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甘肃武威“亿元”跟“记者”没关系

内容导读: 《甘肃日报》驻武威记者马顺龙先生退休了还被抓了,刚刚抓了,还没有起诉判决,舆论就对他进行了有罪判决这应该八九不离,记者嘛,什么坏事不会干呢,而马顺龙的新闻点是亿元记者。 我有点好奇,照说一点一滴地收受红包,一篇一篇地吹牛皮,集腋成...

甘肃武威“亿元”跟“记者”没关系

 

《甘肃日报》驻武威“记者”马顺龙先生退休了还被抓了,刚刚抓了,还没有起诉判决,舆论就对他进行了有罪判决——这应该八九不离,“记者”嘛,什么坏事不会干呢,而马顺龙的新闻点是“亿元记者”。

 

我有点好奇,照说一点一滴地收受“红包”,一篇一篇地吹牛皮,集腋成裘,33年如一日,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就能有这么多吗?我对“记者”毫无好奇心,冲着“亿元”,我点开了新闻链接。

 

但是,无论马顺龙有多牛,我早就知道,离开了甘肃日报,他什么都不是。甘肃日报就是这个诈骗分子的全部祖国。如果马顺龙的马屁文章不发在甘肃日报,给他一个一千分贝的大喇叭,让他站在武威的大街上,天天喊武威书记万岁,武威书记威武,都等于狗屁。

 

我还知道,如果武威官员的去留,由武威人民说了算,那么,把甘肃日报搬到威武去,每天三十二个版全印上武威书记的名字,把他们的照片照得比薄熙来还帅,一遍又一遍地证明他们既不贪污,也不通奸,就这样像喷气式飞机一样放屁,也没有人给它一分钱。

 

所以马顺龙是甘肃日报的一条龙,是武威人民的一条虫。

 

不是说群主要为群众的言论负责么?这是一个好主意。这个经验和精神应该推广到全国各行业那里去。甘肃日报如果不为马顺龙负责,我马上建一百个群,把各地的马顺龙纠集到群里来,我只收每个群众千分之一管理费,最后还能弄成个亿万大爷。

 

“记者”是“媒体”的打手,媒体是权力的附庸。马顺龙是一个小瓜虫,他是中国最基层的“记者站”的“记者”。人民日报是不会驻武威的。人民日报只驻甘肃兰州。所以,林治波站长才是一条龙。想到在甘肃有林治波,我真的瞧不起武威的马顺龙。

 

我不会势利到只认钱不认人。想到马顺龙这种只会搞钱,不会做人的小站长,我就作呕。

 

地方官员和驻地“记者”的关系,就如同天上人间和革命干部的关系。革命干部不无法每天都惦记天上人间。天上人间虽然也成建制,但毕竟只是临时需要。一个真正的革命干部,更容易想得起来的,肯定是纪委公告里的“通奸”对象。

 

但这并非说“记者”对于官员可有可无。绝对不是的。地方官员非常看重“记者”。基层官员见到“北京来的记者”,可能比他们去北京公干之余登临天上人间还兴奋。不同的是,革命干部到了天上人间就露出本相,但见到“记者”就开始装。

 

“记者”当然知道官员在他们面前会装啊,就像天上人间工作者对嫖客的认识一样,你谈感情的时候,她会忍住笑。“记者”见过更多的干部,而干部未必见过更多的“记者”。这有点像同天上人间工作者检阅过全国各地的干部,而全国各地的干部进天上人间犹如进人民大会堂,不是经常。

 

官员会在“记者”面前装,这是做官的功课,并不说明他在内心对“记者”重视。不,我可以说,每一个官员都重视“记者”,如果你是“最高媒体的记者”,来到咱基层,比如县吧,如果恰遇县委书记家慈去世,县委书记也可能会亲自接待你的。

 

注:本文涉及到“记者”和“媒体”一律加引号。须知,记者和记者不一样,媒体和媒体不一样。这就像大街上的二十四字广告牌,把敌国最核心的价值观都包含进去了,但它们的意义不一样,如果一样,你就不必把孩子和钱都送到那边去了。

编辑:

本文标签: 亿元记者甘肃武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