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辱母杀人案”审判长张文峰微博遭网友围观

内容导读: 一大早,浏览朋友圈时发现,微博主人为聊城中院张文峰的一条有关刺死辱母者案的微博再次刷屏。 聊城中院张文峰的新浪微博认证为山东聊城中院审判长张文峰,如果微博认证无误,如果不是有人恶意冒充,这个张文峰,就是刺死辱母者案审判长张文峰。 因...

“辱母杀人案”审判长张文峰微博遭网友围观

    一大早,浏览朋友圈时发现,微博主人为“聊城中院张文峰”的一条有关“刺死辱母者”案的微博再次刷屏。
    “聊城中院张文峰”的新浪微博认证为“山东聊城中院审判长张文峰”,如果微博认证无误,如果不是有人恶意冒充,这个“张文峰”,就是“刺死辱母者”案审判长张文峰。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本人无法核对,如果此张文峰非彼张文峰,本人收回全部观点。
    如果认证为“山东聊城中院审判长张文峰”确为此案的审判长张文峰,他当遭国人唾骂。

“辱母杀人案”审判长张文峰微博遭网友围观
 
    该微博内容为:
    “聊城中院张文峰”微博:“如果我的母亲被凌辱拿屌甩脸,身为法官的我当然第一时间拿手机录像取证。”
    网友熊霸地球说,“给亲生母亲拍毛片,我们做不到。借问天下人:除了张文峰审判长,还有谁能做到?”  
    有网友追问:有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当上法官的?
    “聊城中院张文峰”的惊人言论发布后被网友举报,已被删除。

    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十一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辱母者”杜志浩脱掉裤子,掏出下体往苏银霞脸上蹭。母亲被索债者当面凌辱,儿子情急之下刺死辱母者。
    最简单的描述,凸显出此案引起舆论哗然的原因:当母亲正在遭受难以忍受的凌辱时,儿子奋起反抗造成一定后果,司法应该如何认定这一行为?
    这个刑事个案已经成为公共事件,它所带来的讨论关乎我们对法治的信心。司法,不仅关乎纸面规则的落地,还关乎规则背后的价值诉求,更关乎人心所向,伦理人情。否则,于欢承担的,就不止是“辱母者”带来的羞辱。
    当地法院的一审判决认为,这并不构成正当防卫,因为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派出所已经出警,于欢母子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一名传播及舆论学者从传播学、舆论学的角度分析认为,“刺死辱母者”案发时,辱母者正在使用工具:其掏出下体,就是在使用工具。  
   士可杀不可辱。当众用下三滥手段侮辱妇女,按刑法规定,涉嫌强制猥亵、侮辱罪。当着儿子的面故意猥亵侮辱其母亲,在儿子眼里,辱母者应该是死罪,可以立即执行。儿子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选择隐忍,枉为男儿。
   可以期待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此高度重视,已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正在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于3月24日受理此案,已依法组成由资深法官为成员的合议庭。接下来,将依照法定程序予以审理。
   山东省公安厅26日上午已派出工作组,赴当地对民警处警和案件办理情况进行核查。   
   聊城市也成立了由市纪委、市委政法委牵头的工作小组,针对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为、高利贷、涉黑犯罪等问题,全面开展调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