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内容导读: 价值2亿的翡翠观音 胡志强的履历中,最耀眼的是他榆林市委书记的职务,他父亲胡富国更是声名在外的原山西省委书记。但胡志强6月12日被查后,那尊高2米、价值据说2亿元的翡翠观音成了媒体与坊间讨论的焦点。 那尊翡翠观音所处的安乐寺,就在胡志强的...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价值2亿的翡翠观音

胡志强的履历中,最耀眼的是他榆林市委书记的职务,他父亲胡富国更是声名在外的原山西省委书记。但胡志强6月12日被查后,那尊高2米、价值据说2亿元的翡翠观音成了媒体与坊间讨论的焦点。

那尊翡翠观音所处的安乐寺,就在胡志强的老家山西长子的下霍村。

地处晋东南腹地的下霍村,依漳水河畔,靠灵山之侧,当地妇孺皆知“这是前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的老家”。

很多年来,这个村子保持着胡家祖宅这个清贫的名分,不过近年来在胡家主妇常根秀的统筹下,巨资倾覆,破败的村子与安乐寺焕然一新。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2009年,安乐寺开始重建,常根秀以"居士"名义筹款,兴建寺庙,胡家没忘记修葺自己祖屋。

胡富国离开下霍村就很少回家,祖屋也一直没大规模修缮。不过寺庙重新亮相时,胡家祖屋也修缮完毕。

据说在“高人”指点下,两座修缮的院子一座癸山丁向,一座丁山癸向——癸山丁向预示着前方有贵人。祖屋后墙立着一块巨石,摆放位置符合风水布局,或是贵人石,寓意背后有贵人扶持。两座老屋错开相对,当运二五八。设计的极具特点,与领袖韶山祖屋极其相似。

修缮后的院子气势恢宏,当地人说,胡家院子装修极其讲究,以仿古材料建成,院内有阁楼花园,家具高档,都是从地买来的红木家具。

一位村民说,胡家老屋和寺庙是同步开工,重修耗费时间也有一年多。胡家老宅大门牌匾都是胡富国亲写,一块书“民富国强”,另一块书“钟灵毓秀”。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家里都安装监控探头,平时一直就没人住,只是胡家族亲负责照看。不管谁来,没胡家人打招呼,根本无法迈进大门。

 

烧锅炉的副部长夫人

这里不得不提胡家主妇常根秀。

1990年春天,《人民日报》头版一篇特写:《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报道了副部长夫人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属院澡堂烧锅炉,当时常根秀的丈夫胡富国任能源部副部长。当晚,高层打电话给胡富国:“老胡啊,我今天看了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党已经对我够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让我一家人当了。”

胡富国当上省委书记,穿着妻子做的棉袄,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范敬宜又写《省委书记的黑棉袄》,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不知常根秀后来有没有再做棉袄,但摆在其主导的安乐寺、祖宅与祖坟三个项目,据说耗资数亿。

高龄的胡富国近年鲜见诸媒体报道,两年前,他的一张照片被大肆传播,名《山西原省委书记胡富国坐水泥地喝几十块的白酒》。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风水学中,升官靠阴宅。“高人”对胡家的祖宅重新谋划,多年后,胡家祖坟已成规模。

距下霍村1公里外的云山,四周都是柏油路,两边建起砖墙,里内被松柏环抱,胡家祖坟就在一棵大树下。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祖坟并没立碑,但一点也不显荒凉。

祖坟的云山为凤凰脉,庚山甲向,向山有笔架山,案山为上天梯。一位高人说,胡家祖坟确实是卧虎藏龙,气宇轩昂,中心揽月。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为能持续出贵人,胡家特建了一座文昌塔,为天乙大贵人能更上一层楼,以示此地千里来龙,官员亨通。“高人”说,若不修此塔定会祸及后人。

大门到山顶都是石头所砌,山顶还建了一座魁星塔,意味着胡家祖坟锦上添花。这座魁星塔让胡家祖坟和安乐寺连成一条线,按照风水大师说法,此布局很像韶山领袖祖宅布局。

为了掩人耳目,山上建清风园,牌匾由胡富国亲自题写。

 

功德碑上的榆林捐助者

祖坟风水,抑或丈夫的关系,常根秀两个儿子都官至厅级:长子胡志强曾任榆林市委书记,次子任山西几家煤炭公司老总。

胡家两位公子走了不同的道路,但两位主政的地方都与煤炭相关,1996年到2001年,胡志强在中国最大的煤炭公司神华集团任职,之后才进入仕途。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安乐寺与其他两个项目修建的时间,与中国煤炭“黄金十年”基本吻合,当时胡家也正如日中天,这不得不让人做出合理的联想。

安乐寺内有一块功德碑,“功德者”人数虽少,但都鼎鼎大名。其中就有当年卷入刘志军案最终被判20年、罚金25亿的山西籍女商人丁书苗,丁书苗曾是中国扶贫协会的副会长,而胡富国就是中国扶贫协会会长。

当功德碑上出现几位千里之外榆林国企老板的名字时,多少让人有点吃惊——原榆林市能源集团董事长王荣泽已经被判刑11年,原榆林市市空港生态区管委会主任王永胜也被查,还有榆林两家煤炭公司的老板,和多位横山、神木等地的私企老板。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当地人说,如果这些老板捐的少,寺庙和胡家祖屋根本建不起来。比如观音殿里一尊2米多高翡翠玉观音的花费何巨。何况寺庙整体工程耗资,也不在少数。据说其中一人前后共捐2000多万元。

榆林国企老总无利不起早,跑到千里之外的外省小村捐巨款,除却升官发财所为何?只能问时任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

十八大后,山西省成立腐败重灾区,以令为首山西籍官员成立了西山会,据说胡氏也有人在其中。

 

跑官文化

下霍村里人说,胡富国夫妇以前很少回来,近几年每逢快过年就回来,过完正月十五回北京。

这几年,每当胡富国和他两个儿子回来时,到胡家拜年的人络绎不绝,而且轿车多数挂着“陕K”(榆林市车牌代码)牌照,这些人暂住当地县城宾馆,联系好胡家人,才逐个登门拜访。

胡家迷信菩萨保佑,下面人迷信权力,榆林的跑官文化当时盛行不已,延及今日。

毋庸置疑,“跑官”之风盛行,在当前干部人事工作中极不正常。“跑官”与组织原则格格不入,“跑官”与“要官”、“买官”往往连为一体,滋生腐败,危害极大,影响甚坏。

“卖官鬻爵”和“跑官要官”本就是符合市场经济要素的一对孪生姐妹。且极易形成恶性的生态。比如,原黑龙江省绥化市市委书记马德,在任职期间大肆卖官,将绥化政坛改造成一个庞大复杂的“官市”,呈现出一派“官帽市场”繁荣之景象。

山西:胡志强的祖宅

“一个矿区的所长,会找到北京高层,通过高层打招呼提拔;一个副县长,会跑到北京高层,通过跑官高层,曲线提拔。”榆林当地知情人说。

煤老板金主与“求提拔者”结成一体,金主输送利益,提拔后,再通过其他渠道让金主收益。据说,在胡志强主导下的官场生态,经常有人很意外地被提拔,而期间的案例,往往在榆林坊间不胜枚举。

据一位西北资深媒体人总结,大凡热衷“跑官”者,不外乎三种人:

一心虚:平时碌碌无为政绩平平或劣迹加身,生怕一朝“黑云压城”而掉帽子。

二没底:苦心经营,志在必“升”,心中无数,“跑跑”有底。

三从众:张三“跑”了,李四“跑”了,咱也跟着“跑”,落得个心理平衡,过后不后悔。

胡志强被查之后,财经一篇报道写得极为克制,但浓缩了极广的信息量:

“胡志强主政榆林10年,一大争议是干部任免问题。近几年,榆林市提拔的县处级干部,多数来自经济发达区县,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干部极少被重用,引来怨言。”

编辑:

本文标签: 胡志强胡志强的祖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