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学 > 正文

又闻艾叶香

内容导读: 农历刚入五月,淡雅朴素的艾香悠悠飘来,弥漫了家乡的原野。这阵阵清幽的香味,混合着泥土和阳光的温暖气息,沁人肺腑。艾草的浅香温润着时光,仿佛在一个清丽的早晨,瞬间唤醒了心中的美好怀恋和深刻记忆。 五月,是个吉祥的月份,也是艾香恣情的...

又闻艾叶香

    农历刚入五月,淡雅朴素的艾香悠悠飘来,弥漫了家乡的原野。这阵阵清幽的香味,混合着泥土和阳光的温暖气息,沁人肺腑。艾草的浅香温润着时光,仿佛在一个清丽的早晨,瞬间唤醒了心中的美好怀恋和深刻记忆。

    五月,是个吉祥的月份,也是艾香恣情的季节。

    艾草,又被家乡人亲昵地称作艾蒿,这种略显俗气的野生植物,有着独特的气韵,在人们的血脉里流淌数千年,摇曳生姿,慰藉生灵。

    每年惊蛰前后,艾芽开始破土拱出,顶开头上厚实的沃土,开始迎接春风的洗礼和沐浴。艾草的嫩苗为绿色,半月后呈灰白色。叶片椭圆,形似玉指伸展,饱满莹润。月余时间便长成了,无论是田间地头沟坎河畔,还是房前屋后路旁荒郊,随处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一丛丛,一簇簇,挤挤扛扛,争相拔节。初夏,一株株艾草蓬勃成茂盛葱郁的景象,碧绿中透出轻幽香气,宛如亭亭玉立的乡村少女,丽质清秀,温婉脱俗。轻风拂过,大片的艾叶暗香浮动,带给我们扑面的清凉芬芳。

    回望远古时期,祖先们在潮湿的夏季或寒冷的冬天依穴而居,久而久之,关节疼痛、腰酸腿疼的疾病纷纷缠绕,他们只能以燧木取火的笨拙方式取暖,缓解病情。经过长期的摸索,人们便开始有意识地用木条、草茎熏烤患处,在不断尝试中,发现艾草的效果最佳,甚至可以治愈病疾,这便是中医艾灸治疗的启蒙。

    艾草是最早与我们肌肤相亲的植物。婴儿出生三天后,用艾草熬水、洗浴,可祛瘴气禳胎毒,避瘟驱邪。弱小的生命,经受人生的第一次洗礼,一生茁壮少疾。此外,用五月的艾草泡水洗澡,可以解毒祛病,整个夏天皮肤光洁生香,不出痱子。

    如患眼疾,用五月带露水的艾草在锅里煮沸,而后放温熏洗,次日眼睛便清凉舒适,疲倦与模糊顿消,眼疾即愈。

    艾草还可食用。可做艾叶茶、艾叶汤、艾叶粥、艾蒿馍等,以增强人体对疾病的抵抗能力。若风寒感冒,用晒干的艾叶熬茶,连续喝上几天,感冒便不治而愈。冬日天寒,若手脚冻伤,可用艾草熬水浸泡,如此三番,肿胀便可消退。

    正是这种野生野长的草本植物,为许多人除去了病痛之忧,成为寻常百姓生活中必备之物。经世流年,岁月如逝,乡下人与艾草的不渝情感演绎成亘古不变的风俗,延续至今。

    “手执艾旗招百福,门悬蒲剑斩千邪。”每年到了端午节这一天,人们要去采艾草插于门楣上,就像贴上一道灵符,可以趋利避害,招纳百福。《荆楚岁时记》中记载“鸡未鸣时,采艾似人形者,揽而取之,收以灸病,甚验。是日采艾为人形,悬于户上,可禳毒气。”这一插,就是上千年,那一束束斜插在门檐上的艾草,卷起暗绿的叶子,露出银白的叶背,散发着草药味的清香,守护乡人,祛病免灾,驱邪避晦,保佑一家人健康平安。

    艾草极具浪漫情怀。《诗经》里“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这苹,说得便是艾草。《诗经》里还有佳句:“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这是多么缠绵热烈的爱意,想念挚爱的恋人竟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年之境。这思念里虽有艾草淡淡的浅苦,也有艾草的醇香执着。艾草原来竟是清纯浪漫的爱情象征。

    又见五月,再次与艾草相逢在唐风宋韵里,邂逅在芳草萋萋的广袤旷野上。端午插艾,追寻到诗经的源头,仿佛看到那位衣袂飘飘的士大夫,行吟泽畔,傲然独立,忧国忧民。如果把艾草醇香醒世的品格与一位伟大的诗人联系在一起,那便是一场仪式隆重的缅怀和纪念了。

    艾者,爱也。端午插艾草不仅是一种文化和习俗,更是一种母爱的味道。五月的乡村,各家挂满一蓬蓬艾草,飘溢着昂然的绿意与芬芳,馥郁而绵长。艾香弥漫,恍若散发着母体的奶腥和温馨,从遥远的故乡飘来,浸润我们的身心,历久弥香。深切的祈愿和殷殷的牵挂,凝结成母爱的期待,在故乡袅袅的炊烟里轻语呼唤。艾香的温丽,不仅让我们记着一个神圣的节日,还有对故土和母亲的深深思念。

作者简介

叶剑秀,笔名古枫,男,河南省鲁山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鲁山县作家协会主席。先后有小说、散文、纪实文学计200余万字,发表于《海外文摘》、《莽原》、《奔流》、《散文选刊》、《百花园》、《作家天地》、《北方作家》、《文学月报》、《小说月刊》、《光明日报》、《羊城晚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人民公安报》、《河南日报》、《郑州日报》等国内报刊,曾获《百花园》杂志2016年度优秀作品奖等诸多奖项。曾出版过长篇小说《野太阳》、纪实文学集《为警无言》、小说集《黄土厚韵》。

 

编辑:陈运发

本文标签: 艾叶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