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开封祥符区:高级中学女教师跳楼学生受惊吓后成抑郁症

内容导读: 近日,开封市祥符区高级中学女教师跳楼事件已平息,但祥符区兴隆乡吴小勇一家的生活却并没有随着事件的平息而恢复以往的生活。 据了解,吴小勇的女儿小丽(化名)在2017年10月13日晚自习后,在回宿舍的路上给妈妈打电话,突然听到嘭的一声,一人坠...

    近日,开封市祥符区高级中学女教师跳楼事件已平息,但祥符区兴隆乡吴小勇一家的生活却并没有随着事件的平息而恢复以往的生活。

   据了解,吴小勇的女儿小丽(化名)在2017年10月13日晚自习后,在回宿舍的路上给妈妈打电话,突然听到“嘭”的一声,一人坠落在眼前。正在打电话的小丽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一直哭个不停。随后班主任给家里打电话,小丽妈妈连夜赶到学校将小丽接到家中。小丽妈妈表示“子整晚浑身发抖,不敢说话,还伴着哭腔。”

   第二天家人带小丽到开封市第五人民就医,由于惊吓过度,在医院治疗了一个星期未见好转。最后该医院主治医师建议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治疗,10月23号家人带着小丽来到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但是效果并不明显。随后转院到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接受治疗,最终诊断为抑郁症。

开封祥符区:高级中学女教师跳楼学生受惊吓后成抑郁症

   吴小勇回忆说,“2017年10月17号上午,开封市祥符区高级中学的主任张建立和一位学校的领导来到我家。张建立说,‘孩子在医院治疗的费用学校全部承担,但这件事就不要和别人了。’事后,我们也听说了,跳楼的是学校的一个女老师,为了平息事态来我家的。可是现在,从孩子转院到上海治疗期间学校拿出五万五千元。去北京治疗学校拿了两万元。目前为止学校以各种理由推脱不在出医疗费。”祥符区高级中学的张建立主任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吴小勇还说,“孩子好好的,突然就变成了,以后可怎么办?随着事件的平息,学校看没有什么事了,也就在没有管过我们了。这还是吓着我们了,你说要是砸着我们怎么办?学校就也不管了吗?”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