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职场 > 正文

辞去那些无效社交,迎接崭新自己

内容导读: 最近的《晓说》,韩寒说自己很少社交。 不是说因为我不能社交,或者是因为我处理不好社交,我是纯粹意义上的不喜欢社交。 有网友说:韩寒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当然可以不用去社交。 我觉得网友因果倒置了。 不是因为韩寒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

最近的《晓说》,韩寒说自己很少社交。

“不是说因为我不能社交,或者是因为我处理不好社交,我是纯粹意义上的不喜欢社交。”

有网友说:韩寒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当然可以不用去社交。

我觉得网友因果倒置了。

不是因为韩寒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所以不用去社交。而是因为他把社交的时间精力,用在要做的事情上,所以才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

我发现,隔一段时间就有新作品问世的人,大多都在"社交降级"——能不参加的社交聚会,就不参加。

年底了,各种公司年会、同行酒会、私人聚会应接不暇,在这种时候,我们更该静下心来,想想社交降级的意义。

 

主持人兼创业者马东说,每年年底,就是各种会最多的时候,像“年度最佳雇主颁奖会”、“年度行业峰会”等。

公司成立第一年时,他频频参加这些活动,觉得很累。

后来他算了一笔时间成本的账,因为堵车,路上至少花掉两个小时,如果在外地,就更麻烦了。

“这些活动的本质,是浅层社交场合,真的谁要联系谁,交流什么业务,完全不用通过这种方式”。

这些活动收获当然会有,但效率不高,不值得用这么多时间,尤其在工作忙时,不必凑这热闹。

面对活动邀请,根据自己的情况,算一笔账,“它对你的价值是什么”,“你应付这些活动的时间和精力成本有多大?”

我觉得马东算时间账这点很明智,既然社交不可避免,就要尽可能做到精准社交。

算清楚后你更知道,哪些活动应该全力以赴,哪些活动应该断舍离。

 

演员马伊琍说自从当了妈妈后,就不应酬,回家后哄孩子睡觉,然后自己看看剧本,回复工作短信。

她说“要找我谈工作就谈工作,不要找我出来吃饭,如果要找个地方坐下来,边喝酒吃饭边聊工作,对不起,我没有空,要么直接聊工作,不要聊别的,如果有重要的饭局要参加,晚上8:30必须回家。”

多拎得清的人,分得清优先序列和生活重心,分得清工作和社交,分得清不必参加的社交和重要的社交,就算参加重要社交,也定下最晚回家的时间节点。

我是一个对社交有偏见的人,觉得社交普遍低效,甚至无效或负效。

因为社交鸡贼地介乎于工作和友情之间,但两头都很难讨好,黏黏糊糊,不干不脆,拖沓低效。

相较于工作,社交显得迂回,相较于友情,社交显得功利。

 

 

一个尊重自己时刻表的人,会发光到什么地步?

演员韩雪给自己订立了每天学习3个小时的任务。

有次录完节目,已到饭点,何炅约韩雪出去吃工作餐,韩雪拒绝道:“我不去了,我要回家写作业”。

因为韩雪觉得给自己定下的任务必须完成。

台湾作家吴淡如曾给自己规定每周三要跑步。有时候朋友邀约,“跑步哪有我们重要,你真不够意思”。

吴淡如认为,会这么说的,不是我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会尊重你的时间,了解你的原则,有时候半强迫着你参加活动,等你到场发现,自己只是一个不重要的陪客。

你想过为什么地铁站附近的房子,比公交车站附近的房子贵得多吗?

有个可能是,地铁轨道固定,不堵车,时刻表准确,而公交车看到红灯停一下,碰到行人让一下,到站时间很难说。

这跟人一样,重目标、重计划、重落实的人,会减少外界的干扰,达成对自己的承诺,这种人像地铁房般升值迅猛。

而别人邀约你就去,担心不去会破坏了别人的兴致,错过了人脉的搭建,其实你可能错失最重要的成长期和增值期。

 

你可能要说:

韩寒是文化偶像,不爱社交就不社交;

马东是当红老板,觉得不划算就拒绝;

马伊琍是实力演员,八点半前就回家;

韩雪是知名艺人,能为学习回绝饭约;

吴淡如是畅销作家,为跑步拒绝朋友……

他们都有名气、有底气,当然可以社交降级。

可我的经历告诉我,把社交降级省下来的时间,用来深耕业务或发展爱好,会让普通的你我更有底气。

我第一份工作在海外部,有次一个内贸部的同事和我聊天。

她羡慕我们海外部外语好的业务精,在MSN或SKYPE上,跟客户聊聊天,就轻松成单了。不像她们内贸部,开发客户主要靠应酬和联谊。

“客户跟你吃饭喝酒时说得好好的,一旦同行更有价格优势或技术优势,客户就选别人,能在饭局酒局上谈成的业务,大多说明自己可替代性强,给谁都一样,就看谁更能投其所好,伺候周到”。

我不喜欢社交,曾担心过有点内向,不会来事,不是人精,会成为职场瓶颈,当时她那番话让我相信,职场社交没那么重要,核心竞争力才重要。

我第二份工作,加班有聚餐,费用可报销。

聚餐时,听老油条的职场经,听同事的狗血八卦,我发现,自己浪费的时间价值,远超报销额度。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找借口不去了,回家研究邮件和案例,很快拿到部门最高的奖金。

我第三份工作,最多接受中午的工作餐,下班后不参加聚会应酬,回家锻炼、看书、写作和陪家人,于是慢慢有了公众号和新书。

就连好友之间的见面频率也降低了,经常见面,说来说去的内容还是那些,不如等对方积累一些成长和心得,再见面才更有火花。

有想采访的人,约好时间,做好功课,打语音电话沟通,方便高效多了。

 

最好的辞旧迎新,就是社交降级,辞去那些无效社交,迎接崭新自己。

现在越来越讲究专业主义,你的应酬和社交,很难影响专业人士的判断,大概率他们连你精心布置的饭局都不想参加。

现在人们越来越见过世面,你饭桌上再说认识某某大拿已经不拉风了,真正拉风的是,自己最近干出一件牛炸天的事。

况且你去社交未必能见到大拿,听过一位大拿说:有人请客,他不想去浪费时间,就回复“下次吧,下次我请你”,但他知道永远没有下一次。

与其研究中国式社交应酬,谁坐饭桌C位,敬酒酒杯谁高谁低,知道门道就行,不必沉迷此道。

研究社交文化,真不如研究业务和爱好的投资回报率高。

主持人在饭桌上发表的不当言论,金融圈男女劝酒抱来抱去,被一起吃饭的人偷拍下来,放到网上,要是当初社交降级,哪会摊上这种破事。

社交降级,不是社交绝缘,有趣、有用或重要的社交,算算时间成本,定好回家时间,与自身目标和计划没有冲突,才去参加。

拥有时间的发球权,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更值得的事和人上。

终有一天,会像村上春树说的:“凭时间赢来的东西,时间肯定会为之做证。”

 

作者简介:梁爽,理性天蝎女,治拎不清、玻璃心、拧巴症,点燃你自律的心。

编辑:

本文标签: 辞去无效社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