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物 > 正文

周家礽:60岁刚刚淘到第一桶金,84岁选择再出发

内容导读: 60岁创立滇虹制药厂,21年后以36亿价格卖出。如今,84岁的他宣布第二次创业,他就是滇虹制药和群优生物的创始人周家礽。 一手将云南白药带上正轨 1933年,周家礽出生于上海崇明一个律师家庭。本来家庭条件优越,可惜5岁那年,父亲因病骤然离世,家...

周家礽:60岁刚刚淘到第一桶金,84岁选择再出发

  60岁创立滇虹制药厂,21年后以36亿价格卖出。如今,84岁的他宣布第二次创业,他就是滇虹制药和群优生物的创始人周家礽。

 

一手将云南白药带上正轨

 

1933年,周家礽出生于上海崇明一个律师家庭。本来家庭条件优越,可惜5岁那年,父亲因病骤然离世,家境逐渐没落。为减轻家里负担,16岁的周家礽读完高一就去了部队,随后分配到西北电讯工程学院。

 

8年后的1957年,周家礽复员回到上海,却因为家有亲戚在台湾而受到牵连,安排不了工作。他一气之下考入中国药科大学,就此远走高飞,并于4年后去了云南支边。

 

1962年,周家礽进入云南白药制药厂。

 

当时的云南白药远远没有现在的名气,只是刚刚得到名医曲焕章的秘方而已,产品也是以传统的粉剂为主。那么问题就来了,秘方配制非常复杂,没有几个人搞得懂,而且成分药中不乏毒性较大的中草药。

 

如何降低成分药的副作用又不影响药性,就成了周家礽的攻关首选。此后,他重点从工艺、剂型两个方面开始着手。

 

一是改革工艺流程,通过调节加温的条件和时间,让毒性下降,强化正面疗效。

 

二是改造剂型,将粉剂变为胶囊,这样一来毒性完全可以量化到有效范围。

 

不过,制作胶囊也是相当麻烦,首先要在板上打洞,然后把胶囊一个一个按进去,最后才是一点点灌粉剂,“一天也做不了100盒。”

 

厂长急了, 立马向政府申请了50万美元的贷款,最后从西德买回了一套胶囊生产设备。

 

但是,设备运过来了,西德专家却没有来。因为那时候正处文革高潮,老外根本进不来,所以周家礽只能对着一本又一本的英文说明书,一点一点啃。

 

那个时候,周家礽以前在部队,闲来无事时背原版《莎士比亚》的功底就发挥了出来。刚开始一天只能安装几个螺丝钉,一个星期后,已经对说明书相当捻熟,一天能够安装一台机器。仅仅3个月后,胶囊生产线就一次性点火成功。

 

此后,云南白药胶囊,云南白药酊剂,云南白药贴膏剂等系列相继横空出世。

 

立了大功的周家礽自然受到重用,从技术员的位置一路升迁到技术科长,高级工程师,直至总工程师。

 

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1988年,55岁的周家礽退居到二线。退休仪式上,他突然感觉自己犹如长途旅行者在半路上被抛在荒郊野外,汽车却绝尘而去。与他一样感觉的还有昆明大观制药厂总工程师汪伯良。 

 

“组织上不让干,那就自己干!”

 

于是,1993年年底,60岁的周家礽和58岁的汪伯良筹集了28万,在昆明郊外观音寺附近的昆沙路,租了一个破旧小厂,正式成立了滇虹制药厂。

 

周家礽选择的第一款产品是治疗皮肤的药物。为什么是皮肤药物,那还得从9年前的老山之战说起。当时,战士的主要掩体是湿热的猫耳洞,但是时间一长,皮肤就会奇痒无比,严重影响战斗力。最后还是上海一家部队医院研制一种复方酮康唑乳膏,总算解决了难题

 

“这么好的药,为什么不推向社会?”当然啦,周家礽能想到的,人家上海也能想到。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硬是没通过当地药物管理局的审批。

 

这个时候汪伯良起了作用,他长期在部队药厂供职,与上海部队医院的交情不错,“不妨将上海的药拿来云南审批,要是通过了,皆大欢喜!”

 

不过,虽说那款药已经成型,但周家礽认为还不够。此后,他相继进行了96次药物调试,直到把药效提高3倍,才去协和做临床验证,“原料、辅料、容器等等全部接受质量检查。”

 

如此这般,1994年1月18日,皮康王终于问世,并顺利通过云南卫生厅的审批。

 

当时,周家礽的目标很简单,“产值二三十万就行。”

 

不过,你想想,云南地处云贵高原,横跨北热带、南亚热带、中亚热带等7个气候带,每年4月就进入4个月的桑拿天,“湿热无比,异常难受!”所以,当地有皮肤问题的患者多了去了。1994年2月,周家礽在昆明举办了一个小型订货会,只带了200件样品试试水,结果半个小时就被下面各地市的医药公司一抢而空。

 

不管是止痒、消炎还是去癣,只要每日抹上两次皮炎康,半个月就可以搞定,而且定价也便宜,“6块钱一瓶,买一瓶能用半年。”

 

老百姓当然会算账,很快皮康王就成了云南各大药店的畅销品,药厂3个月的销售回款就超过了30万。

 

但是,周家礽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订单一多,不光生产成了问题,资金也成了问题,“经常没钱买原料。”

 

总之,差钱、差原料。

 

怎么办?周家礽灵机一动,创造性地与上海一家医药公司达成协议,由上海方面免费提供原料,周家礽在云南生产后再把产品回销上海,“既解决了资金问题,原料问题,还顺带开拓了华东市场。”

 

但是,上海人是出了名的精明,怎么才能让老百姓接受滇虹皮康王呢?

 

 

封闭培训500地推让皮康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难不倒周家礽,他编写了1万多册《常见皮肤病知识手册》,并将500人的地推团队,拉到郊区封闭培训了一个月。此后,皮康王就犹如星星之火,相继走进了上海各个小区、各大高校。

 

“军队血统!”,“部队王牌药!”那个时候,周家礽本身就成了一块金子招牌,你想啊,云南白药的总工程师,26年从药背景,已经足已说明问题。

 

当然,药品好不好还是药效说了算,“用了一个礼拜的皮康王,皮肤瘙痒的症状消失了。”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皮康王开始走俏。

 

半年过后,滇虹皮康王就成了上海医药界一款小有名义的产品,很多药房点名只进滇虹牌皮康王。一年以后,市面上其它治疗皮肤病的药厂,要么倒闭,要么主动走进滇虹的怀抱。

 

此后,周家礽一鼓作气拿下华东地区和华南地区,1994年皮康汪的回款达到1000万。

 

1995年,周家礽向东南亚进军。还是用老套路,合作。只不过合作对象变成美国医药大佬,大东公司。此后,皮康汪顺利进入缅甸、越南、老挝等国,1998年,滇虹的营收超过1个亿,并生产出 “滇虹口溃液”、“丹娥妇康膏”、“骨痛灵酊”等5大系列20款产品,光康汪洗发水一年的营销就突破5000万。

 

2002年,周家礽年过古稀,继续参与经营管理有点力不从心,于是,他退出了管理层。不过,没有想到的是,随后的局势出现大逆转,最后滇虹莫名其妙被一家外资药企以36亿元收购了。

 

很多人以为周老先生功成身退,就此封山,不过,他自己却心有不甘,“自己养大的孩子被别人抱走了。”

 

就这样,2016年, 83岁的周家礽宣布回归,并于当年3月,成立了群优,一同出现的还有曾经获得拉斯克医学奖第二提名的罗泽渊,以及对青蒿素研究颇深的黄衡,还有著名的皮肤科专家,汪朝凤和熊辅“平均年龄超过80岁。.”

 

如今群优产的重点是汪老研制的竹叶系列,罗老、黄老的青蒿系列和熊老的抗痘系列,并且也赶起了时髦,积极拥抱电商。

 

未来,周老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值得期待!

编辑:

本文标签: 周家礽第一桶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