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10分钟,揭秘一个图片敲诈集团如何运作

内容导读: 道德声讨已然无用,咱们今天就谈谈如何利用图片版权,尤其是自己并不拥有的版权去卖钱,或者说敲诈吧。 有营销学大师说,你把东西卖给本来就需要的顾客,这不是本事,你得卖给那些并不需要的人。 同样,你拿着自己的图片去索赔成功,也不是本事,你...

道德声讨已然无用,咱们今天就谈谈如何利用图片版权,尤其是自己并不拥有的版权去卖钱,或者说敲诈吧。

有营销学大师说,你把东西卖给本来就需要的顾客,这不是本事,你得卖给那些并不需要的人。

同样,你拿着自己的图片去索赔成功,也不是本事,你用你并没有版权,甚至不知道是谁拍的图片,强行让第三方付费,才算上路。

然后,实现一些小目标——赚一个亿,上市割韭菜啥的,自是题中应有之意。

以下心得,源自我的亲身经历。

2016年春节前,当时我正在一家小网站负责内容。这家小网站有一个总部,总部旗下有十几家这样的网站。

第二天就要放假,突然接到总部的法务一封邮件,称有一个图片网站(别问我是哪家)给总部发律师函,罗列了总部旗下十几家网站侵权他们的链接,要求我们回复:是和解,还是等我们起诉?

涉及我这家网站的金额并不多,如果和解的话,大概就三千多块钱。我咨询总部法务,他的建议是能和解就和解,这些图片网站专做这门生意,如果我们拒不和解,无论是诉讼成本还是商誉上,都不太划算。

从我的角度来说,为了这三千多块钱被起诉,无论胜败,都难免涉及团队和我本人的KPI。如果我抬抬手,签个字,钱不用我本人出,麻烦却可以立马消散。

前文说了,我们公司第二天就要放寒假,财务下午下班前就要封账,给我的决策时间不足3个小时。所以,很快便把钱打了过去。

我浏览下那些所谓侵权链接,无论从稀缺性、摄影水平还是个性辨识度上,都不值一提。我所在的网站有一张涉诉图片,只是一张路牌。我实在想不出,这也能卖钱?

接着,我又搜了一些资料,基本摸清了这些网站靠维权或者说敲诈赚钱的套路。结合这两天某图片网站因为盗占黑洞照片,试图敲诈未遂,被受苦主们群起攻之的热点,我就简单写写我的心得。

必须声明:下文纯属逻辑推演,如有雷同,也不是什么巧合。我不支持非法盗用他人的版权照片,但我更反对一些歹徒借版权保护为名,敲遍全中国。

为了叙述方便,我使用第二人称:

要想吃图片版权敲诈这碗饭,你必须首先成立一家公司,弄一个网站。公司创始人最好有媒体和摄影记者背景,这样的话会尽快拓展图片源和客户,满足基本的商业逻辑和体面之需。

公司高层中,有人能有起码的资历、资源和渠道,跟国内一线党媒和市场化媒体的摄影记者,以及民间摄影大牛建立良好的私交,邀请他们入驻平台,享受VIP待遇,并组织一些沙龙,跟华赛荷赛其他什么赛挂上关系,时常互动几下。

这样,你就把控了中国摄影江湖的高端流量和话语权。遇到舆情危机,这些高端人士自会免费出来给你洗地。

对非头部摄影师,就没必要那么讲究,雇一群客服小妹,定下拓展的KPI,让她们以更多的曝光机会和版权分成,鼓励这些人签约并上传图片。

当然,这些摄影师的照片究竟卖出去了多少张,真实数字是不能被他们掌握的,反正系统掌握在你手里,你给他们显示多少就是多少。换句话说,你想跟他们分多少钱,完全是你说了算。

国内的相关机构和摄影师搞定,就再跑到国外尽量多签一些图片社。反正老外的图片版权以前被侵权得太苦,现在又不懂中国国情,价格也尽可能压到最低,权限尽可能拿到最高,将你的索赔范围,拓展至全球。

回到网站,在上传图片的版权确认环节上,赋予上传者充足的自由,国旗、国徽、党旗、党徽、团旗、团徽、主席像、历史老照片,黑洞图,哪怕就是秦始皇的证件照,只要能拿来卖钱,都统统上传。

饶是如此,还缓不济急,那就自己整一个编辑小组,钻窟窿打洞搜集有主和无主的照片上传,打上网站的水印,类似税务局“扩大税基”,张开天罗地网,静待倒霉蛋们入套。

如果这些照片的正主儿找上门来,那也别慌,你的网站早就对此规定“举证责任倒置”,你并不需要向任何人展示版权来源,即使正主儿说有张照片是他家30年前的全家照,也得拿出底片和原版出来。他要不服,那去告吧。

他要真告,也不用害怕,你养着一大群机敏善讼的律师呢,保证缠得他们知难而退。即使败诉,那也是上传者占主要责任,哈哈。

甚至养一群无良律师的成本,也可以华丽丽地分摊出去。具体做法是,跟律师们签订年框式的分成协议。他们拿着你的授权书,到处索赔,你不用预支他们律师费,索赔来的钱,大家坐地分赃即可。

可是,谁也不会傻到爬到你的网站上盗用图片吧,那咋办?同样是那个编辑小组,上午上传完无主图片打水印,下午就在网络上弄一些冒充免费的图库啥的,任人取用。或者在一些百度搜索权重比较高的网站上,上传这些图片,保证它们很容易被媒体小编和品牌宣传人员搜到。

这些工作做足,你还得有一套系统,可以即时搜索、识别和比照你图片库里的图片,在网络上有哪些被使用的痕迹,锁定一下既有支付能力,又有支付可能的苦主,维权就是了。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跨国品牌、4A广告公司和头部自媒体的油水最足,前期不要打草惊蛇,等攒到一定数额之后,果断发律师函,语气严厉,场面做足。

当然,对这些大肥猪,只是索赔一点版权使用费,就图样了,他们本来就是优质的长期订阅客户,以诉讼为名,能逼他们签下年度合作协议,当为首选。

对于没有年度付费能力和意愿的被维权对象,那就能敲多少是多少吧,一张图片索赔两三万,他们要是还价一两千,也可以成交。

不过必须注意了,这条索赔产业链的要害,在于你的网站对图片版权的确认,能以最低的成本、最快的程序被法院认可,并且形成案例。

你必须有人脉和能力,可以确保在诉讼环节,法庭支持你沿用网站规则中,版权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定——一旦打起官司,你不需要繁琐举证你对某张照片拥有版权,而被你告的人和机构,则必须证明你没有版权,否则就败诉。

让你家的水印具有法定的版权确认功能,这样的判例,哪怕只一起,就会吓退99%想跟你打官司扳手腕的家伙。

你还得有几个注册在偏远地区的子公司或关联公司,可以在诉讼地选择上,最大程度增加被告的应诉成本。他们要是一算,这律师费和差旅费加起来,是和解费用的好几倍,这场官司他们肯定打不打去。

上述链条纯熟之后,你必须将商务拓展与诉讼维权两条业务线融合,形成业务套路,销售人员和豢养的律师团队为了高提成,每天都会殚精竭虑地帮你捕猎大肥猪。

对甲方大肥猪的相关人员,也不妨许以高回扣,获知他们内部的法务和版权采购体系,巧妙利用诉讼技巧,击穿对方的应对纵深,这样里应外合,疗效至少加倍。

行文至此,估计你就基本看懂这模式了吧。敲诈一个人一个公司,是犯罪。敲诈一万个人一万个公司,那是产业。这才是“天下苦图片网站久矣”的真正原因。

这行也有风险,最大的风险就是,一旦主营业务被敲诈绑架,这个模式就必然会失控,到最后胡敲乱敲,什么人什么媒体的保护费,这些网站的小喽啰都敢去收。在作死的路上,他们裸体狂奔,拦都拦不住。

中国互联网打黑除恶,就先从图片网站开始吧。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