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袁立:神的女儿,救赎世间苦难人!

内容导读: 袁立:神的女儿,救赎世间苦难人! 文|左手墨迹(四月份旧文) 四月份的时候袁立火了,只是因为一条有一天,我被抓起来了,记得要来给我送我最爱吃的火锅啊的微博。不靠炒作,也没有像白百合那样出轨,和当下的娱乐圈相比,袁立显得特立独行。 但是...

袁立:神的女儿,救赎世间苦难人!

 

文|左手墨迹(四月份旧文)

四月份的时候袁立火了,只是因为一条“有一天,我被抓起来了,记得要来给我送我最爱吃的火锅啊”的微博。不靠炒作,也没有像白百合那样出轨,和当下的娱乐圈相比,袁立显得特立独行。

但是经常关注袁立的微博会发现,和一般明星不同,袁立不但没有绯闻,甚至连一般明星通常的秀恩爱、秀美颜照片、秀各种美食美景的都很少。她的微博关注的更多是民生,是对社会的思考,并转化为是实实在在的行动。

在陕南秦巴山区走进尘肺病家庭。

2015年7月8日,袁立作为“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志愿者,连续6天来赴陕西秦岭山区探访尘肺农民。

可能一般人对尘肺病不了解,但是对于曾经“开胸验肺”的张海超,应该听说过。他在得了肺矽病(尘肺病的一种)之后,为了保全自己的权益,到处求证,证实自己因为工作的起因而犯了肺矽病,可是相干单位却抱着一种淡然的态度,在穷途末路的情形之下,采取了“开胸验肺”这一极端惨烈的形式。

张海超的事情经过媒体报道后,引起极大的反响,最终获得了赔偿。但是大多数病人不可能有张海超的运气,只能在家里等死。袁立等爱心人士当的出现,给了这些病人以及家人难得的温情和希望。

开胸验肺的张海超曾经轰动一时。

奇怪的是,袁立的所作作为,居然遭到了不少谩骂。比如2016年1月31日晚,袁立通过微博晒和独居老人合影,并写道:“今天浙江建德航头溪岩村看望94岁一辈子没结过婚,独居的抗战老兵余惠宁老先生。由于天冷,水笼头冻住了,老先生自己去邻舍提水,路很滑!他家厕所,老先生用窗棱子做了木凳子,有点高,座上面,我差点没折下来。老年人,小便失禁,他用塑料布铺床上。天太冷,一个独居老人,太难!怎么可以帮到他呢?”照片中,有老人居所艰苦的画面,更有和老人认真交谈以及开心合影,她的爱心之举遭到大部分网友的支持和称赞。

看望94岁老兵遭到少数网友无理谩骂。但是,其中有网友认为袁立和老人的合影P上去的,骂她有病,袁立回应道:“有这闲工夫,真正的去做点有益社会的事,温暖人心!别一个个大老爷们,小肚鸡肠,一肚子坏水!”更有网友出口不逊:“陪他睡觉,给他生个孩子吧,老人家一辈子没结婚,无儿无女。”袁立气愤称:“恶人成群的扑来,为什么这么恶毒呢?晒几个愚蠢的这样对社会不益!

崔永元劝袁立关闭微博:“关掉微博吧,没必要让自己心情不好,也不可能让那么多网络流氓从良。”网友也纷纷留言力挺袁立,有网友留言“别低头,王冠会掉;别流泪,坏人会笑”。

不做实事,不知道做点事有多难,不知道喷子有太多,不知道坏人有多可恶。

在写微信公众号文章时,感觉已经非常客观公正了,也经常被人留言谩骂。网上喷子多,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例外,经常有人问我:你现在过得不好吗?为什么不能多写一些正能量文章,为啥要关注不公,黑暗、各种事故这些既耗费精力,又没有效益,还得罪人的敏感时事呢?

“做公益被骗”是作秀?

2014年袁立曾关注到一公益基金晒出的儿童骨折需要救治的公益项目,因为早先拍戏曾多处骨折的她深知其痛,便主动捐给“天使妈妈”公益组织。之后她主动捐款救助了这位儿童,并亲自送走其母子;过了一段时间她再次打开这个公益组织的页面,发现此前救治的这位小孩的照片依然在,网友捐款也在翻滚,于是她提出了质疑,反复查询未果。最后她发出了微博质疑这家公益组织,并开始与其负责人网络争论,一时间成为了当时的新闻热点。

一时间网上说她什么的都有,而最让袁立伤心的是这家公益组织说:“袁立很聪明,花了三万块为自己做了这么大一场秀!”从此以后,她决心以后做公益一定要亲自做!

开胸验肺

尘肺的规范名称是肺尘埃沉着病,该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灰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瘢痕)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尘肺病是一个没有医疗终结的致残性职业病。尘肺患者胸闷、胸痛、咳嗽、咳痰、劳力性呼吸困难、易感冒,呼吸功能下降,严重影响生活质量,而且每隔数年病情还要升级,合并感染,最后肺心病、呼吸衰竭而死亡,目前对此尚无特效药物治疗。

全国已累计报告尘肺病人五十八万多例,每年新增尘肺病例约一万例,现有尘肺病人四十四万多例。据互动百科锐词尘肺,全国每年报告的职业中毒和生产性农药中毒病人还有近三万例,报告中毒死亡数约一千五百例。有的地方职业病危害已发展到相当严重的程度,出现尘肺村、中毒村。

2004年8月,河南新密人张海超被多家医院诊断出患有尘肺病,但由于这些医院不是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所以诊断“无用”。而要拿到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的工伤证明,首先要原单位开出证明。所以2009年6月,他无奈下只能以“开胸验肺”的方式为自己证明。

“开胸验肺”事件,一度引起社会对尘肺病农民的关注。但和很多轰动一时的事件一样,终究只是一时的事件。尘肺病农民的数字不断扩大,数字背后的他们每天都在为呼吸而挣扎。

2015年7月,袁立无意中从新闻上看到“开胸验肺”几个字,她开始好奇是什么样的一群人需要如此才能申请到救治款项呢?她又一次开始关注到公益,这次的人群是尘肺病农民。

“我只是想近距离观察下他们的活动方式,是不是真的在帮助尘肺病农民。如果是真的,那我就捐钱。”没想到王克勤很快就跟她说,过几天就正好要去陕南,问她愿不愿意一起去。

长期缺氧导致尘肺病人任能平体重从130斤骤降到了80斤

就这样,2015年7月,原本在杭州消夏的袁立随着“大爱清尘”一路辗转了湖北、陕西数个“尘肺村”。这让她原本只是想找个可信公益组织然后捐钱的初衷发生了偏离,转而成为了一个尘肺病公益事业的志愿者。

此后,从湖北红军乡、陕西向阳村到贵州老君山村,袁立已经数次随同“大爱清尘”、“艺发声”等公益组织去探访了“尘肺村”,并在各种场合呼吁对这个群体的关注和支持。五一小长假期间袁立再次去往了贵州思南县几个“尘肺村”。

笑着给自己漆棺材

为他自己准备的棺材,是刘焕林家里唯一像样的“家具”。

在湖北口乡的周文兵家里,袁立得知这个80后刚刚走完了他短暂的一生,留下他8岁的儿子和七旬的老母,还有29岁先天失明又得了乳腺癌的妻子。

“那天去到这家里面,工作人员要登记。老太太拿出儿子的身份证,然后缩在角落里,用手去摸上面的照片,很小声地说:我心好痛……”袁立哭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苦难会像骨牌一样,一个追寻着另一个”。

袁立看着周文兵死前与老婆孩子在医院的合照,她觉得他是在托孤。袁立将孩子认作了干儿子。“我会资助他,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不是表达心意的问题。”

尘肺病人肺组织纤维化不可逆转,一期病人可以洗肺,在陕西一次至少一万。每天仅百元的药物只能减轻他们的痛苦,很多药物还不在农村合作医疗的报销范围之内。而严重的二三期病人,“肺叶就是两块水泥”,想要活下去只能换肺,但是高昂的费用和紧缺的肺源是他们难以企及的,只能靠制氧机维持。可是蔡永福连2000多元的制氧机也买不起,每一下呼吸都能听到如同拉锯的声音。贫和病交缠在一起,苦难的雪球也就越滚越大。“他们晚上要跪着睡觉才能呼吸,所以很多尘肺病农民因肺功能衰竭,是跪着死的。”

刘焕林告诉袁立,趁着自己手脚还能动,得为自己预备好后事。他漆棺材的时候还有一丝微笑,可是此刻说着说着他眼泪就下来了,他觉得一个大男人抹眼泪不太好意思,“我太软弱,不够坚强。”袁立看着被漆得鲜艳的棺材,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坚强,说:“你已经很坚强了”。

“所以不要抱一个念头就是‘成功了才去做公益’,我的很多朋友也会和我说,‘你们明星当然可以做公益,做公益也会助长你们的名声’,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委屈了很多一个个默默做公益的普通人,很多大学生,很多在职的工人医生。”

“国内刚刚起步,特别是很多富裕的人可能还没有这个意识,当他们上了年纪,他们的孩子也不需要他们投入太多精力的时候,我更希望他们的钱,更多的精力,能投入到这个国家的那些弱势群体身上。”袁立说。

在欧美,公益组织发展已经很成气候,公益行为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行为,我国现在的公益事业,的确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学生们要去参加,许多社区里也有各种公益活动。我想公益进步靠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觉醒和行动。

    在炒作绯闻盛行的娱乐圈,袁立绝对是一股清流!她说自己是神的女儿,虽没有像神一样普渡终生,却实实在在踏踏实实的救助着她遇到的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她是神的女儿,正在做着神要做的事情,每一次救助都是灵魂的救赎。相比政治人物而言,我觉得她做的每一件普通的事情都很伟大。如果这还不算伟大,那我不信这世间有伟大!

编辑:

本文标签: 袁立神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