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公安局长在省监察委手中抢人,胆从何来?

内容导读: 曾是邵阳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组长的朱甲云 据新湖南客户端6月12日讯,邵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朱甲云以妨害公务罪、受贿罪、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决定逮捕。6月10日,湖南省纪委官方微信公号三湘风纪发布消息,湖南邵阳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市纪...

公安局长在省监察委手中抢人,胆从何来?

曾是邵阳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组长的朱甲云

据新湖南客户端6月12日讯,邵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朱甲云以妨害公务罪、受贿罪、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决定逮捕。6月10日,湖南省纪委官方微信公号“三湘风纪”发布消息,湖南邵阳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组原组长朱甲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妨害公务罪,显然是朱甲云公然对抗省监察委执行公务,“法场劫人”。

朱甲云曾任邵东县公安局长多年,又是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组长,应该十分清楚, 湖南省监察委对涉腐的老板刘祖社进行“留置”,并请公安机关配合执法,是在依法办案,任何人员都不能抗拒执法。抗拒监察委的执法,显然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但当配合省监察委执法的湘潭市警方赶到邵东县天台山水库抓捕刘祖社时,恰巧在现场的朱甲云,居然号召在场人员抗拒抓捕,并欲抢夺被控制的刘祖社,后经上级紧急调集警力才将刘祖社等人带走。

按照常规,一般人都避之不及,还敢抢夺省监察委被控制人员。按理,朱甲云是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的纪检组长,更应积极配合省监察委执法,可他不但不配合,反而阻碍执法。

朱甲云鼓动他人抗拒省监察委的执法抓捕,企图抢夺被控制人员,这是公然藐视新成立的国家监察机关,是胆大妄为,目无法纪,是对法律的羞辱。

朱甲云“恰巧在现场”,很耐人寻味。为何省监察委对涉腐的刘老板进行“留置”时,身为邵阳市公安局纪检组长的朱甲云也跑来水库游泳?就这么“碰巧”?

据“杰人观察”说,朱甲云明知来人是纪委反腐办案和秘密抓捕,仍然鼓动在场的其他人员抗拒执法,并从纪委手中抢人,还打电话给邵东县政法委一位负责人,要求他授意邵东县公安局来人,争取将被抓捕的老板刘某留在邵东,以拖延时间为刘某赢得机会。

这显然就不是“碰巧”,而是早有蓄谋。如果不是秘密抓捕,被他们早发现,在这样错综复杂的水库里,是不是要溜之大吉?

“杰人观察”获悉,对于这次抢人的恶性事件,湖南省委高层震怒,并组织了专案组,正在彻查该起事件的每个细节和环节。对抗拒监察委执法者,祭出了霹雳手段,就在抢人事件次日,朱甲云即被停职接受调查,再过一天,他就失去了自由。

这能不震怒?这可是湖南省监察委在邵阳打响反腐“第一枪”,就碰到了这样恶劣的事,阻碍执法的还是邵阳市公安局纪检组长,这不是“内鬼”吗?

朱甲云的胆子的确忒大了点,但他如此胆大,难道不是在这块官场土壤中锻炼成长的?

通报列举了朱甲云10个方面的问题,包括违规放贷收息、搞权色交易、长期打牌赌博且赌资巨大、妨碍人民警察执行公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

可见,朱甲云满身是“病”。在邵阳,朱甲云被号称“朱千万”,“杰人观察”说, 一个嗜赌如命、早就可以聚众赌博罪判刑的警察,居然成了专门打击赌博等经济犯罪的经侦支队长,这本身就是绝妙的讽刺。

有句古话说得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朱甲云敢如此对抗组织执法,有胆只是一个方面,更可能的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甚至有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作为一名老公安局长,不可能“激情犯罪”,更不可能是凭感情来保护私人老板刘祖社。很有可能刘祖社就是朱甲云圈子中的人,他们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朱甲云难道不知道公然对抗组织,就是在暴露自己?显然知道。这或许是他们在做最后的博弈,拖延时间,可让隐藏后面的“高人”暗中周旋。

需要反思的是,朱甲云在邵阳的官声并不好,且满身是“病”,却能选任于市公安局纪检组长这个重要职位。这说明邵阳市委在任用干部中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尤其是邵阳市纪委书记难辞其咎。这正如“杰人观察”所说,从某种意义上说,对这件事,邵阳市纪委书记的失职失责,其危害甚至超过朱甲云本人的违法乱纪。

干部任用条例明确规定,凡用人失察失误造成严重后果的,本地区本部门用人上的不正之风严重、干部群众反映强烈以及对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的行为查处不力的,应当根据具体情况,追究党委(党组)主要领导成员、有关领导成员、组织(人事)部门和纪检监察机关有关领导成员以及其他直接责任人的责任。

因此,湖南省委高层震怒,仅仅是“震”掉了朱甲云还不够,还应追查用人失察失误、有直接责任的邵阳市委领导的责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