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是副院长成功打入黑社会,还是黑社会头目潜伏在法院?

内容导读: 法院是维护公道正义、打击违法犯罪的审判机关;黑社会是鸡鸣狗盗之徒聚集在一起,专以违法犯罪为手段去谋取利益的团伙。二者本是天敌,势同水火,绝无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之可能。然而,一个人居然既是人民法院副院长,又是欺凌百姓的黑社会头目...

是副院长成功打入黑社会,还是黑社会头目潜伏在法院?

    法院是维护公道正义、打击违法犯罪的审判机关;黑社会是鸡鸣狗盗之徒聚集在一起,专以违法犯罪为手段去谋取利益的团伙。二者本是天敌,势同水火,绝无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之可能。然而,一个人居然既是人民法院副院长,又是欺凌百姓的黑社会头目,这可真比打把“伞”保护黑社会都奇了!我昨天看了新闻报道,就这个问题想了一夜:究竟是法院副院长成功潜入了黑社会,还是黑社会成功策反了法院副院长呢?

总以为现实生活很平淡,远不如影视剧情节那么丰富多彩,令人眼花缭乱,可是,发生在山西省临猗县的这一幕剧情大反转,却纠正了人们的这一印象:现实世界里,永远都有比影视剧情节更复杂、更离奇的故事,而且不断翻新,出人意料。

是副院长成功打入黑社会,还是黑社会头目潜伏在法院?

据《法律与生活》报道,4月25日,山西省临猗县公安局在官方微博上发布紧急通告称,根据群众举报,经过缜密侦查, 4月24号,临猗县公安局破获了以郝万吉为首的涉嫌犯罪团伙案件,希望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检举揭发,提供违法犯罪线索和证据。而通告中所说的郝万吉,正是临猗县人民法院副院长。临猗县公安局发布该通告后,紧接着发布了一则《悬赏通告》,对4名涉黑涉恶案件的在逃人员进行悬赏通缉。

而据了解通缉犯郝万吉的人说,此人作风野蛮,是临猗县的一霸。他在县法院虽是副院长,但整个临猗县法院都得听他的,院长就是个聋子的耳朵,早已被他架空。

据公开报道的信息,此次涉案的郝万吉,曾在临猗县法院担任执行局局长多年,2014年起担任该法院副院长。有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郝万吉1个月前仍在岗。今年3月,郝万吉至少两次以审判员的身份,出现在临猗县法院下发的执行裁定书上。1个月之后,事情居然发生了大反转:曾经是端坐庭上、手持法槌的法院副院长,转眼之间就成了罪犯,成了黑社会头目。这是何其匪夷所思、何其荒诞的现实啊!

是副院长成功打入黑社会,还是黑社会头目潜伏在法院?

也许,任何一个职业的人,堕落为犯罪分子都有可能,都无需奇怪。可是,法院副院长摇身一变就成了黑社会头目,如此巨大的反差依然令人错愕:要知道,不久之前他还在执掌法槌,判断是非啊!一个黑社会头目居然沐猴而冠,断出的案子会有公平正义吗?

过往,许多黑社会团伙在公检法机关寻找保护伞,他们通过拉拢腐蚀、利益输送,换取党政机关领导的庇护。如今,法院领导居然懒得收什么小恩小惠,懒得做什么保护伞了,他干脆粉墨登场,自己干起了黑社会团伙的老大。一边是法官,是副院长;一边是黑社会头子,两种绝无可能兼备于一身的角色,居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这角儿,这戏……超级明星啊!不过,从他第一脚踏进黑社会团伙之后,郝万吉就不再是一个真正的法官了,而是一个潜伏在法院里的犯罪分子,落入法网是他必然的归宿。

既然被人称为临猗县的一霸,可见其涉黑既非隐藏很深,也非低调谨慎,而是张扬跋扈、横行一方很久了。如此劣迹斑斑之人,居然能坐在法院副院长的位子上,以致一个月前还在审案,足以说明当地的纪检监察工作已经松懈到何等危险的地步。3月26日,原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景益民因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以及组织盗墓11次等罪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公安局长变成了盗墓贼,法院院长变成了黑社会老大……山西省政法机关不仅是好好反思的问题了,恐怕还需要认认真真地进行内部“扫黑除恶”了。查一查、看一看,还有多少黑恶分子潜伏在我们政法机关内部?在这场“扫黑除恶”斗争中,我们期待着山西省政法系统给出一个好答案!

编辑:

本文标签: 黑社会黑社会头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