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老人被丈夫女儿女婿毒杀 陪审员竟几度落泪

内容导读: 他是体贴的丈夫,打工再辛苦,他也坚持四处奔波为妻子求医问药,毫无怨言。他们是孝顺的女儿、女婿,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他们却为瘫痪在床的母亲每日端茶喂饭、洗脚擦身。 但是,妻子、母亲的一声声乞求,却让他们满心矛盾。最终,他们犹豫着递...

老人被丈夫女儿女婿毒杀 陪审员竟几度落泪

   他是体贴的丈夫,打工再辛苦,他也坚持四处奔波为妻子求医问药,毫无怨言。他们是孝顺的女儿、女婿,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他们却为瘫痪在床的母亲每日端茶喂饭、洗脚擦身。

但是,妻子、母亲的一声声乞求,却让他们满心矛盾。最终,他们犹豫着递上致命毒药,“送走”了至亲,也把自己送上了法庭。

法槌落下,案件尘埃落定。这一场生离死别,开头很悲伤,结尾却有了些许希望。

6月1日,50岁的湖北人樊勇(化名)和大女儿凡英(化名)、女婿张杰(化名)因故意杀人被浙江台州路桥区人民法院判刑。

正所谓,情有可悯,法不容情。多年来,樊勇的老伴冷燕(化名)疾病缠身,痛苦不堪。但家人没有放弃她,苦苦求医问药,一直守护病榻。

一年前,冷燕哀求家人让自己解脱。樊勇和女儿女婿一直哭,犹豫着,最终还是递上了老鼠药。

身体每况愈下,生不如死哀求解脱

2003年,樊勇带着妻子冷燕和两个女儿从湖北来到台州路桥打工。日子虽然清苦,但夫妻携手努力,希望在前。可惜好景不长,四五年前,冷燕被确诊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这种病目前尚无法治愈,只能靠吃激素类药物维持。同时,冷燕还被查出患有脑梗、类风湿关节炎等病症。

打工的收入微薄,但一家人还是把大部分收入都用在了冷燕的治疗上。杭州、北京、武汉……医药费花去了十几万元,但冷燕的病却越来越重,头脑迷糊、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

大女儿凡英和女婿张杰一点都不嫌弃,每天鼓励她,“妈,不要放弃,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女儿凡英把工作辞了。

一日三餐,一口口喂饭,一勺勺喂水。女儿女婿轮流帮冷燕洗脚、擦身、剪指甲、端屎倒尿……这一切,街坊邻居都看在眼里。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2017年6月,冷燕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摔断了左腿。送诊后,医生认为病人基础毛病较多,手术风险很大,如果强行手术可能造成死亡,但不做手术又可能会伤口溃烂致死。

冷燕做了手术,虽然命保住了,但术后她再没能站起来,并且从此身体更加恶化,大小便失禁,全身上下常常有蚂蚁噬咬般的疼痛。

冷燕想放弃,想解脱。刚开始和家人提,所有人都反对。“你说什么傻话?”但随着冷燕一次次哀求,家人开始动摇。妻子才四十多岁,这样的折磨和痛苦不知道还要持续多少年,樊勇心如针扎。

女婿买来老鼠药,丈母娘当着全家喝下

2017年8月28日上午,张杰买回了老鼠药。冷燕当着家人的面,仰头一口一口喝下了老鼠药。

一家人哭成一片,张杰根本不敢看,趴在床上一直哭,樊勇听着哭声不停地颤抖,而凡英则跪倒在床前。

“不怪你们,我要回去和我父母会合了,他们召唤我很久了,现在你们带我出去转一下。”冷燕摸着凡英的头虚弱地说。

张杰背着冷燕下了楼,将丈母娘轻轻地安置在车后座,樊勇坐在副驾驶。

张杰说:“刚开始,丈母娘还有呼吸。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连老丈人什么时候下车都不知道,我只是跟着前面的车走。”车子漫无目的地在路桥街头开着,一直开了四五个小时。

警方后来调取的监控显示,8月28日上午10点到下午1点多,张杰的车一直在路桥的街上兜兜转转,见车就跟,毫无方向。

下午两点,樊勇接到女儿电话,妻子咽气了。

法庭上家人泣不成声,陪审员几度落泪

当家人到派出所开具死亡证明,民警发现冷燕毒发乌黑的外观,觉得死因有疑。一家人把实情和盘托出,女婿张杰被捕,女儿凡英自首,父亲樊勇取保候审。

5月21日上午9点,台州市路桥区法院第三审判庭。

法槌敲响,路桥区人民法院的夏俏骅庭长看到,被告人席上的樊勇佝偻着背,旁边站着他的女儿、女婿。

“这一行做了十几二十年了,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夏俏骅庭长如是说。

夏庭长去冷燕曾经躺过多年的病床看了,也忍不住落泪。

“家属的回忆字字泣血,邻居们的述说催人泪下。

就这个交织着人性、道德与法律的案件而言,我无法完全撇开人性的余温,选择面无表情地对这些家庭成员进行宣判,给这个已残缺重伤的家庭补上一记重拳。”

樊勇今年50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很多。见到法官,除了认罪,他一直央求“把我关进去,换我女婿出来”。

“药是我买的……”张杰一直低垂着头,只有被问话时才会抬头作答,声音很轻。张杰说,进看守所之后,他一直在想丈母娘去世的事情,“我心里很难受,我觉得我要对她的死负责。”

法官最终判决被告人张杰、樊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被告人凡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庭审过程中,樊勇等人泣不成声,人民陪审员几度流泪,路桥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马胜利告诫3名被告人“低下头,接受法庭的审判;抬起头,过好今后的生活”。

这份公诉意见书,后来在微信朋友圈中广为流传,被称为最走心的公诉词。

其罪不可恕,但其情可悯

夏俏骅曾对媒体记者表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庭审后,他陷入了纠结。

“虽然冷燕是自己喝下的老鼠药,但作为丈夫、女儿和女婿,在明知后果的情况下仍购买老鼠药并递给她,不阻止、不救治,这是最终导致冷燕死亡的重要原因。

然而,站在被告人席上的他们,真的是罪大恶极吗?如果蓄意谋害,他们会开车带着死者的遗体去派出所自投罗网吗?如果蓄意谋害,收入不高的他们会带着冷燕去北京、武汉四处求医问药吗?如果蓄意谋害,他们会投案自首和坦陈事实吗?”

最终,夏俏骅认为,其罪不可恕,但其情却可悯。

宣布判决那天,正好是儿童节。夏俏骅知道,张杰有一个13岁的儿子,正处在青春叛逆期,只有爸爸的话听得进去。放下判决书,他告诉孩子的妈妈凡英,张杰是缓刑,他可以回家了,“这是送给你儿子的节日礼物”。

宣判后,走出被告人席的樊勇突然转身,扑通一声跪下,向法官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而审理此案的法官夏俏骅,也在6月1日案件宣判的一早,在判决书的最后写下“法官寄语”。

他在寄语中这样说——

“当你们站在法庭上,可能只有冰冷的感觉,但要相信人们的内心是有温度的,无论是对你们的行为表示谅解的亲人、动容的检察官,还是坐在审判席上的司法者。斯人已逝,生者如斯,对亡者最好的祭奠就是生者好好地生活。希望你们能放下思想包袱,把眼光望向前方,过好自己的生活,让逝者也能得到宽慰。”

法律之刚,绝不容情,

但,法亦有情。

 

编辑:

本文标签: 老人毒杀陪审员落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