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六安老师讨薪谁之耻?

内容导读: 这两天,安徽六安老师维权遭拘的视频让我的心在滴血。 先不说老师们讨薪游行是否符合有关法律,也不说人民警察执法过程是否规范,我要质问的是,老师们为何要上街讨薪? 老师们的使命与职责是站好三尺讲台,一般来说,他们是斯文人,不到万不得已不...

六安老师讨薪谁之耻?

这两天,安徽六安老师维权遭拘的视频让我的心在滴血。

先不说老师们讨薪游行是否符合有关法律,也不说人民警察执法过程是否规范,我要质问的是,老师们为何要上街讨薪?

六安老师讨薪谁之耻?

老师们的使命与职责是站好三尺讲台,一般来说,他们是斯文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不顾脸面去上街游行,毕竟,在世人的眼中,在亲人的心中,他们的工作是体面的,是应该不会为待遇发愁的。而事实是,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也是较大的,各地教育投入占比在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五六十以上。

六安老师讨薪谁之耻?

可是,六安的老师为何没有落实有关待遇?我相信他们曾经申诉过,上街游行实属无奈之举,因为他们在讲台上苦口婆心地教育学生要遵纪守法,但他们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却不得不违背《游行法》,从此,他们教育学生时还能理直气壮么?

而当民警依据《游行法》或服从于某个领导的指示对老师采取行动时,人民教师与人民警察这两个代表国家的优秀群体,在这一刻便成了对立面。

六安老师讨薪谁之耻?

当我从视频上看到文质彬彬的老师被民警掐头扭脖时,老师的尊严已践踏在地。倘若刚好有他们的学生经过,学生们的心是否在哭泣?倘若六安的执法民警也曾是这些老师的学生,而他们不得不服从于纪律时,他们的心是否也在颤抖?

而造成这一切社会关系撕裂的罪魁是谁?六安的老师们不能安安心心站在讲台上,谁之耻?

自古以来,“天地君亲师”的古训深植于民心,老师的地位无比崇高。

唐太宗的太子的老师李纲,有次患脚疾不便于行走,唐太宗知道后,竟特许李老师坐轿入后宫,这样的待遇其他重臣都无法享受到;

民国的军阀虽有种种劣行,但尊师重教者不乏其人。

张作霖曾提出:“宁可少养五万陆军,也要办东北大学!”他要求每个县每年的教育经费务必占到全县年度总经费的40%,哪个县达不到这个标准,就把县长开除公职。

曹辊是布贩子出身,他创办了河北大学,他对手下人说:“教授都是我辛辛苦苦请来的,如果谁敢对教授不礼貌,我就要谁的脑袋。”

到了21世纪的今天,六安的老师们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当老师的头被摁下去之后,六安的子孙以后还能抬起头来么?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