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物 > 正文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内容导读: 2016年,在一份中国好人广州市候选人名单里,出现了一个河南人的名字。据说,他的《献血证》上的血量累计高达20000cc之多,还获得过国家铜奖、省银奖等。这还不算完,15年间,他扶贫济困捐款捐物700多万元。哪里有地震、哪里有灾害,他总是第一个冲...

   2016年,在一份“中国好人”广州市候选人名单里,出现了一个河南人的名字。据说,他的《献血证》上的血量累计高达20000cc之多,还获得过国家铜奖、省银奖等。这还不算完,15年间,他扶贫济困捐款捐物700多万元。哪里有地震、哪里有灾害,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捐款。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李沁丨文

 

给过路的人倒碗水喝

就是最简单的慈善

 

他叫赵木生,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峡汉子。

 

早些年,大山里是真穷,交通闭塞不说,农民守着青山绿水也没有开发旅游的意识。赵木生家也穷,交不起学费的那种穷。

 

小学时,赵木生经常在夏天卖冰棍,一毛两毛地攒着交学费。

 

即便是这样,赵木生的母亲也从来没有因为贫穷而“抠唆”过。家乡桑坪镇的平均海拔500多米,赵木生的家在半山腰上,村里人上山下山,多半要从他家门口过。

 

而这些来来往往的人,经常在他家歇脚、聊天。每每有人停留,不管认不认识,赵木生的母亲都会笑盈盈地给人家倒杯水喝。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她常说:“咱农村人讲究情分。”彼时,赵木生并不懂得“情分”是个啥玩意儿,只知道不当吃不当喝,还不胜他卖冰棍儿攒学费。

 

后来,母亲的一次生病,彻底让赵木生明白了,“情分”有多重要。

 

1996年,母亲突发心脏病,虽无关性命,但家徒四壁的老赵家,也拿不出什么医药费做后续的治疗,赵木生趴在母亲床边嚎啕大哭。

 

得知了消息的亲戚和街坊四邻,㧟着篮子去看望他的母亲,掀开篮子上盖着的布,满满当当都是鸡蛋。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当他看到亲友们把一小沓子皱巴巴的人民币放到母亲手里的时候,赵木生怔住了,他突然想起母亲说过的话“咱农村人讲究情分”。原来,情分可以救人于水火。

 

赵木生献血20000多毫升

相当于5个人血液的总和

 

初中毕业后,贫穷逼迫着赵木生做选择:上不了学,要么打工,要么当兵。

 

对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农村娃来说,缺衣少食是家常便饭。虽然在田间地头一年忙到底,也不一定吃到一个白面馒头,有钱也没人卖给你。想要吃粮,首先你得有一个国家发的、巴掌大的红皮本子,上面还得印着几个牟体——城镇商品粮供应证。

 

有了它,才能脱离“农业户口”,到粮所去,不需要其他证明,“啪”把本子一亮,就能按标准买粮。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为了吃饱饭,为了走出大山,为了不放牛,赵木生带着自己从大山采来的特产,一个人跑去找了村里征兵工作的负责人:“哥,我要当兵,让我当兵吧。”

 

1997年,赵木生顺利入伍,进入解放军某部服役。部队驻地在山东曲阜,跟孔圣人当邻居。部队搞军民共建,其中一项内容是打扫孔庙、孔陵。

 

站在孔夫子的像前,赵木生依稀想起语文老师曾经说过的话:孔子讲究的是“仁者爱人”。虽然初中文化的他还并不太理解,但他知道,圣人的思想,跟他母亲做的事情一样,就是得做好事儿。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仁义礼智信支撑起赵木生的慈善情怀

 

可是,一个津贴不多的毛头战士,要怎么帮助别人?一天,一辆采血车开进了部队,赵木生眼前一亮:献血!

 

当年,母亲生病住院的时候,他亲眼见了一些同样贫困的人,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血袋而贻误治疗。献血,是他这样一个农村娃唯一能做的事情。自此,赵木生每年都坚持无偿献血,一坚持就是20多年,共献血20000多毫升。

 

一个正常人的血量约相当于体重的8%,若人的体重为50公斤,则血量为4000 毫升左右。

 

 

赵木生单纯的仿佛缺根筋

但他深为这样的自己骄傲

 

赵木生的战友有几个是广东人,他们时常谈起广东的经济发展。从没到过南方的赵木生心向往之,2000年冬天,还没脱下军装的赵木生就来到了广州。他想到大城市去闯荡。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年,广州已经了吸引了一批批河南人,没有文凭的赵木生跟他们一样,只能从事一些卖力气的活儿。于是,保安赵木生开始尝试认识这个城市。

 

赵木生做保安期间,他去学了一些技术,比如叉车、铲车、塔吊,也考下了几个资格证书。有了技能傍身,赵木生觉得,似乎说气话都更有底气了。

 

两年后,他“跳槽”了,一脚踏入了销售行业。第一个月,他拿到了3万元的提成,这简直是天文数字,那年月,在他的河南老家,人均GDP不过5000元,贫困的西峡老家就更别提了。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赵木生为老家修的路

 

有了三万打底,赵木生就像打了鸡血,业绩节节攀升。半年内,他已经攒下了几十万元。这第一桶金,更加坚定了他留在广州的信念。用他自己的话说:“人单纯的时候就像脑子缺根筋,一定要往前冲”。

 

他做销售,积累了一些人脉。2005年底,他自己找来桌子、电话,租房子,招员工,在开发区拥有了一家劳务服务公司。正值广州开发区迎来工业发展黄金期,赵木生又成立一家包装材料公司。生意越做越大,已申请各类专利10余项,业务覆盖珠江三角洲。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作为企业代表,他被推选为黄埔区的政协委员。由于热爱书画,擅长组织文化活动,很快,赵木生又被任命为黄埔区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

 

然而,对于赵木生来说,这些名头都不如家里的锦旗和证书让他安心。

 

 

让更多的人走出大山

这是一个放牛娃朴素的理想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赵木生的家里,有一个屋子挂满了锦旗,一个柜子里放的都是证书,比如献血证。这都是多年来他做好人好事的见证。

正如他自己所言,“缺根筋”,他不光是工作的时候缺根筋,在做慈善方面也是这般一条道走到黑。这些年,他到底捐了多少款、做了多少好事,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2001年开始,赵木生给老家修路,前后花了180多万,从村口修到山上最后的一家,新路把整个村户全部连在一起。

 

每年过年回家,他还会给全镇每一位长者送年货,为全县环卫工人发福利,抚恤村里的孤寡老人,资助有需要的人家。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期间,赵木生去了两次新疆和西藏,据他讲述,每次去之前,他都特意在网上调查研究,寻找当地最需要资助的地区和学校,通过走访,给困难的人们给予帮助。先后向西藏、新疆、青海等贫困地区捐款6万元。

 

即便是给人家“送钱”,也有很多人不理解,觉得他是骗子。而他的缺根筋,也让家里人很是反对。

 

在常规的印象里,像他这样的大老板,一定有用一座豪宅,再不济,也得是繁华地段的学区房。然而,赵木生一家,住在郊区一座90平的房子里。不是没条件买更好的,只不过,钱都用来做好事了。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偶尔公司资金周转不开,赵木生满脸堆笑地去银行贷款,好话说尽往往却碰了一鼻子灰。不如意的时候,他也会暗暗纠结一把:那些钱要是没捐出去就好了。

 

说到这儿,赵木生也略微有些沮丧:“孩子上学,以后花钱多着呢……”

 

不过,这两天赵木生心里挺开心的,他资助的老家的两个大学生快毕业了,看到村里的孩子通过自己的帮助可以读重点大学,顺利完成学业,实现自己的梦想,他心里美滋滋的。

 

河南:西峡山沟走出个行善成瘾的中国好人赵木生

 

“我家祖辈都生活在西峡的大山里,没路,直到现在,很多同龄人还在家放牛,也有不少光棍儿。”赵木生说。

 

今后,他将更多的去资助家乡有梦想的年轻人,给他们插上走出大山的翅膀。这就是一个放牛娃儿的朴素的理想。

编辑:

本文标签: 河南西峡好人赵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