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互联网+火场中的一盆冷水

内容导读: 互联网+火场中的一盆冷水 河南工业大学生杭州+团队实践纪实 专访篇:大师的思索 河南网7月10日讯(通讯员 高英棋 史培伯 王璐) 朱仁民,男,别名朱人民,号莲花洋人,1949年生,浙江宁海人,擅长中国画、连环画。教授,浙江大学景观艺术研究院院长...

互联网+火场中的一盆冷水

互联网+火场中的一盆冷水


——河南工业大学生杭州+团队实践纪实 专访篇:大师的思索

河南网7月10日讯(通讯员 高英棋 史培伯 王璐)
    朱仁民,男,别名朱人民,号莲花洋人,1949年生,浙江宁海人,擅长中国画、连环画。教授,浙江大学景观艺术研究院院长,杭州潘天寿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
大学有幸参观了朱仁民艺术馆,并对朱仁民教授进行了专访。朱仁民教授与我们分享了他对于互联网行业,土木建筑行业,以及两者的结合的思考。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与深思。
    在我们一心追求互联网所带来的便利,探索互联网未来更多智能与可能之时,朱教授却给出了一个十分震撼我们思想的观点:“它虽然替代了我们懒惰的东西,但他却很少有实体创造性的东西出来。我们大脑的百分之六十停止工作了,这个是很严重的,大自然给你创造了这些东西,人类自己离开造物主的创造是很危险的。”

    朱教授首先肯定了互联网技术带来的便捷和进步,但朱教授表示,互联网过度开发的“便利化”逐步消退了人类的行动力,甚至让人们出现了生理上最根本的损伤——健康。这一观点似乎是被我们默认了的生活状况,经常在话语中轻松调侃,但却从未严谨思索,更不论知行合一。从朱教授的观点中,我们似乎有所警醒,在一个绝大多数人都在追求时代跨越的经济要脉,科技飞跃的智能生活之时,却极少有人从人类的生存的角度,从生态健康——往往是最容易忽视的角度,为我们展现互联网+技术的弊端。这为我们的调研开辟了新的方向——如何在应用新技术和享受便利的同时,可以不将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我们的头上。

    同时我们结合专业——土木建筑,对朱教授进行了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朱教授邀请我们一道去他的个人艺术馆里参观,他向我们讲述了他在环境生态修复方向所做的工作,我们对他呕心沥血打造的一项项生态景观所触动。朱仁民教授任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杭州潘天寿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 院长,美国PANTACE设计事务所 首席设计师,浙江省旅游局旅游规划设计所 所长等职务。至今为止,朱教授已经完成了十大地貌的生态修复工程,他最初开始从莲花岛的生态修复开始。其构想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随即,朱仁民买下了这个荒岛进行开发。耗时15年,投入3000多万元,中国第一座海上大地艺术作品莲花岛禅宗艺术公园诞生了。朱教授倡导以艺术拯救生态、拯救人类的初衷得到初步验证。至此,他提出的《人类生态修复学》的学科架构将臻完善,但还需要许许多多的后人不断地深思,发扬并且传承大师之念。

互联网+火场中的一盆冷水
 
   此外,我们向朱教授提出了我们的一些问题

·怎样赋予现代建筑生命和灵魂?

    朱教授说,建筑的灵魂即是功能和思想,思想要有三点体现,时代性,功能性,美观性,每个时代都在变化,我们怎样继承过去的、传统的,发展将来的、现代的,有了这些东西,就是赋予他灵魂了,我所做的艺术,没有一个不用当地的文化和现代的文化能够尽量的结合。所有的建设,它的功能是放在第一位的,建设是为功能才建造的,而不是徒有美观。所以赋予它灵魂,就是赋予它思想,赋予他思想就要有时代性,艺术性,文化性,功能性,综合起来做好才可以。我所做的就是,建造出来的能对时代GDP能够提升的,生态能够解决的,又有钢筋混凝土,传统文化艺术和国际上先进文化理念的,这种东西的综合体,用灵魂来代替。

·您对建筑的艺术怎样理解?

   朱教授表示,每个人对美的理解都有不同,而建筑师要做的就是既能下里巴人,又可阳春白雪。但无可非议的是,中科院的陈院士曾跟我说,这些生态的项目只有您能干,因为您全部用艺术来干。如果一个人的艺术没有站在时代的高度,没有对传统与时代的认知,没有对生态的认知,就做不出好的作品。有些十分新颖的建筑,十分好看,但是站在国家的角度,它占了国家一片土地,使用功能很弱,但他没有解决生态问题。很多建筑的创新来源于外观的理念或者受力的巧妙,但是他们更多的是将其放大,宏伟的事物固然好看,但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比这些都要难,我们要更多的思索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而非让国外的理念在国土上肆意生长,我们的艺术也极具意义。

·您认为土木建筑行业与互联网的联系如何,又如何看待互联网+建筑?

    朱教授说,因为建筑行业是实体,它还没有离开水泥钢筋,不能以数据的方式具化、电化、空间化、时间化,。人住在里面,他还是一个实体空间,他不是只靠模拟材料,还是要具体建设的。你不可能把空气凝固,搞一个东西来住在里面,所有它的材料还是花岗石、石灰、水泥,你要找到一个代替的材料的可以用互联网,可以任意切割的可以任意调她的颜色和它的结构强度的,都要用我的脑子和思维去做,这些材料是实在存在的,而互联网究竟是发现一个东西的工具,永远无法创造一个东西,有了互联网我们等于是用放大镜把一张人民币放大,互联网终究是没有创造东西。
 
    通过与朱仁民教授的交流学习,我们感触颇深,对互联网产生了新的审视视角,所有的事物,无论他再如何表现的优秀,也要辩证的去看待,与朱教授的交流让我们对自己的实践课题有了更加理智,全面的认识,同时,我们也对生态建筑建设,生态修复有了新的思想萌芽。在历史的潮流中,在时代的责任上,我们应永远坚持真正的“以人为本”,在为我国经济建设贡献绵薄之力的同时,不让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我们责无旁贷。

编辑:

本文标签: 大师的思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