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图闻 > 正文

获诺奖之后的莫言旧居

内容导读: 莫言旧居内的菜地已经没了 莫言旧居指示牌 莫言旧居门口摆摊者 2012年10月份,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该奖第一次颁给中国籍的作家,中国人至此终圆百年来的诺奖梦。瞬间,原本平静的高密及莫言笔下的东北乡就陷入躁动之中不仅是蜂拥而来的...

获诺奖之后的莫言旧居
莫言旧居内的菜地已经没了
获诺奖之后的莫言旧居
莫言旧居指示牌
获诺奖之后的莫言旧居
莫言旧居门口摆摊者
      2012年10月份,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该奖第一次颁给中国籍的作家,中国人至此终圆百年来的诺奖梦。瞬间,原本平静的高密及莫言笔下的“东北乡”就陷入躁动之中———不仅是蜂拥而来的媒体及游客,还有那些想借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人们。近日,本报记者随“第九届中国网络媒体山东行”采访团,重访莫言的旧居,寻访那些躁动留下的痕迹。 文/图记者窦昊
  修复后的院墙没法用手“取样留念”了
  莫言旧居的具体地址付诸笔端现在有各种说法,有的称大栏乡平安庄,有的称疏港物流园区平安庄,而在高密市官方提供的莫言旧居简介中,则直接写作“高密市东北乡的平安庄”。但在莫言研究会秘书长、莫言文学馆馆长看来,“高密东北乡”只是当地百姓口中对县城东北几个村落的统称,只是莫言把这个词写入小说中后,它才正式见于书面。
  2013年6月19日,记者跟随“聚焦美丽山东———第九届网络媒体山东行”采访团来到了莫言的旧居。车子刚穿过水面不宽、岸边堆着垃圾的胶河之后,一块指示莫言旧居的路牌提醒人们“圣地”到了。
  根据官方介绍,平安庄在清朝嘉庆年间被称为“三份子荒”,因为当时有万姓三兄弟在该村分地择居,各得一份荒地而得名。1947年,中共领导的区政府将该村正式命名为平安庄,沿用至今。莫言旧居据称距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期间,1911年胶河决口的时候将原来的老宅彻底冲垮,当年进行了翻建。保留至今的宅子共五间,是1966年重新翻建的。
  1955年农历正月二十五,莫言就出生在这所旧居的西边第一间。东边第一间是莫言1979年结婚的喜房,至今还存留着结婚用的箱子、收音机等物品。1987年拍摄电影《红高粱》时,张艺谋、巩俐、姜文等人还在旧居的炕上吃过莫言先生的母亲亲手做的单饼卷鸡蛋———这就是《红高粱》提到的土匪余占鳌吃的“拤饼”。
  记者对比旧居的旧照及现场的情况后注意到,原本种满萝卜的院里如今已经不再种植作物,只有零星的杂草散落。而原本据称因为风雨侵蚀及“朝圣者”取样留念而倒塌的院墙,现在已经修葺一新。村民告诉记者,原本莫言旧居的院墙已经坍塌出现一个可容人通过的大洞,但在今年春节前后已经被修复,修复之后的墙体只用手已经无法进行“取样留念”。
  “莫言离婚和谁结婚了”这样的问题也有人问
  在莫言获奖之后的这些时间里,莫言的二哥管谟欣成为旧居参观者及采访者的主要义务讲解员。根据管谟欣的粗略统计,从2012年10月9号———据传莫言将获诺奖的日子———至2013年4月1号,来采访的各国各地区记者不少于330人。“记者让我回答的问题多是莫言的童年生活情况,得奖后家庭生活有什么改变,也有个别记者提出意想不到的问题,比如有记者问,莫言离婚和谁结婚了?我说:‘这纯粹造谣,我们家是忠厚人家,不是那些见异思迁的人,莫言始终是原配杜芹兰,他们关系一直很好,没有离婚之说。’”管谟欣说。不仅是记者,前来参观者也是络绎不绝。同样是2012年10月9号到2013年4月1号,管谟欣统计,只接待参观旧居者就有3万多人,不管是刮风下雨、大雪纷飞,从未间断。“参观者中年龄最大的是一个87岁的摩托车运动员,最小的才几个月。甚至也有省级干部前来参观。”管谟欣说。
  “冲服院里的土就能文章满腹”
  据管谟欣观察,来参观的人以文学爱好者和学生居多,特别是大人带着孩子来接受教育的。村民告诉记者,由于旧居年久失修,已经20多年不曾住人,莫言的老父亲就开辟旧居的院子种萝卜、豆类等作物。“带着孩子的家长临走时要从园子里拔个萝卜或胡萝卜给孩子吃,说是吃了能沾上文气日后也能得奖。”管谟欣说,他可以理解这种心情,就默许参观者拔萝卜了。可没几天,萝卜都拔光了,于是种的豆类成了参观者临走捎的纪念品。很快,豆类也不见了。“最后有人临走就用塑料袋从园子里装土,说要回家冲水给孩子喝,喝了莫言院子里的土,子女肚子里就满腹文章,日后必成大器。还有的临走拿块石头、瓦片作纪念,于是西院墙的底基石头被抠了个洞。”管谟欣说。
  虽然每天给天南海北的参观者讲解很劳累,但看到参观者钦佩和惊讶的表情时,管谟欣就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看到旧居的艰苦,前来参观的家长都会督促孩子好好学习,否则对不起父母的苦心,我听到这样的话时就感到非常满足。”管谟欣说。
  借莫言搞文化产业,做成的不多
  “莫言获奖后,来旧居洽谈投资办文化产业的不在少数。但真正办成的不多,办得好的也为数不多。”管谟欣说。
  让管谟欣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青岛的作家和一个雕塑家。“去年10月15日那天,这个青岛的作家和一个雕塑家找到我,说要在莫言旧居附近租个房子办慈善事业。对方自称和莫言很熟,我就帮他们找了邻居家的房子,他们看了之后很满意,商量之后决定以每月100元的价格租5年,共6000元,一次付清。”管谟欣说。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那天正好赶上邻居的孩子结婚,那个作家问我要随多少喜钱合适,我说目前这个物价得不少于200元。后来我听说,这个作家不仅没给钱,还在人家白吃了两顿饭,后来又说给了200元,结果闹得人家庭不和,当然这是后话。”管谟欣说,“5年的租期本应付6000元,结果这个作家只给了600元之后就一直打着欠条没给钱,整理房子请村里人帮忙也一直不给工钱。直到11月下旬,那个作家挂上横幅准备开业,记者都请来了不少,结果房东问其要剩余的房租时对方仍然不给。忍无可忍之下,房东的媳妇把屋里的东西全搬到了胡同里,作家叫来的警察一听原因也无话可说。于是这个青岛作家就走了,再没回来,欠的钱也没还。”最让管谟欣纳闷的是,至今他也不明白这个作家到底想干什么事业。
  这只是莫言获奖之后前来搞文化产业的其中之一。后来陆续有知名饮料品牌、茶商等找到管谟欣,希望能借莫言的招牌打广告,但都被管谟欣拒绝了。“牵扯到人吃的东西,盲目做广告会害人的,这种钱不能赚。”管谟欣说。
  自从莫言获奖后,隔些日子邮局就送来一大叠信件。这些信件有表示祝贺的,有要求签字的,有索要墨宝的,还有打官司的,还有动员莫言信教的,“无奇不有,”管谟欣说,“只要来信中有电话号码的,我就打电话表示歉意,说莫言不在老家,你要求的事我办不了等等。”
   花絮
  乡亲已开始挣“莫言”的钱
  记者跟随采访团在潍坊市采访时注意到,无论是相关领导发言还是部门文件中,对于“莫言”及其旧居的开发、规划等情况都没有提及。
  但在村民的思想和行动中,他们已经看到了实际的效益。据管谟欣介绍,莫言在没获奖以前,旧居的房子不值钱,四间房子3000-5000元就能买到,现在给5万都不卖,都在等着政府相应的规划出来,盼着房子增值。村民告诉记者,听说莫言旧居附近的闲置地要规划,有的人就赶忙种树、有的赶紧圈院墙。本村村民买了一块紧靠莫言旧居的3分闲地,花了2万元。“国家修铁路每亩才给2.64万元,这比铁路占地高了近三倍。”村民说,“就这还是因为卖主急着用钱,不然根本拿不下来。”
  甚者,莫言旧居边上的邻居都开始摆摊做生意了。记者采访时注意到,旧居门口处就有村民在售卖莫言的书,而原本2、3元的高密泥塑,在这里也要卖到8元左右,前来的参观者都愿意买点东西带回去。当记者问起摆摊一天的收入有多少时,摆摊者只是笑而不语。“有时候也有卖鸡蛋和萝卜的人前来兜售,周边饭店的客人增多了,特别是节假日人更多,乡亲们都感谢莫言为他们增加了收入。”管谟欣说。
  据称莫言旧居后的胶河要进行治理了,高粱种植面积在群众支持的情况下将扩大;供电局也要为平安庄换线和更换更大的变压器,为下一步打造莫言旧居的景点提高电力保障。
  而位于高密一中校园东南部的莫言文学馆,目前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扩建。据了解,莫言文学馆于2009年8月22日开馆,也正因此,有关莫言获得诺奖的前后情况并不在该馆之前的展览之列。不久之后,该馆扩建完成,莫言的经历及获奖情况将被加入进展览行列。

编辑:

本文标签: 莫言旧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