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事件 > 正文

河南濮阳小学踩踏事故都是厕所惹的祸?!

内容导读: 河南网讯:3月22日,河南濮阳县一所小学因在考试前集体上厕所,发生一起学生踩踏事故。事故共造成22名学生受伤,其中1人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5人重伤。当地政府最新通报称,5名伤情较重的学生已全部苏醒,病情趋向好转,其他伤情较轻的学生已有多人...

河南濮阳小学踩踏事故都是厕所惹的祸?!

    河南网讯:3月22日,河南濮阳县一所小学因在考试前“集体上厕所”,发生一起学生踩踏事故。事故共造成22名学生受伤,其中1人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5人重伤。当地政府最新通报称,5名伤情较重的学生已全部苏醒,病情趋向好转,其他伤情较轻的学生已有多人相继出院。
 
事发校区共1704名学生,而该校区仅有的39个厕所蹲位,每个厕所蹲位供43名学生使用,这样惊人的人均资源占有率为校园安全埋下严重隐患。不仅是濮阳一所小学,在河南部分县城,有的班级学生甚至超过100人。在新型城镇化速度加快的背景下,大量农村学生涌进县城,学校建设速度却严重滞后于城市化速度。如何让学校建设与城市化不再脱节?教育资源又该如何均衡?
 
事发后,涉事学校全校停课,紧急对厕所进行改造,计划3月27日恢复上课。在停课的几天里,该校的学生在路边玩耍。在学校对面的巷子里,记者采访到该校两名四年级学生。
 
记者:你们班多少人?
学生:78人,有的班级80多人。
记者:老师在上课的时候,能照顾到每一个孩子吗?
学生:两个老师都招呼这一个班的人,78个,根本就管不过来。
 
该校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用图片资料介绍学校曾多次举行过安全教育活动。但接受记者采访的该校部分学生,似乎对这些安全教育活动印象不够深刻。多位学生介绍说,学校厕所存在的安全隐患,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
 
濮阳县事发学校厕所的楼梯

河南濮阳小学踩踏事故都是厕所惹的祸?!
 
学生:厕所二楼楼道都比较窄,那个地方也太滑了。有小孩一滑倒,后面的小孩就当做是故意绊倒,会压上去玩。
记者:老师或者学校对你们有安全教育吗?
学生:有一点,就几回,不多!
 
濮阳县的小学发生踩踏事故后,全市的中小学校,包括幼儿园,都展开了安全隐患排查。濮阳市教育系统有知情人士质疑,“市教育局只有一个人在管安全,安全教育和管理力量这么弱,工作很难不出问题。”记者核实了解到,濮阳市教育局安全办公室确实只有一个编制,但濮阳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应称:“编制是死数,所以我们采取一个学校出一个人到安全办帮忙的办法,时间是半年或者三个月。安全不是所有的事都交给安全办了,安全办只是一个牵头的,起到一个综合协调的作用。”
 
市教育局的安全教育部门是这种管理力量配置,那么县教育局呢?濮阳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称,安全办主要是宏观管理,目前县局安全办正式人员有5人,另有2人借调。
 
县教育局:经常对安全隐患进行排查,分片负责。
记者:在以前的日常巡查中,发现这个问题了吗?
县教育局:从上报的情况来看,统计表上没有查到。
 
从人员配备来看,县教育局比市教育局的力量相对较多,平时也有隐患排查,为何没有及时将导致事故发生的隐患排除呢?人员借调,人人有责,这种安全管理人员布局,能否保证全市安全教育工作常抓不懈?也有建筑领域的人士指出,事发学校的建筑设计,本身就存在缺陷,原有的三层厕所和U形教学楼主体分离。为何这一缺陷之前长期没有进行改造?
 
濮阳县事发学校厕所的走廊
 
记者调查中还发现,类似安全隐患在濮阳县的部分学校一定程度上存在着。濮阳县一名六年级学生的家长告诉记者:“避免不了。学校放学,学生吃饭的时候,十分拥挤,个低的孩子很容易绊倒,还有的孩子玩‘叠罗汉’,我在接孩子的时候就见过。”
 
濮阳市政府对外通报称,目前全市正在加强宣传教育,举一反三,排除各类安全隐患。
 
和全国不少地方一样,河南部分地区县城学校的“大班额”现象突出。记者调查发现,有的学校班级平均人数一度达到120人,甚至有地方老师批改作业都得分三批。
 
老师:我们班是130个孩子,人太多了无法管理,冲撞的几率能达到90%。一个很小的学校,一两千学生在这里,几乎是人挨着人。
 
豫南地区一所小学的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吐苦水。大班额不仅会影响到教学质量,也给班级管理带来难度。记者调查发现,大班额现象,在河南部分地区异常突出,也是普遍现象。以厕所蹲位为例,不少城区的学校都存在蹲位不足的问题。记者采访到豫北地区的一所学校的校长,她告诉记者,目前学校达不到教育局规定的厕所蹲位。
 
记者:按教育局规定,蹲位比应该是几比几?
校长:男生是1比19,女生是1比13。
记者:咱们学校能达到多少?
校长:达不到。
 
记者:按照这个比例,是超了一点点还是,还是超的幅度比较大?
校长:现在还是超的比较多一些,在城区比较普遍。
 
根据住建部颁布的《中小学校设计规范》,完全小学应为每班45人,非完全小学应为每班30人。但这一标准,在大多数学校很难实现。这所学校的校长表示,现在市区学校基本都是人满为患。
 
记者了解到,拥有百万人口的省级贫困县濮阳县,共有449所中小学校,新建的7所学校远远不能满足城镇新增人口的教育需求。
 
濮阳县教育局副局长申建民:我们努力地建这7所,但这几年农村务工随迁的孩子们增加的量特别大,而且有加速的趋势,形成了建设规模赶不上进程规模的现状,我们又不能把孩子拒之门外。
 
学位不足,困惑着很多基层教育工作者,不忍将孩子拒之门外,却又无法短时间内改变现状。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学校,虽然学生在逐年增加,但相应的教育资源却没有匹配到位。一般而言,新建学校各方面条件还可以达标,但老旧学校,改扩建的空间就会存在困难。一位小学校长介绍说,“本身规划的是2万人、3万人一个社区,后来达到10万人、15万人、20万人的时候,招生压力的情况下会出现这种状况。”
 
在学生增加,相应教学设施没有跟上的情况下,学校的安全风险也会增加,尤其是学生放学、集会、课间入厕,人流最拥挤的时候,学校基础设施的设计是否科学合理,安全制度是否完备并落实到位,决定着学生在校的安全。多年前,豫南地区的一所初中也曾发生过一次踩踏事故,导致一名学生不幸死亡。这起事件就发生在学生放晚自习的时候。
 
学校相关负责人:晚上放学,有学生摔倒,后面学生推着往前面挤,这样一层一层像山一样压上去……最根本的问题是还没有老师值班,灯当时也不太亮。
 
记者调查发现,在大班额现象一时难以消除的背后,需要各地在规划、用地、审批等方面,向教育资源配置倾斜。河南省社科院研究员祁雪瑞表示,目前部分地方新城区建设、旧城改造中,学校布局规划与城镇总体规划缺乏有效衔接,有的滞后于居民小区建设进度。同时教育用地紧张,用地审批程序复杂,有的从申报到批准需一年时间才能完成土地储备。
 
祁雪瑞:应该承认,过去教育欠账确实很多。有关法律法规都要求优先保障教育用地,但是教育的法律法规有些软,不好有硬性的处罚责任,处罚起来比较难。 
    
在祁雪瑞看来,入学难、大班额,看似是城市教育资源短缺的问题,其实是教育资源不均的问题,更是整个社会资源配置不均的问题,农村欠账,也要补补了。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