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今天记者节,说说记者那点事

内容导读: 说到记者,不得不从新闻单位说起。何为新闻单位?新闻单位就是以采集、制作、发布、经营新闻为主要业务的各类组织机构的总称。通俗点说主要有报社、通讯社、广播电台、电视台、广播电视台、新闻性期刊出版单位、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新闻图片社等。...

今天记者节,说说记者那点事

说到记者,不得不从新闻单位说起。何为新闻单位?新闻单位就是以采集、制作、发布、经营新闻为主要业务的各类组织机构的总称。通俗点说主要有报社、通讯社、广播电台、电视台、广播电视台、新闻性期刊出版单位、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新闻图片社等。当然,随着传媒介质类型的多样化,新闻网站和网络广播电视台也成为了这个家族的成员。对于新闻单位,习惯的称他为新闻媒体。

记者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行业。他们是新闻机构(单位)中从事采访和报道工作的专业人员。

“何为记者?地球不爆炸,记者不放假,宇宙不重启,记者不休息。风里雨里节日里,记者不在新闻现场就在赶往新闻现场的路上。没有四季,只有两季,发现美好,鞭挞不公,书写真相,你关注就是旺季,你略过就是淡季。”虽为戏言,但这确实是对记者真实的写照。

有些人错误的认为,“记者是无冕之王”“记者见官大一级”。

但是可曾知道风里来、雨里去、饥一顿、饱一顿、错过饭是常有的事,以及采访路上各种始料未及的突发状况。以及这个群体中每一个人历经的事,事多了,渐渐地就积淀成了辛酸的故事。

 记者并没有“记者铁肩担道义”形容的那么伟大,只是他们试图希望让事实离真相更近一点。记者的职业也只是社会分工的不同,就像进城务工的农民兄弟、挖煤的煤矿工人、开车的司机等一样。出差是家常便饭,采访是日常的状态,写稿多半是在下班以后。

说到出差,很多不了解这份职业的人会认为,记者可以整天的旅游,到处可以转、可以玩,可是就是这种“旅游”也并不轻松。记者一遍“旅游”,一遍记录,还要思考,生怕这种“旅游”环节出错,亦或是趋于片面化。华灯初下的夜晚,要么是在农家的炕头、要么是在寄宿的宾馆、要么是在灾区的帐篷、要么是在奔驰的车厢中……,记者又得对白天“旅游”中记录的东西整理、码稿、发稿,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动作需要一气呵成。之后,一篇出自X报(社、刊、网)记者的“游记”才能呈现给外界。 

今天记者节,说说记者那点事

范长江,青年时代走出书斋,以笔杆为武器,投身抗日救亡运动。“长江一支笔,胜过百万兵。”他是第一个报道西安事变真相的人,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奠基人之一。“欲成大河者,必长其源,欲成大事者,必固其基。源愈长,则此河之前途愈有浩荡奔腾之日;基愈固,则人生事业愈不敢限其将来。”他行进6000多里,历时10个月,撰写而成的《中国的西北角》一书,已成新闻报道、非虚构文学的经典之作。

他曾说,“我想世界上很少有像新闻记者这样有更多诱惑与压迫的。一个稍稍有能力的记者,在他的旁边一方面摆着:优越的现实政治地位,社会的虚荣,金钱与物质的享受,温暖美丽的女人,这些力量诱惑他出卖贞操,放弃认识,歪曲真理。另一方面摆着:诽谤,污蔑,冷眼,贫困,软禁,杀头,这些力量强迫他颠倒是非,出卖灵魂。新闻记者要能坚持真理,本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实在非常重要。”

然而,当下个别记者为牟取私利而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卑躬屈膝。导致新闻被贩卖,甚至是被贱卖。以至于个别记者沦为权利和金钱的奴隶。

用《诗经·蒹葭》中的“道阻且长”“道阻且跻”“道阻且右”来形容记者所走过的路,或是正在走的路,亦或是即将走的路未必过之。

只有走过遍地的荆棘后才能看到鲜花么,追求完美的女孩总是梦想彩虹的缤纷、蝴蝶的斑斓。可是生活总是让记者尝尽难言的辛酸,隐忍的苦痛,甚至一蹶不振的颓废。远方漫长的路也许坎坷崎岖、充满未知的风暴,也许是鲜花盛放,通往富丽堂皇的城堡。对于记者而言,只希望是能够不断前行,通往家的路。

编辑:

本文标签: 记者节说说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