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干警被围攻所长下跪求情,这一跪失去的不是尊严而是让法律受辱

内容导读: 环球时报1月26日以《气炸!中国警察居然给暴徒跪下了...

干警被围攻所长下跪求情,这一跪失去的不是尊严而是让法律受辱

环球时报1月26日以《气炸!中国警察居然给暴徒跪下了!》为标题,报道了1月24日上午,鲁甸县文屏镇崇文社区三位干部到崇文社区1—4组开展棚户区改造民意调查工作时,崇文社区3组群众程某某到社区反映问题,情绪激动,与社区干部发生抓扯,引发群体事件。在报道这一事件的同时,配发了动图,并在动图的说明中称,辖区派出所所长现场下跪,并喊 “不要再打了,我给你们跪了”。对此,青锋必须说明,派出所所长这一跪,失去的不是个人尊严,更是对法律的辱没。

从报道看,引发这一事件的原因有些奇异。因为程某某反映情况时的情绪激动,被村民把一个老人的去世与程某某的情绪失控关联了起来。据报道,“程某某婆婆王某某(现年79岁)在家中去世,家属以王某某死亡与程某某在社区争吵有关为由,围堵社区办公楼,引起群众聚集围观”。报道没有详细说明程某某与社区干部发生抓扯的具体原因,只是叙述“接报后,鲁甸县委、县政府迅速组成工作组,赶赴现场开展群众的情绪疏导、思想稳控、政策宣传等工作,并安排妥善处理死者善后事宜”。并称,“部分群众不愿离开,群众将现场做群众工作的两名工作人员围困在一辆警车内”。青锋不敢断言在这一突发事件处置过程中工作人员有什么失误,但从两名工作人员被围困在警车内这一结果看,应该说事出有因。否则,现场群众不会单单对这两名工作人员进行围困。因为本篇评论不是谈论这些,因而暂且对此搁置不谈。

事发后,鲁甸县公安局、法院、检察院联合发出通告,将这一事件定性为“部分不法人员在鲁甸县文屏镇崇文社区围攻、殴打处警公安干警并砸毁警车,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违法犯罪”。由此,让青锋不解地是,作为派出所所长,当时也应当完全知道,部分人员围攻干警,打砸警车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应当依法采取措施予以惩处或阻止,其为什么不是依法采取正当措施而偏偏要采用下跪的方式求情呢?

如果说下跪的派出所长是当时围攻民警、打砸警车的人员的亲戚或者晚辈,此一跪尚在情理之中。但报道以及鲁甸县有关部门的通报并没有提及这些。那就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这派出所长的下跪则让人难以理解。而难以理解的原因除了上述已经谈及的他不是依法采取正当措施外,还有中共中央国务院刚刚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这一重大背景。通知明确,“要坚持依法严惩、打早打小、除恶务尽,始终保持对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这一派出所长为什么不是“打早打小”而偏偏要下跪求情呢?

不管怎样,鲁甸县公安派出所所长对违法人员的这一跪,跪去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尊严,更是让法律受辱。报道仅关注了当地对这一事件中违法人员的处理,少有对这一派出所所长行为的追责。因此,期望鲁甸县有关部门在对违法人员依法处置的同时,尽早将下跪派出所长的处理结果告知公众。

编辑:

本文标签: 所长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