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贾敬龙之死引发的舆论乱象

内容导读: 一篇又一篇支持贾敬龙杀人不死的文章如排山倒海之势,给受害人家属以痛击。杀人光荣,被杀者可耻,成了该案的共识。法律共同体,成了法律互殴体。 昨天,《浅析贾敬龙故意杀人案》在疯狂独霸的舆论场溅起了一丝浪花,稍微打乱了杀人不死的专业方阵...

贾敬龙之死引发的舆论乱象

   一篇又一篇支持贾敬龙杀人不死的文章如排山倒海之势,给受害人家属以痛击。杀人光荣,被杀者可耻,成了该案的共识。法律共同体,成了法律互殴体。
 
   昨天,《浅析贾敬龙故意杀人案》在疯狂独霸的舆论场溅起了一丝浪花,稍微打乱了杀人不死的专业方阵队伍。为此,遭到了某些律师疯狂的辱骂与攻击,因为垄断的舆论市场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许多文章从情理上、从法理上分析了贾敬龙杀人的合理理由,这些理论是那么的高深,有的甚至还出自中国最高等学府。这些眼花缭乱的文章,让人一下子觉得自己太不懂中国法律行情了。被害人有过错,原来是可以杀人的。那么,中国被判处死刑的案件中,哪个案件被害人没有过错?
 
    不要拿太高深的理论吓唬人。本案其实很简单,关键就是看被害人何建华所谓的过错是否必然导致贾敬龙杀人。如果必然导致,刀下留人;如果不必然导致,刀下留血。这就是犯罪的成本,也是规范社会秩序的丛林法则,也是刑法中“死刑立即执行的适用标准”在该案中的法律适用。如果什么案件您都想脱口而出,那请先处理情绪;再处理法律。
 
    不用拿一大堆的社会地位,也不用拿一大堆的理论造诣说事。那些都与本案无关。本案的事实是贾敬龙在父亲签订了拆迁协议和拿到2套安置房和补偿款之后违约反悔,首先违背了人民群众朴素的法制价值观。后蓄谋2年当众杀人,且选择在大年初一的团拜会主席台,其对老百姓心灵的震撼可能远远超过杀人本身的社会影响。这是本案不同于其他案件的政治考量。
 
    村干部如果有错误,在法律没有定性之前另一个村民就可以把他枪决了?这等于支持和鼓励后来者可以在受害人有过错的情况下大开杀戒。一些法律精英,虽然擅长法律,但是在该案中却一直拘泥于行凶者和受害者的身份,把简单的法律问题硬是搅成复杂的政治问题。何建华是体制内一个最末端的村支书,根本贴不上“官逼民反”的标签,可有人就是贴得顺理成章、气壮山河,让法院不必要地背负了重压。最后的裁判明明是依法作出的,却还被质疑是不是畸重了?
 
    从现在的舆论来看,某些人已经不仅仅是为贾敬龙被判死刑而叫屈了,他们正在试图把贾打造成一个英雄。在他们口中的贾敬龙,热情、善良,坚持正义,“生如夏花,死如秋叶”。这是“民意监督”的胜利果实?这么做的潜在危险就是,将来一遇到什么大案要案,就出来漫无边际的“监督”,打着正义和公道的旗号,指手画脚,导致法院无法独立审判。在堆积如山的案件材料中,还要腾出手来处理舆情应对......
 
    贾敬龙案,从网上搜出来的绝大多数文章都是对贾敬龙有利的描述和形容。不是群众一边倒,而是煽动的舆论引导着群众一边倒。为杀人犯辩护,是律师的职责,但是为杀人犯正名已经成为律师的病态。
 
    法律人对一个案件有质疑是正常的,但是对于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不是通过法定程序,企图通过“舆论审判”的方式来推翻,就不妥了。个别人为了自以为是的公正,激发社会舆论与司法机关对着干,似乎这样才能彰显他们的博爱、正义和价值。只要是与公职人员搭边的,都该杀?该案的舆论,某种程度可以上升到国家安全了。
 
    现在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时代,各地发生了许多强拆事件,大多是被强拆人的控诉。我们不能否认一些地方政府为土地财政的大拆大建,举地方各级之力搞拆迁,百姓苦不堪言。但是在强拆背后,还有为了城市发展而签订、遵守拆迁协议的善良老百姓。他们早早拆迁了,就盼着回迁。而所谓“钉子户”的存在,既延误了开发工期,也使得这些老百姓的回迁遥遥无期。
 
    拆迁体系的瑕疵和法律对拆迁的缺位,使一些地方法院不愿意受理征地拆迁的诉讼。虽然我不同意该村以停发养老金的方式促使贾家履行拆迁安置协议,但是遇到现实中性格有缺陷的偏执狂或者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钉子户”,怎么办?
 
    网络上这么可爱的贾敬龙,但是从贾敬龙的父亲一定要把新房的楼梯建在屋外,不让贾建龙从自己夫妻居住的一楼经过,说明父母可能不愿意见儿子。虽然法律不管他们的家事,但是某种程度却说明贾敬龙的性格可能与父母都难以相处......
 
    我们在各类媒体上鲜见苦苦盼着回迁的老百姓的各类报道,而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被强拆户的血泪控诉。知道吗?山东平度、昌邑等地甚至出现了村干部领着拆迁的老百姓到“钉子户”门口下跪,为的是能够早日拆迁、早日回迁......
 
    回望该案,其实很多人并没关注案情事实,只是看到被杀之人是村干部又有所谓的“强拆婚房“,就感性认为杀人犯贾敬龙罪不致死。人云亦云者,其实是把自己的脑袋变成了别人思想、观点的跑马场。当然,该案舆论也从侧面折射出了广大民众对基层自治的不满。舆论是不满的发泄,但是这些发泄也与某些法律人的不当引导有关。
 
    林森浩投毒案虽然没有得到受害人谅解,但是也没引起人心恐慌。贾敬龙精心预谋选择在大年初一射杀团拜会主席台,制造枪杀案。犯罪手段更恶劣、社会危害性更大。本案贾敬龙唯一不死的理由不是他的“替天行道“,而是他的杀人行为最起码得到受害人家属的谅解。而这条道路,现在被贾敬龙家属和律师们的网络攻击和诋毁全部堵死了,那贾敬龙还有其他活路吗?
 
    在中国,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借口用报复的手段,来取代合法维权途径并替代国家法律权威。
 
   正义也需要舆论支持才不缺席。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