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从保监会主席受贿近两千万说起

内容导读: 2018年6月14日,原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受贿案,一审在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项俊波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受贿约1942万余元。新华社的报道称,庭审最后,项俊波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生于1957年的项俊波,曾服役于军队,在对...

    2018年6月14日,原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受贿案,一审在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项俊波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受贿约1942万余元。新华社的报道称,庭审最后,项俊波“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从保监会主席受贿近两千万说起

生于1957年的项俊波,曾服役于军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英勇负伤。退役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先是在审计系统工作近20年,官至审计署副审计长,后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副行长、中国农业银行行长、董事长。

他的最后一个职务是正部级的中国保监会主席。这名学者型官员,落马前还是博士生导师。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从保监会主席受贿近两千万说起

军人项俊波(中)

一名曾经的战斗英雄、一名原本两袖清风的官员,一名专家型高级知识分子,慢慢走上贪腐之路,每次伸手也许只在一瞬间,但是,其潜伏于脑海的种种微妙心理却是长期的。比如,“和尚动得,我动不得?”这种心理就颇具普遍性。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从保监会主席受贿近两千万说起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读过鲁迅书的朋友都熟悉这句话,语出《阿Q正传》。阿Q伸手去摸静修庵小尼姑新剃的头皮,小尼姑满脸通红地说:你怎么动手动脚……

阿Q的回答是:“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鲁迅在这儿用的是“?”,实际用意是“!”

从文章内容看,阿Q绝没有征求小尼姑的意思,他只是凭空想当然罢了。说“和尚动得”,不知和尚真动手了没有,鲁迅没交代,可能是阿Q的道听途说,反正在阿Q的心目中,凡尼姑,一定与和尚私通。

和尚能动手,我为什么不能?这句话活脱脱勾勒出一种心理:原本并没有动的理由,但前面有人先动了,那么,我也不妨来动一动。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从保监会主席受贿近两千万说起

这种心理也可以用“破窗理论”来解释。

1982年,美国《大西洋月刊》有一篇文章,其中写到:

“要是某个建筑物的一扇窗户被打破了,但没人来修,那其余的窗户也将很快被打破”,“一扇无人修理的破窗就是一个无人在乎的信号,因此打破更多的窗户也没什么关系。” 

大多数人不会在一尘不染的地面上扔烟头,在华丽的地毯上吐痰。守法的人在正常情况下不会想到打破商店的橱窗,去拿东西。

而当周围的人在抢劫时,你会被吸引进去,可能出手去捞它一票。或者顺手牵羊,抓个什么东西塞兜里。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从保监会主席受贿近两千万说起

集体闯红灯

实验证明,事实上,群体抢劫常常会把没有前科的人吸引进去。这就是破窗理论。

在贪官眼里,“洪洞城里无好人”,是猫儿就没有不沾腥的,官场尽是贪官。这种贪官心理具有相当的普遍性。以自己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去猜度周围的人,结论就是周围的人和我一样。

再推而广之,“天下乌鸦一般黑”,那么,我去做只“白乌鸦”,岂不太不合群了。

人的许多行为都是对他人行为的复制,别人能贪,我为什么不能?比如,你交税,我也交税,反过来别人都偷税漏税,没受到处罚,我也可以偷税漏税。

行为模式可以通过个体不断复制扩大。满地吐的是痰,我再吐它一口,也就无所谓了;前面有人违章停车,我也跟着把车停那儿;别人都在闯红灯,我跟着一起闯。

别人贪在先,前有辙,后有车,我跟着,怕什么?

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从保监会主席受贿近两千万说起

杭州雷峰塔

这就是社会从众心理,良好秩序会引发更多良好秩序,而犯罪会引起更多犯罪行为。

想当年,大家纷纷去西湖边上挖雷峰塔的砖,说是能减灾免祸,你也挖,我也挖,结果把塔给挖塌了。

你要去抓偷盗者,抓得着,但抓不完,也判不了,法不责众。先于我贪的、比我贪得多的有的是,我怕什么。

社会处于大变动阶段,利益格局也处于大变动阶段。在这个时候,极容易发生对社会公共财富标以各种正当名义的哄抢。

官员比其他社会阶层成员更有条件参加哄抢,一旦把持不住,很容易参与到哄抢的队伍中来。

像阿Q一样,他还会给自己壮胆了,找到了贪的理由。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借口,是一种向邪恶看齐的人生哲学。手握权力的官员,万万不可有这种“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的心思。

否则的话,你就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乃至跌进万丈深渊,如同保监会主席项俊波。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