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湖北荆门黑社会保护伞曝光:还有多少公安人员深陷其中?

内容导读: 湖北荆门黑社会保护伞曝光:还有多少公安人员深陷其中? 青锋 湖北省纪委近日一期通报,将荆门黑社会背后保护伞公之于众,让人们看到以京山人郭华为首的29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背后,是由荆门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邹平、刑侦支队原支队长罗芝林、交警支队...

湖北荆门黑社会保护伞曝光:还有多少公安人员深陷其中?

湖北荆门黑社会保护伞曝光:还有多少公安人员深陷其中?

青锋

湖北省纪委近日一期通报,将荆门黑社会背后保护伞公之于众,让人们看到以京山人郭华为首的29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背后,是由荆门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邹平、刑侦支队原支队长罗芝林、交警支队原支队长阳勇在给他们充当保护伞,方使他们才敢称霸一方,为所欲为。

荆门市公安局三名位居重要岗位的干警是如何深陷黑社会组织之中的呢?据报道,这次警方打掉的以郭华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于2002年。这年6月,28岁的郭华刑满释放,但其不是正常回归社会,而是长期从事赌博活动,并通过请客吃饭、给好处费等方式笼络了一批人。其开始在荆门称霸一方,则始于2003年10月,郭华带人砍伤“斧头帮”两名成员,致“斧头帮”瓦解。由此看,这个涉黑组织,危害社会已经由来已久、长达十五年。而作为打击犯罪,应该与涉黑组织势不两立的湖北荆门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邹平,怎么就成了以郭华为首的涉黑组织的保护伞了呢?我们不妨来看一组数据。报道称,2010年,郭华因参与赌博被荆门市公安局掇刀分局抓获,邹平应郭华妻子杨玉琴请托,给该分局打招呼,郭华被免于处罚释放回家;又过5年,邹平应郭华请托,给市交警支队打招呼,为其妻杨玉琴的私家车消除交通违章记录并不予处罚;同年10月,邹平又帮郭华的哥哥由强制隔离戒毒变更为社区戒毒。对于这一有前科的人的请托,邹平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满足其要求呢?据法院查明,2005年至2016年,邹平共收受郭华感谢费人民币11万元,美元5万元。这一数据证实,作为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长之所以接受一涉黑组织头目的请托,就是因为两人之间有金钱的交易。

正是警方人员和涉黑组织头目之间有了金钱的交易,才使得警方不少人陷入其中,不惜违纪违法为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湖北纪委通报显示,荆门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邹平除了接受涉黑组织头目的30多万元贿赂外,还在短短6年间投资370万元,从中获取高息230万元。而另一涉黑组织保护伞、荆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支队长罗芝林7年间,在涉黑头目郭华处投资1007万元放高息,获利405万元。青锋相信,这可能只是郭华为首的涉黑组织以金钱开道腐蚀拉拢国家公职人员,让国家公职人员为他们充当保护伞的冰山一角。否则,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凭什么也不可能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多达29人,且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具有很强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长期称霸一方的涉黑团伙。

这次湖北省纪委对湖北荆门涉黑组织保护伞曝光再次表明,一个时期,个别地方公安干警充当涉黑组织的保护伞真实存在,且对社会带来了不少危害。这有早前报道的广东中山市赌博机泛滥屡打不掉的原因在于其背后有275名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其中公安系统涉案人员(含已调离)254人,处级干部12人、科级干部100多人相佐证。

据早前报道,中山市“老虎机”案发后,纪检监察机关查明,公安系统涉案的254人中,公安分局一把手近10名,公安分局班子成员达34名,两个公安分局警员几乎全军覆没。可见,金钱对个别地方公安人员的腐蚀有多大,且让多少人不惜违纪违法去充当这些以金钱开道的涉黑组织的保护伞。

透过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邹平等三个警方高层和广东中山市公安系统200多人为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这两个案例,青锋认为,各地公安机关应该以此举一反三,彻底查一查公安队伍中还有多少人深陷涉黑组织金钱包围之中,查一查还有多少人还在为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并坚决果断彻底地将这些保护伞曝光,并绳之以法,还百姓一片安宁,赢得百姓的更加信任。

编辑:

本文标签: 湖北荆门黑社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