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再狡猾的红鸡也逃不过雪亮的白眼

内容导读: 数千演职人员直接参与,耗费巨资策划、编排、演出的大戏,即将杀青宣布团结的大戏、胜利的大戏、继往开来的大戏之际,没想到半路里杀出了两个跑龙套的,抢了一众大腕戏霸的戏份,成了瞬间火遍全球的戏中大戏。虽然只有几秒钟的一个白眼加一个不屑的...

再狡猾的红鸡也逃不过雪亮的白眼

数千演职人员直接参与,耗费巨资策划、编排、演出的大戏,即将杀青宣布团结的大戏、胜利的大戏、继往开来的大戏之际,没想到半路里杀出了两个跑龙套的,抢了一众大腕戏霸的戏份,成了瞬间火遍全球的戏中大戏。虽然只有几秒钟的一个白眼加一个不屑的表情,其内容之丰富,蕴含之深刻,联想之微妙,抒情之精准,让本来如食鸡肋的看戏群众们意外惊喜,都说:有这两个龙套,这点儿喂狗的钱花得值。

白眼之后,有人迅速搜索红衣妓者自报的那个家门,发现所谓的“全美电视台”,只是一座公厕格局、样式、面积的简陋建筑,其总部的外观,也比不了三四线城市的一家快餐店。

再看其业绩,关注量两位数,访问量最多的一次是十年前的一个末流女星赴美事件,也不过区区四千人次。但搞笑的是,这家野鸡TV竟然号称是收费电视台,费用标的是每小时1万多美元。

再看那个红妓的底细,在她窜红之后,有自称她同学的网民揭其老底,称此女从大学开始,自学生会干事睡到老师,再睡大款,又从母校所在地保定睡到帝都。

 

再狡猾的红鸡也逃不过雪亮的白眼

红妓睡了谁或者被谁睡了,俺都不关心,屏幕上那副一本正经扯蛋的贱样儿,已经够我恶心几天了,女人不美甚至丑点儿都不是罪过,但审美恶俗、不知香臭、拿着恶俗话题当高尚,就讨厌了。

但是,做为一名档国良民,我在这个意味深长的白眼中,想到了某种隐忧——网民们扒出的红妓背后的那种外媒,很可能是打入我军内部的奸细,至少是骗子。

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1970年代,就有外国人冒充我们的同志,跟我们这儿骗吃骗喝骗炮打,不仅让我们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更惨重的是让我们在国际上丢人现眼当笑柄。

当年的荷兰有个马列党,一度长期冒充我们的同志,骗取了大量高级情报和巨额经费。化名为克里斯·彼得尔森(ChrisPetersen)的博维曾是该“党”的领袖,但实际上,他根本不信神马马克思主义,而是一个没有任何政治野心的数学教师。

这个假领袖现在还健在,他对我党专为他设的国宴,和那些递给他的塞满现金的信封至今难以忘怀,这个家伙深情地回顾说:“中国拥有非常出色的厨师。”

当年的他是我驻荷兰大使馆的常客,每次从大使馆出来时,他总能拿到一个装满了钱的信封,这是支援他们开展推翻资本主义活动的经费。出资人不知道,这笔钱主要被用在了补充荷兰情报组织的宣传费用方面。

资产阶级贪心不足,不满足于糊弄使馆里的傻掰,还胆敢深入虎穴戏弄更大的傻掰。从70年代初到80年代后期,博维这个荷兰骗子造访帝都25次,这家伙甚至在这里建立起了一个稠密的朋友圈和关系网。那个时候的人日报上,经常能看到这个兄弟党派及其领袖博维同志的消息。

由于博维的出色工作,荷兰情报当局对我们高层的内幕了如指掌,往往超出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的工作。

博维还骗了荷兰国内不少真诚的马列主义者,有些虔诚的信徒甚至为这个假党持续12年捐献自己收入的百分之二十。真相大白之后,有的信徒要求讨回当年的捐献,而博维回应说:大傻掰。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过那么惨痛的教训,咱们再也不能上这样的当了。从扒出的这个红妓的履历来看,这货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受党教育培养多年的白骨精,但最终还是投奔了美帝,变身野鸡媒体头牌,反攻倒算,像当年那个博维一样要来糊弄傻掰。如今这些公厕式的野鸡TV,野鸡似的公厕妓者,已经混进庄严的人民大会堂招摇撞骗了,她们操着一口专业的黑话,现身于最高国事场合,向我高级官员提问核心问题,这还了得!

幸亏我海外爱国华人积极踊跃为国分忧,很快挖出了红妓的马脚,才没有让这场骗局再演下去。坏事变好事,这次这一白眼翻出了骗吃骗喝骗炮打的假外媒,说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红妓也逃不过群众雪亮的白眼。

编辑:

本文标签: 红鸡白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