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榆林亿万富翁白世平人间蒸发

内容导读: 在一些亲属眼中,白世平在投身煤矿后就迷失了自我,欲望不断膨胀甚至六亲不认。他在信用社当主任的时候,很多股民跟着他投资煤矿。据华商报记者了解,白世平盲目投资,挥金如土,在无法兑现股民的分红后因债台高筑而远走他乡。 人间蒸发的亿万富翁...

榆林亿万富翁白世平人间蒸发

       在一些亲属眼中,白世平在投身煤矿后就迷失了自我,欲望不断膨胀甚至六亲不认。他在信用社当主任的时候,很多“股民”跟着他投资煤矿。据华商报记者了解,白世平盲目投资,挥金如土,在无法兑现“股民”的“分红”后因债台高筑而远走他乡。

               人间蒸发的亿万富翁白世平

          华商报记者  崔永利 文/图

       曾经浓情蜜意的两人最终却对簿公堂,在朱瑞被扣上“老赖”帽子后,她也不再念及旧情,实名举报了白世平,白世平数以亿计的资产被不断爆出。

       而白世平在神木已经“失踪”很久了,这让一大群曾经跟着他投资煤矿的“股民”开始惶恐不安。

  华商报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是,2017年12月,陕西某地公安已经网上通缉白世平。

        朱瑞举报:白世平有3个身份证

  2017年12月25日,在神木市一家宾馆,华商报记者见到了一群自称是白世平“股东”的人。这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在寻找白世平的下落,他们认为白世平是诈骗,“给朱瑞的几个亿,都是我们的血汗钱”。

  华商报记者通过他们的口述,大概还原出白世平早期的经历。

  白世平家住在神木市店塔镇陈家沟岔村。他读完初中后就辍了学,随后被时任店塔镇信用社主任的父亲安排到信用社上班。1999年前后,在店塔镇信用社工作的白世平父亲因病去世。2003年左右,白世平升任店塔镇信用社主任。

  白世平早期在自己工作的地方认识了第一任妻子,有了孩子后,白世平又认识了一位段姓女子,随后和妻子离婚。和段某结婚后,白世平的事业到了顶峰时期。

  对于白世平的真实年龄,朱瑞给媒体举报的时候提到白世平有3个身份证,一个是1961年的,一个是1972年的,一个是1976年的。到底哪个身份证是真实的呢?

  华商报记者通过陕西公安部门调查获悉,目前能查到白世平的身份证显示其是1976年生人,而在和朱瑞诉讼中,白世平使用的也是1976年的身份证。

  但白世平的一些亲属指出,他的真实年龄应该是1972年生。华商报记者在府谷县能东煤矿的企业信息中也看到,股东白世平用的是1972年的身份信息。

  神木市公安局政工科主任王路称,他们已经注意到网络上对于白世平多个身份证的举报,王路表示即将安排公安局治安大队(主管户籍)对白世平的身份进行调查,会将调查结果及时告知媒体。  

      2008年4月的一天,范老板突然接到白世平的电话,说“上面放5000万元贷款”。范老板立即组织自己的亲朋好友约80人拿着身份证,一下子吃掉了4000多万元的贷款。

  范老板说,按照白世平的意思,他们都将钱交给了白世平,白世平找来自己的亲属何军给范老板打了入股煤矿的条子。然后,范老板再给其他众多小“股民”打条子。

  华商报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何军,何军承认确实是他替白世平给范老板打的收条,但是钱都交给白世平入股煤矿了。

                  

                    能东煤矿部分股东被指控诈骗

       煤矿泡沫破灭  众多小“股民”被套牢

  除了范老板及其亲属入股白世平约4千万外,苏志成、武买小、赵子俊、孙华等4人也入股了白世平的煤矿生意。根据他们提供的材料显示,5人下面有500多小股民,他们5人将钱都交给了白世平,有的是白世平直接打的条子,有的是何军打的条子。

  范老板粗略统计,他们5个大股东入股白世平的资产已经超过3个亿,主要投资进了府谷县的木房沟煤矿、马茹渠煤矿、通源煤矿和东峁煤矿。

  范老板告诉华商报记者,在2008年当年,白世平给他的小股东团队分过400万元的红利,后来又分过几百万元,总共一千多万元。

  而很多股民在收到分红后,又将红利再次以股份的形式投入煤矿。而在信用社贷款的期限大约是10个月到一年时间。贷款到期后,因为股民的钱无法抽出,他们就四处借钱给信用社还款。于是就有了此前媒体夸张的说法,神木全城放贷。后来经济泡沫破灭,演变成了全城追贷。

  2009年,白世平和亲戚王治明将几个小煤矿组建成府谷县能东煤矿,地址位于府谷县老高川乡中圐圙村。

  华商报记者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的显示,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治明,王治明占有45.4%的股份,白世平占有33.6%的股份,刘××占有21%的股份。在这个注册信息上,白世平用的是他1972年出生的身份证。公司营业时间是2009年3月12日。

  2010年,白世平从神木信用社辞职,到榆林一家金融机构工作,后调到西安一家金融机构,但实际上他很少上班。而原神木信用社相关领导告诉华商报记者,2010年白世平辞职时是经过审计的,如果当时发现任何经济问题,是不会让他顺利离开的。

  2012年,神木和府谷乃至全国煤炭市场的10年黄金期结束,白世平下面的众多小“股民”被套牢。

      

有媒体说:陕西神木市从全民放贷到全民追贷

        煤矿所在地府谷县公安局老高川派出所所长张飞虎在账本上显示拿过200万元,还有榆林市某领导,榆林市某局长,某银行行长又是谁呢?但愿这个账本是假的

        能东煤矿神秘账本  记录多位“领导”及金额

        范老板等人意外得到府谷县能东公司的一个账本,上面有府谷县能东公司的公章以及会计的签名。其中还记录了一些资金流向:

       在一份“能东煤矿2013年-2014年民生银行贴现费用分摊明细表”上显示,“榆林市某局长” “金额2638523”;

神秘账本

神秘账本

       在另外一份“能东煤矿2013年-2014年民生银行贴现费用分摊明细表”上显示,“榆林市某局长”“金额2694919”。

  在一份“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浦发银行贷款明细”2013年4月28日4000万(流贷)上显示,“资金去向,榆林某局长16,000,000.00”;

  在“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民生银行贷款明细”资金去向一栏中写到给“银行某领导”15,000,000.00;

  还有一份财会资料上显示,2014年9月份49#凭证,民生银行转给榆林某领导1500万元;在2010年至2015年的该公司的一份账务上显示,给“榆林某领导”1900万。

  一份账务显示是给张某的200万元,张某的后面注明是某派出所所长。华商报记者查询到,府谷县能东煤矿所在地就属于该派出所。

  由于上述涉及的官员仅仅只有张某是实名,2017年12月26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了张某,他拒绝了采访。

  而知情者提供的一份录音显示,疑似府谷县检察院通报了对张某涉及的200万元查处情况,对方说张某属于借的200万元,后来还了100万元现金,张某又用一辆汽车顶债100万。

      

有受害人要求调查能东煤矿  可能涉及的腐败犯罪问题

  2017年12月31日,华商报记者在西安找到了一位高级会计师赵女士,她对上述票据分析后说,上述涉及的“榆林某局长”“榆林某领导”“银行某领导”“派出所长张某”都是指这些钱给了上述人,到底给的是好处费还是借的钱看不出来,但肯定不是入股分得红利。

  在整个账本上,资金管理非常混乱,白条现象很严重。类似于“烟酒”“吃饭”“设计费”“西安地产”等等动辄几十万、几百万不等。

  而且还出现购买煤矿用的炸药雷管等,都是给个人的现金。有专业人士分析,因为将钱直接给了个人,购买炸药雷管用于煤矿,可能都不是通过正常渠道买来的。

  账务还显示,能东煤矿此间在西安等地涉及投资房地产等。

  采访结束后,有些受害人要求,陕西省和榆林市能否组成调查组,调查府谷县能东煤矿可能涉及的腐败和犯罪的问题。现如今,白世平已被警方列为通缉犯!​​​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