以摧毁家园,却永远摧毁不了人类向往自由的心,当女性拿起枪时,她们像男人一样战斗,捍卫爱和自由。

但是,每回司马想起那些美好的姑娘们,从此陨落在枪林弹雨之后,还是痛到无法呼吸。

战争里没有真正的赢家,唯愿世界和平,战争不再。

换作是你,你敢拿起枪杆上战场吗?

对了

编辑:

本文标签: 性奴.姑娘男人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