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那些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的女官员做了什么

内容导读: 最近一年左右,多名女性官员被地方纪委监委通报存在钱色交易、权色交易。比如最近被甘肃省纪委通报的原武威副市长姜保红。 姜保红简历照 女干部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们究竟做了什么会被如此定性通报呢? 女处长的糜烂生活 2018...

最近一年左右,多名女性官员被地方纪委监委通报存在钱色交易、权色交易。比如最近被甘肃省纪委通报的原武威副市长姜保红。

那些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的女官员做了什么

                                                  姜保红简历照

 

女干部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们究竟做了什么会被如此定性通报呢? 

 

女处长的糜烂生活

 

2018年6月15日,中山市纪委监委针对一名女性官员发布了一则措词严厉的通报。

 

通报称,中山市博爱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王莹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指出,王莹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人前攀附领导、巴结奉迎不知耻,人后穷奢极侈、放纵糜烂不检点,在婚姻存续期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中共十八之前,纪委也极少通报落马官员的男女生活作风问题,但十八大之后越来越多。从湖北一名副厅级官员在悔过书中交代的细节大概能明白这种增多趋势:“在生活作风问题上,我见不少官员都有‘婚外情’,对此我十分认同,认为两厢情愿,顶多是个道德问题,是小节、小事。于是,对自己放松约束,先后与三名女性发生了不正当关系。”

 

他身边不少官员都有“婚外情”,他认为婚外情顶多是个道德问题、是小节。从这样的自述多少可以看出,过去官员们的不当两性关系多数还停留在单纯的婚外情上,不涉及权色交易。

 

过去,被通报的不正当性关系主角绝大多数都是男性官员,鲜有女性官员。但是,每个犯上“性病”的男性官员背后都有一个女人。这些女性,有的与这些官员没有经济利益关系,有的则利用自己美色与官员交换利益……

 

最近,这类问题的女主角变多了。中山市通报的另一个处级女官员则是一个被官方认定的典型。

 

中山纪委2018年4月份通报,邓洁, 1968年生,今年50岁,17岁是入伍成为深圳市边防站一员,30岁左右成为中山市商检局一名副处级官员,40岁调任中山市科协担任党委书记,晋升为正处。

那些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的女官员做了什么

                                               邓洁简历照

 

在中山市科协的官网上,至今还能查到42岁左右的邓洁的照片。从官方简历的照片上,邓洁年轻时也算貌美。见过王莹的人介绍,王莹虽然也人到中年,但看起来也很漂亮。

 

2011年,43岁的邓洁调任中山市委副秘书长、市委接待办主任。在中山市政府的官网上,仅能查到的与邓洁有关的消息在2016年2月8日,中山市委的两名官员到一个福利院慰问,邓洁作为市委副秘书长参加。几个月后,年仅4 8岁的邓洁从中山市委副秘书长的位置上提前退休。

 

要确定邓洁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并敢于公开通报,中山市纪委需要掌握大量的证据:首先,邓洁自己陈述与她权钱交易、钱色交易的男性的体貌特征、相识的时间及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的时间、地点和基本经过;邓洁要交代利用职权给上述男性提供帮助的经过,或是送钱送物给对方的具体经过。此外,纪委还必须有与邓洁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的男性的证言:发生性关系的具体经过,邓洁如何为他提供职务上的帮助或提供财物的具体经过。最后,还要有掌握相关的书证,如发生钱色交易的,需要调取取款记录、银行汇款凭证等。如果有发生性关系的录音录像、电子邮件、微信聊天记录,也是必须掌握的重要的证据。

 

从已公布的大量男性官员“权色交易、钱色交易”案例看,“权色交易”不需要官员掏太多钱,但“钱色交易”需要大量的经济投入。邓洁既有“权色交易”,又有“钱色交易”,可见她不仅仅利用手中职权与异性发生性关系并未对方谋取利益,还用数额较大的金钱等物质手段包养了异性以保持长期的不正当性关系。

 

在中山市,一个处级官员的年收入大约在30万左右,这个收入水准要在广东这种地方长期包养异性很难。那么,女处长邓洁“钱色交易”的钱从哪里来?

 

中山市纪委监委在2018年7月18日的通报中给出了答案:邓洁多次收受他人红包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涉嫌贪污犯罪;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色从权那里交易到了什么?

 

在官场的权色交易中男性往往是“拥权贪色”,女性则“以色谋权”,然后利用通过行贿库换取的权去谋求其他利益,比如替自己、家人谋官或者谋财。

 

为了职务晋升采取性贿赂的方式进行权色交易,最典型的案例是以性贿赂闻名的原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蒋某,该案一度被称为性贿赂第一案。通过权色交换,蒋只用了十几年从一个仓库保管员升至湖南当时最年轻的副厅级女干部,还拿到许多别人拿不到的工程。职务不断晋升后,她又利用手中的职权大肆贪腐。

 

熟悉王莹的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王莹当上副科长上几乎不上班,主要工作就是陪领导吃喝玩乐,然后职务像坐直升机一样不断晋升。

 

甘肃省纪委通报姜保红的权色交易时是这么表述的,“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言下之意,姜保红用自己的色换取了职务的晋升。

 

还有一些女性与官员进行权色交易是为了家人的职务晋升。一名曾担任过县委书记的朋友告诉我,他所在的官场曾出现过这样的性贿赂:一名官员为了谋求官位去给另一名官员送钱,但该官员没有接受。行贿官员又让自己的妻子带着钱上门去送,结果,钱送出去了,当晚他妻子也没回家。

 

 

如何处分有“性问题”的官员

 

在旧版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相关条款中,官员的“性问题”主要是“通奸”、“重婚”、“包养”、“卖淫嫖娼”等行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事情慢慢起了变化,官员们的不当两性关系中“权色交易、钱色交易”越来越多见,如何处置成为一个问题。

 

官员们的“性问题”,往往停留在党纪政纪处分,极少进入司法程序。新老版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有“性问题”的官员的处分,也有一些耐人寻味的小变化。

 

对于“重婚”和“包养”这种行为,旧版条例规定是不论情节直接开除党籍,新版则规定“给予财物搞钱色交易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相比之下,旧版更严厉新版更宽松一些。

 

对于婚外情这类不正当性关系的处分,新旧版的规定也有细微的变化,旧版中将婚外情的后果分为“造成不良影响”和“情节严重”两类,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开除党籍;新版中,增加了“情节较为严重”这一条,“情节较为严重的,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只有被定为“情节严重”的,才会被开除党籍。

 

这么细分之后,地方的纪检监委官员自由裁量的空间更大了,也给更多犯此类错误的官员留下更多余地。

 

除了“通奸”被“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分解取代外,“嫖娼”这类的措词也退出了新版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旧版条例规定,嫖娼直接开除党籍,新版对嫖娼行为则没有明确直接的表述。

 

因为存在其他违法违纪的问题,王莹、邓洁、姜保红都已经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