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官员落马:不可能再发生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内容导读: 最近一两年,经常会听到一个论调:这都什么年代了,不可能还会有这种事情了。 所谓的这种事情,一般是这几年导致很多官员落马出事的事情,或者是官家天天都在高喊着要严打的事情。比如,有些官员干违纪的事还无比高调,武汉市城管委的宣传处长叶志...

最近一两年,经常会听到一个论调:这都什么年代了,不可能还会有这种事情了。

 

所谓的“这种事情”,一般是这几年导致很多官员落马出事的事情,或者是官家天天都在高喊着要严打的事情。比如,有些官员干违纪的事还无比高调,武汉市城管委的宣传处长叶志卫上班时间公开在微信群卖茶叶就是典型,他不仅在自己担任群主的私人群上班时间卖茶,还在武汉市城管系统的工作群里公开卖茶。

 

很多人觉得,十八大都过去几年了,抓了这么多处分了这么多,怎么还会有叶志卫这么嚣张的官员呢?呵呵,偏偏就有,而且据说武汉市现在还有点拿他没办法,迟迟不能做出处理。

官员落马:不可能再发生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官员落马:不可能再发生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官员落马:不可能再发生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这种拿叶志卫处长没办法的现状,就是你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还很常见的原因。雷声大雨点小,一遇到干部违纪违法,就有人考虑要照顾干部的情绪,“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啊”,这是我这几年常听到的一种腔调。

 

最近湖北还有一个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湖北省通城县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王传雷最近被通报存在违规公款接待等问题。大家使劲想,估计也想不到他的违纪是怎么回事。湖北省纪委的通报称:2014年1月,王传雷担任通城县农业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将农业局会议室借给他人用于召开宗祠重建会议,并违规公款接待。

 

将局会议室借给他人用于召开宗祠重建会议并公款接待,呵呵,你们能想得到吗?

 

离谱不?太离谱了!是不是觉得这是电影里都不太可能发生的情节?可偏偏就在我们的现实中发生了。

 

另一个眼前的例子,就是18日山西省纪委、省监察委发布消息调查的吕梁市委常委、孝义市委书记马文革。此人是2015年山西几级纪委和组织部反复严查被认定是没有问题才从省委政研室副主任的位置上调任吕梁市委常委、孝义市委书记的。当时省委组织部部长、省委副书记亲自面试,省委书记也亲自面谈,省委书记还公开表态如果马文革这批新选拔的官员  出问题他们都要承担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这种背景下,马文革应该不会出事或者说不会很快出事吧?可是,马文革只干了三年多就被查了。

 

我们觉得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这是怎么啦?

 

有一阵子,反腐的调子是“越往后会越严”,可是走着走着变成了“四种形态”。所谓的“四种形态”是:第一种:党内关系要正常化,批评和自我批评要经常开展,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第二种: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第三种: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第四种:而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少数。

 

说句老实话,“四种形态”刚出台的时候我的理解是:对官员们的监督和违纪违法行为的处置会越来越严,然后实现“四种形态”这样一个结果——让绝大多数官员不至于走到涉嫌违法要移送司法那一步,多数人不会违法违纪,即便违纪也只是轻微的需要红红脸、出出汗的那种。不曾想到实际操作中“四种形态”成了从轻发落的尚方宝剑,一些地方甚至给“四种形态”制定了比例,多大比例的问题干部只能给他红红脸、出出汗,多大比例的问题干部才会移送司法。

 

当下的贪腐显然还依然很严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称《解释》),受贿罪的量刑起点是3万元。可是实际操作中,大量受贿超过3万元的官员被从轻发落,没有量刑而只是接受了纪律处分,双开、降级甚至只是警告、记过之类的。有些省份,认罪态度好的副厅受贿40万以下的不移送、正厅受贿80万以下的不移送已是不成文的规定。

 

这两年,那些被双开免于刑事追责的官员只怕99%受贿都超过了3万这个可以量刑的起点金额了,但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真的只有极少数。

 

当然,解决官员贪腐的问题不能光靠重刑严法,但在官员作风问题突出、贪腐严重的时候,持续一段时间的重处罚恐怕还是遏制贪腐高发最见效的办法。

 

编辑:

本文标签: 官员落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