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游戏 > 正文

游戏王冉冉游戏王-冉冉全文阅读

内容导读: 与此同时,苏莲华本能的睁开双眸,一双乌黑的眼睛嵌着冰冷的暗芒,疑惑的打量着面前的情景。 彩蝶退场,白芯泉看见凌锋一脸的阴郁,不过转瞬即逝,他似乎很不高兴。 阑泫苍同样冷然挑眉,在看了阑雪莺一眼之后,不再理会她,继续浓情蜜意的看着白芯...

游戏王冉冉游戏王

  与此同时,苏莲华本能的睁开双眸,一双乌黑的眼睛嵌着冰冷的暗芒,疑惑的打量着面前的情景。

  彩蝶退场,白芯泉看见凌锋一脸的阴郁,不过转瞬即逝,他似乎很不高兴。

  阑泫苍同样冷然挑眉,在看了阑雪莺一眼之后,不再理会她,继续浓情蜜意的看着白芯蕊。阑雪莺见 两人都不理她,当即气得七窍生烟,后边的程瑛眼里全是忌妒,她没想到,这女人竟然真能冲喜成功,而 且还得到了九殿下的爱。远远的,两人似乎被一层浅浅的光影笼罩着,看上去那不刺激人,她们真的是太 恩爱了,恩爱得程瑛捏紧拳头,很想送白芯蕊一拳,她凭什么拥有九殿下这么优秀的男子做丈夫,她配吗 ?

  “一半嫁妆?你真是狮子大开口。”曲妈妈冷哼一声,果然是宁庶妃生的,有其母必有其女,不要脸 。

  “我……程瑛,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快来人啊。”阑雪莺说完,面前的程瑛已经砰的一声倒在 地上,这下子,皇宫早被惊动了。

  不过,也曾经有人为了这鸟付出巨大生命,那种只是要鸟不要人的痴狂人,属于极少数。

  因为方才白芯莹回来时,就被打得鼻青脸肿,一脸猪头,奄奄一息的模样,她们问她怎么受的伤,她 只说摔伤的。

  “否则什么?”话音甫落,一双宛若雪藕般的手臂掀开轿帘,女子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对面,样子镇定 自若,倒把阑海看花了眼。

  “苏苏?”阑烙苏气得差点吐血,这女人竟叫狼狗为苏苏,那不是他的名字?

  在和母后大吵了一架之后,他默然呆在阑国皇宫,独资呆在东宫里看着这边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陌 生,却又那么熟悉,他亲手拂过的地方,好像还带着温度。

  思及此,白芯蕊拍了拍手,朝朱云不紧不慢的道:“住手,要我放了你们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

  惠妃思考良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便将目光投向身侧的白芯蕊,白芯蕊见她在看自己,心里也有 自己的盘算。

  “幼稚!伟大的裔国皇帝,别忘了,你的小命现在在我手里,赶紧的,叫你的人撤退,送我离开!” 白芯蕊懒得和他啰嗦,阑泫苍再是病秧子至少他不会伤害她会保护她,比起来她更讨厌面前冷漠自大的裔 玄霆。

  白芯蕊讶异的看向云霓,轻声道:“你觉得,一个呆子配得上第一美男?”

  如今小姐不一样了,对她们来说是最高兴的,不被人欺负的感觉真爽,能在姜侧妃面前这么大摇大摆 走进门的感觉更爽。

  潇雨楼的老板娘潇雨夫人略施粉黛,身着一袭鹅黄色水银衣裳一看到靖王、七殿下,忙讨好的凑了过 来,给他们找了最好的雅间,还派人最美的姑娘伺候。

  惠妃在位置上坐定吗,小九忙给她顺气,彩蝶跟进来后,也忙去倒茶送水,一副贤惠状。

  可她已经厌恶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所以她要改变战略,她现在拥有一个小金库,可以用里面的银子 办一个阁,专门派手下去搜集澜沧大陆重要人物的情报,再以高价卖给需要的人,这种叫卖消息,也叫江 湖百晓生。

  白芯蕊颔首,将手伸出去,柳汀立即上前去搀扶她,前边凌锋牵着一条结了小穗子的红绳,这样走着 出去上轿。

  见此情景,长孙皇后当即惊异的看向白芯蕊,沉声道:“大胆苍流王妃,你关上窗干什么?”

  他一颗心有些忐忑起来,生怕白芯蕊一口回绝,他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抓不住岸的浮游,在水里漫漫飘 荡,却一直靠不到岸,找不到自己最爱的人。

  卷二 第110章 栽赃

  “啊!”小丫鬟们吓得轻轻叫一声,接着全都发起抖来。

  男子攸地收回脚,嘴角扬起一抹不屑,接着低声的轻笑起来。

  清晨,一缕淡淡的晨光从窗户照了进来,白芯蕊感觉身子酸酸的,用双手揉了揉眼睛,反射性的伸手 去搭身边的人,等她伸手去搭时,发现身边空无一人,手任何东西都没碰到。

  还这样呀,那阑雪莺他们不也瞧不见喽?

  “就是,别以为骑个马拿把剑就是英雄了,我呸,要走路绕别地去,少在这撒野。”真正撒野的婆子 将对方骂成了撒野,那脸皮是岗岗的。

  一提到蟾蜍,玉儿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假孩子把阑雪莺骗成这样,她这也是活该。 ”

  在百姓指指点点的目光中,车队艰难驶进皇城,待皇城宫门关闭,所有人这才觉得松了口气。

  这花她认得,是白府院子里最多的芯蕊花,怎么这花打碎了,她竟没听见声音?

  白芯蕊早料到他会这么说,阑烙苏这种人,永远都改不了蔑视她的高傲因子。

  都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笑得出来,且说怒就怒,想笑就笑,她的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好,这究竟是为 什么?

  阑雪莺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因为白芯蕊抓住了她的把柄,如果她把她是阑国公主的事抖落出来 ,那她就没命了,看姑姑刚才的眼神,他肯定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她一生都在为皇儿奋斗,要是他不理自己,她奋斗来还有什么用,他是她唯一珍视的人呀。

  柳嬷嬷则带着白芯柔进内房验身,不一会儿,一脸羞红的白芯柔被柳嬷嬷领了出来,柳嬷嬷忙兴奋的 跑到姜侧妃身边,在她耳旁悄悄说了几句,姜侧妃一张老脸顿时笑得像朵花儿。

  /

  “真的?”白芯瞳雀跃的站起身,拉着白芯蕊道:“大姐,我也可以去见九殿下?”

  “小姐,呜呜,你怎么这么傻,何故要寻死,你这样不正顺了她们的意?”雪婵激动的跑上前,一边 哭一边伙同另外两名丫鬟解救被白绫套住的女子。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