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事件 > 正文

聂树斌案幕后真凶:前省领导批示快杀 张越指挥“真凶”翻供

内容导读: 2016年6月6日,因客观证据不足、不排除他人作案可能性等问题,最高法决定对聂树斌案进行提审、重审。 追寻真凶的22年里,这件疑案中的每个人都经历着生死疲劳,人生也就此变轨年轻人失去生命,伸冤母亲渐渐老去,曝光此事的警官被调离岗位。 幕后的...

 2016年6月6日,因客观证据不足、不排除他人作案可能性等问题,最高法决定对聂树斌案进行提审、重审。

  追寻“真凶“的22年里,这件疑案中的每个人都经历着生死疲劳,人生也就此变轨——年轻人失去生命,伸冤母亲渐渐老去,曝光此事的警官被调离岗位。

  幕后的层层阻力也浮出水面:早年间有省领导批示快杀;知情人称“河北王”张越曾亲自坐镇三天,指挥“真凶”王书金翻供,还在开庭前进行“模拟审判”。

  逝去的生命、老去的年华和那些难以安宁的内心提醒着人们:类似的恐惧和不安,如何能不再重演?

聂树斌案幕后真凶:前省领导批示快杀 张越指挥“真凶”翻供

  层层阻力背后:办案人今何在

  律师李树亭博客中回忆,聂案取证过程中的层层阻力曾让自己绝望,一度通过短期出家调节抑郁。

  最初因没有判决书,聂家的申诉数次被河北高院拒绝——李树亭做工作从死者康某的家人处获得判决书,才得以立案。查阅案卷材料也屡屡碰壁。

  2014年底聂案移交给山东高院异地复查后经历四次延期。 2015年4月底的复查听证会上,河北原办案单位代表对聂家提出的质疑做出全面辩解,称"程序上有瑕疵",不影响聂树斌的犯罪事实。

  知情者称,那是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河北王"张越一方"最后的反攻"。

  数个信源称,2013年王书金案在邯郸二审前,河北方面采取强力措施逼王书金翻供。王书金从广平县看守所被转移到磁县看守所,"当时张越直接坐镇邯郸,住了三天,在场外指导王书金二审。"而另一知情者称,开庭前看守所内还曾进行"模拟审判",让王以新供词串词。

  搜狐新闻当事人从知情人处了解到,张越插手此案,与一位原省政法系统的老领导有关:21年前,公检法机关曾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聂树斌只有口供没有其他证据,要求改判。该领导下令要杀,而且快杀。该领导后来调任北京任职,是张越的"盟友"、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上级。

  经检索可以发现,当年宣传资料中的几位办案警员,之后基本获得不同的升迁。

  而1995年4月26日,在聂树斌死刑执行命令上签字的河北省高级人民院院长平义杰,在不久后的5月份,因用公款长期租用高级轿车及无偿使用公物,被撤职。

  代理过此案的陈光武律师称,二审期间一位法官问聂树斌,被捕后的9月23日至9月28日期间,是否有过有罪供述。聂树斌回答,没有。

  询问笔录显示,法官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比如,他是否遭受过刑讯逼供。

  时间太紧了。

  "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号提审他,25号就出了判决书,26号出了死刑命令,27号就杀了。"

共4页: 上一页 1234下一页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