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内容导读: 河南网导读: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茂名市委原常委、副市长杨光亮涉嫌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杨光亮一审获刑19年。通过杨光亮一位情妇的回忆,杨光亮的荒淫生活可见一斑。 杨光亮于2009年10月被省纪委...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河南网导读: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茂名市委原常委、副市长杨光亮涉嫌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杨光亮一审获刑19年。通过杨光亮一位情妇的回忆,杨光亮的荒淫生活可见一斑。

杨光亮于2009年10月被省纪委“双规”,根据广东省纪委2010年9月的通报,截至通报时已追回赃款现金7500万元,债券房产等全部冻结。杨光亮大肆买官卖官、收受红包、索贿受贿,还将收得的赃款放高利贷、购买14套房产。杨光亮还包养两名情妇,生活奢侈、糜烂。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十七年边腐边升,官越做越大

杨光亮从1992年就开始包养情妇,要包养情妇光靠工资是不够的,钱从哪里?

只有一种解释就是靠非法收入满足他包养情妇的需要,也就是说,从1992年包养情妇这一事实可以推定,他从1992年就已经腐败堕落了。但是,直至2009年才被斩于马下,在长达17年里,他官做得越来越大,贪污的金额越来越多,给国家造成损失是越来越严重。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由于他身处的官场风气已经严重恶化了,当地的组织、纪检监察和检察机关对他来说就是形同虚设,甚至“防火墙”可能成了纵火同谋。

贪官与两个美女玩“双飞”,中央党校学习期间

杨光亮的日常生活很简朴,有规律,晚上极少外出,在茂名从不在外面过夜,连他老婆也没有发现他包养情妇的另一副面孔。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早在1992年任电白县代县长时,杨光亮就与情妇刘某建立了不正当关系。刘某当时是酒店的服务员,刚刚16岁,高挑个头,瓜子脸。刚一见面,杨光亮就摸了她的前胸。刘某在酒店里,经历这样的事儿不少,以为又来了一个有钱的款爷,并不相信杨光亮是县长。第二天,杨光亮就特意到了刘某的家乡,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刘某家乡的官员人前人后的拥着杨光亮,刘某相信了。就在回来的车上,刘某主动脱光自己的身子……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1994年,杨光亮又通过关系,将刘某调入茂名工行上班。 2003年刘某借工作太累,辞去了银行的职务。杨光亮便出资为她开了一家烟酒商行,之后又不惜重金为其买了一套住房和两辆豪华小轿车。“现金两百万,车五十万,买了一个商铺,他当时也是给了五十万,总共三百多万。”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1996年,杨光亮又在上海认识了服务员黄某,第二天他俩就准备到外面开房用了牌栎森后发生了性关系。此后,两人南来北往,关系不断。有一次他到南京出差,将自己装扮成一位大老板,专程租了一辆奔驰车跑到扬州与此情妇见面,还去拜会所谓的老丈人,拜会一下,给了一点钱。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1997年,黄某来到广东,想让杨光亮帮其找工作。杨光亮怕两人的不正当关系曝光,就安排她住进广州自己购买的房子,并不时前往幽会,这种关系一直保持到2004年,杨光亮先后在黄某身上就花了四五十万。

2000年,杨光亮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也积习难改,把同时包养的这两名情妇先后叫到北京鬼混。

杨光亮出事后,小黄回忆——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他老让我们俩喝“催?情?钦?料”。还开玩笑:这东西,男人喝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喝了,男人受不了。我问她,要是男人女人一块喝呢?他还说:那床就受不了啦!

听说有人在?网上骂他腐败,他还说:“腐败,谁不腐败?不是谁有腐败才反谁的腐败,而是谁官场失势才反他的?腐败。只要官场哥们儿撑着,没人管你腐?败。不说了,咱们还是在床上玩双飞吧,让网民去玩双飞燕吧!人家玩人家的,咱们玩咱们的。

一位市长情妇的自述,官员糜烂生活可见一斑

他这人性子急,有时正看着?毛片,上来就撕我们俩的衣裤,直接……我们俩人的内裤在北京被他撕烂了几十个……有好几回,整得我虚脱……

员情妇结局如何?有人竟从肉体关系变成真爱

 

男市长和女副总编辑,男市长自述没有抵挡住女副总编的挑逗,被其女色俘虏,利用手中权力一路为她开绿灯……近日,《长治落马市长情妇贪污6359万被判死缓》的报道刊发后,引发舆论关注。报道讲述的是长治市原市长张保和《人民代表报》原副总编辑宋利之间的故事,两人目前的结局是,男市长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女副总编一审被判死缓,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同为与官员有染的情妇,有人与官员共同受贿同台受审,有人检举揭发获得从轻处罚,也有人死扛到底以包庇罪收场。

2.0升级版

“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

市长刑期13年,女副总编辑判处死缓,梳理近十年的官员情妇判例,《人民代表报》原副总编辑宋利是刑期超过官员本人的“第一人”。

宋利与情人、长治市原市长张保的量刑标准为何有如此大差距?

宋利案案情颠覆了此前“情妇充当官员收钱‘二传手’”的常规戏码,宋利走上前台,在张保的“保驾护航”下空手套白狼,将市政府账户中的1196.61万元攀岩节款项,转到“人民代表网”旗下的国有企业“黎源之声”,然后套现550万;让张保施压,迫使三元煤业跟黎源之声全资子公司黎源传媒合作,黎源之声在未出资的情况下,取得转股权等资金9731.39万元,之后宋利再次套现,将3935.68万元据为己有。

在宋利的连环“空手套白狼”中,张保只是她敛财的“棋子”,负责“劝说”“催促”相关企业跟她合作;保证政府款项转到她实际控制的账户。她屡次“空手套白狼”获利的 6359.65万元,没有分给张保一分钱。

今年4月一审时,法院查明,张保跟宋利之间没有受贿等金钱交易,张保与宋利有关的罪行,被认定为“滥用职权”。

张保落马后反省称:“没有抵挡住宋利的诱惑和轻浮挑逗,被她的女色所俘虏。说了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话,在一些场合与她的行为不检点、不雅观。在与她的接触中,看到和听到她与一些有身份的人交往,这些人替她说话,感到她手眼通天,就想沾她的光。所以,对她在办事中出现的一些虚假行为,就轻描淡写地说说,迁就了。”


官员情妇结局如何?有人竟从肉体关系变成真爱

常规戏

“有情人终成狱友”

抱团贪腐,“垂帘听政”,充当受贿“二传手”,伙同官员共同受贿、索贿……官员与情妇的常规戏码中往往少不了这些情节。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的情妇徐福英、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的情妇李泳、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的情妇王建瑞、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的情妇罗菲等等,都是官员受贿“二传手”的典型。

因“抱团贪腐”,案发后情妇也被追责,跟官员“有情人终成狱友”。

2003年李嘉廷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10几天后,其情妇徐福英被押上审判席,获刑四年。法院查明,徐福英凭借与李嘉廷的特殊关系,利用李嘉廷的省长权力,谋取私利1350万元,借款不还700万元。案发后,徐福英曾毫不忌讳地说:“因为李嘉廷是省长,我就是想利用他手中的权力与他的特殊关系,找借口让他帮我搞钱用。”

张曙光的情妇罗菲是中国铁路文工团歌舞团的一名女高音歌手,曾参加2010年青歌赛。在一些老板心中,讨好罗菲是讨好张曙光的一条途径。广州中车公司老板杨建宇称,2010年十一长假,罗菲看上了一块手表,他提了50万现金,买下了那块表;罗菲向他抱怨收入太低,他就让罗菲到他的公司上班,不用做任何事,月薪1.6万元,他一共给罗菲开了三四十万元“工资”。

去年10月17日,张曙光因直接或通过情妇罗菲受贿4718万余元,被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个多月后,罗菲也被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官员情妇结局如何?有人竟从肉体关系变成真爱

反水戏

“大难临头各自飞”

有的官员情妇虽然也曾充当“二传手”,但案发后选择检举揭发,配合调查。

“成克杰情妇李平自首立功方免一死”,200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克杰案审结时,媒体曾以此为标题披露案情。法院经审理认定,成克杰单独或伙同情妇李平收受款物4100多万元。庭审时,成克杰当庭翻供,否认收受巨贿,称“起诉书与事实有较大出入,不应是我犯受贿罪,我没收过钱……”,“她(李平)得好处费没告诉我,她干什么我不清楚……”。成克杰最终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2000年9月14日被执行死刑。

李平则交代了伙同成克杰受贿的全部事实,又揭发了成克杰单独受贿的其他事实,分别构成自首和立功,被判处无期徒刑。

女富豪李薇,与青岛原市委书记杜世成、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等多名高官有特殊关系,编织起一张联系资本与官场的巨型网络,涉足烟草、地产、石油等行业,迅速积累巨额财富。2008年至2009年,杜世成、陈同海纷纷落马后,李薇却因配合调查重获自由,“以无罪之身消失在人海”。

不同于上述获得减轻处罚的官员情妇,“京城第一贪”闫永喜的情妇毛旭东,跟闫永喜共同受贿660.57万余元。案发后,毛旭东也曾检举揭发,但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二审时,毛旭东诉称,其检举揭发行为应该构成重大立功。法院驳回了她的诉求,认为其不具有重大立功情节,“重大立功”指的是“到案后检举、揭发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者在本地区或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


官员情妇结局如何?有人竟从肉体关系变成真爱

执迷戏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有的“痴情”情妇一路执迷,替官员隐瞒罪行,最终以包庇罪收场。

2009年,国家开发银行企业局风险管理处原副处长胡汉成,被一审法院认定受贿总计550万元,判处无期徒刑。庭审时,听到无期徒刑判决的一刹那,胡汉成的第一个反应是回过头去,寻找在角落里旁听的情妇李玲。

案发前,胡汉成曾叮嘱李玲,必须咬定两点:胡汉成成立的用来收受好处费的咨询公司,与他无关;她看见胡汉成向李某借钱,还打了借条(胡汉成将好处费等非法所得,都打入了“合伙人”李某的账户)。

侦查阶段,胡汉成供述了自己的全部受贿行为,可李玲还在为他扛着,担心自己的供述会对胡汉成不利,“我自己跟了胡汉成多年,他对我挺好的,他还承诺过,离婚后就会跟我结婚的。”之后,胡汉成请检察官转告李玲,自己已经交代了,让她不要再为自己扛了。可李玲仍称,“我是不会把胡汉成说出去的”,选择继续扛下去,直到因包庇罪被判处缓刑。


官员情妇结局如何?有人竟从肉体关系变成真爱
 


编辑:

本文标签: 市长情妇糜烂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