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问教丨排查幼儿涉黑涉恶被问责,根治形式主义还任重道远

内容导读: 事实上,这只是当前教育系统形式主义问题的冰上一角。有调查显示,我国中小学校一年收到的来自不同部门的文件要达到上千份,其中,有五六十份,是向学校布置各种要从娃娃抓起的任务,以及要求学校教师参加考核、评审、评价等等。据媒体报道,近三年...

"事实上,这只是当前教育系统形式主义问题的“冰上一角”。有调查显示,我国中小学校一年收到的来自不同部门的文件要达到上千份,其中,有五六十份,是向学校布置各种“要从娃娃抓起”的任务,以及要求学校教师参加考核、评审、评价等等。据媒体报道,近三年来,杭州某区教育局内各种和教育无关的临时任务多达188件。"
图片
 
作者 | 熊丙奇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图源 | 东方IC
5月30日,无锡市锡山区委宣传部微信公号锡山发布通报。通报称,5月28日,锡山区教育局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排查中,因负责人对政策理解错误、把握不准,作风不实、搞形式主义,要求幼儿园填报“学生涉黑涉恶情况”,造成重大负面影响,区委、区政府迅速查明原因,启动问责程序,责成锡山区教育局党委向区委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立即整改,同时对3名相关负责人作出处理决定。
当地有关部门的反应是很迅速的。然而,就事论事的问责,固然重要,全面清理教育系统的形式主义问题,还任重道远。总体而言,各级各类学校(幼儿园)办学,当前都深受形式主义之困,这严重分散学校的办学精力,增加教师的负担,还影响“立德树人”育人目标的实现。
要求幼儿园填报“学生涉黑涉恶情况”,其荒谬性不言而喻,可以说,有关部门负责人很难对此做出合理的解释,被问责也属“咎由自取”。然而,扫黑除恶进校园“从娃娃抓起”的问题,早就被媒体曝光,比如,有幼儿园门口被挂上“坚持打早打小,将黑恶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横幅标语,就引起舆论关注。然而,有关部门却不为所动,还进行辩解,挂在幼儿园门口,并非针对幼儿,而是面向社会。而从横幅内容看,这也确实给有关部门“辩解”的空间,你怎么就把打早打小,理解为针对幼儿呢?完全可以说是扫黑除恶的工作状况、工作态度。
这次要求幼儿园填表,就很难再辩解了。就是想把这和欺凌挂钩,但把幼儿欺凌称为黑恶,显然是乱扣帽子。值得注意的是,当地在进行问责时,提到“造成重大负面影响”,那么,需要追问的是,如果此事没有被媒体曝光,会被追究责任吗?或者进一步说,在被媒体曝光之前,当地有关部门在推进这项工作时,是否意识到其荒谬性?
在当地有关部门负责人被问责之后,不清楚对于扫黑除恶进校园“从娃娃抓起”这一问题,会不会引起全国其他地方正视,还是继续只把这作为一个特殊事件,并不承认其他地方、学校也有类似问题。如果只是把这作为个别问题,那么就会纵容形式主义问题,在其他地方、学校继续蔓延。
事实上,这只是当前教育系统形式主义问题的“冰上一角”。有调查显示,我国中小学校一年收到的来自不同部门的文件要达到上千份,其中,有五六十份,是向学校布置各种“要从娃娃抓起”的任务,以及要求学校教师参加考核、评审、评价等等。据媒体报道,近三年来,杭州某区教育局内各种和教育无关的临时任务多达188件。
在这样的办学环境中,就很容易理解扫黑除恶进校园“从娃娃抓起”了,因为即便教师对此有意见,但是,只要是上级布置的任务,就得完成,哪怕是走过场,也得认认真真地走过场,装样子。这严重影响我国学校、幼儿园办学。一方面,学校教师很多精力用在应付上级部门布置的任务中,影响正常教学;另一方面,老师为完成上级任务,很可能采取形式主义、弄虚作假的方式,因为不采取这种方式,就很难完成那么多任务,包括本来就很荒谬的任务。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目前基层学校、教师,对上级部门布置、下达的任务,无法拒绝,因为学校和教师的考核、评价权,都掌控在上级部门手中。因此,从根本上说,出现目前这种问题,在于政府部门管理学校的方式。为此,解决学校教师非教学任务过重的问题,首先,需要制订权力清单,明确进校事项,严禁超出清单的事项进校园。今年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指出,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今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要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更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希望教育部门尽快制订出清单来。
其次,必须深入推进教育领域放管服改革,要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并督促学校完善内部治理结构。行政部门在放权之后,应主要做好学校办学资源的保障,以及依法监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不能干预学校的教育事务,同时,要推进对学校办学的评价改革,实行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

编辑:

本文标签: 幼儿涉黑涉恶被问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