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职场 > 正文

职业经理人孙一丁入驻瑞思近3年,他改变了瑞思什么?

内容导读: 在2013年10月,当孙一丁决定接手瑞思的时候,他可能没想到,少儿英语行业即将爆发一轮洗牌。 改革一年多,收入同比基本持平 从上海贝恩资本办公室出来后,作为即将上任的瑞思CEO,孙一丁做的第一件事是实地走访了当时瑞思在上海的5家校区,上海校区...

  职业经理人孙一丁入驻瑞思近3年,他改变了瑞思什么?

  在2013年10月,当孙一丁决定接手瑞思的时候,他可能没想到,少儿英语行业即将爆发一轮洗牌。

  改革一年多,收入同比基本持平

  从上海贝恩资本办公室出来后,作为即将上任的瑞思CEO,孙一丁做的第一件事是实地走访了当时瑞思在上海的5家校区,上海校区走访结束后又分别去了杭州和无锡的校区走访。

  随后,一个人来到北京总部后,和瑞思各个部门负责人、核心中层管理者沟通,又走访了北京所有校区实地察看,在短时间内对瑞思做一个全面、细致的了解。

  孙一丁说:我刚到瑞思的时候想,能不能快一点,在3年内开到100家直营校区(当时瑞思在全国有不到50家校区)。因为在家电领域开店是很紧迫的一件事情,一天可能同时开业几十家店。那个时候我在国美电器(注:孙一丁1999年加入国美电器,2011年辞职)和苏宁竞争,这块地方你要不占,就会被竞争对手抢走了。

  只是,那个时期的行业环境和瑞思自身的条件以及教育的独特性让孙一丁难以实现上述想法。

  当年,少儿英语行业经过几年的粗旷发展,虽然从业者非常多,但整个行业鱼龙混杂,资质和水平良莠不齐。

  机构本身的成本(场地、师资)逐年攀升,家长对选择少儿英语机构的理念也越来越理性,这对少儿英语机构的课程效果、经营管理能力、盈利水平都提出了更高要求,机构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

  除了行业自身的大环境外,对高考改革政策的误读加重了行业的下行状态。

  2013年年底,有媒体报道教育部关于高考改革中英语科目的变化,其原文为“外语考试不再在统一高考时举行,由学生自主选择考试时间和次数,增加学生的选择权,并使外语考试、成绩表达和使用更加趋于科学、合理。”

  这一表述被个别媒体解读为“高考不再考英语”,并且在2014年逐渐扩散,有愈演愈烈之势。在2014年3月,甚至有媒体列出了那些将取消英语科目或降低英语科目的分值的具体省份。

  “当时家长来咨询报名的时候,心中都有疑惑。很多家长看到了一些媒体对高考改革的报道,虽然对取消英语科目这件事不那么确定,但是,在报名缴费就不那么顺利。”有同样感受的,不仅上述一位少儿英语机构负责人。

  对高考改革政策的误读直接导致家长让孩子学习英语的热情下降,加重了家长对学习英语持观望态度。

  直至2014年9月,教育部发布高考改革方案,明确提出语文、数学、英语三门课分值不变。

  此时,2014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少儿英语行业在这段时间更不平静。多知网根据公开资料整理,从2013年10月—2014年8月,全国范围内有18家少儿英语机构因为经营不善而关门。

  作为孙一丁个人而言,其职业经验主要来自于竞争激烈、快节奏的家电领域,虽然来到瑞思之前,在早教机构金宝贝做了2年管理,但是孙一丁坦称“自己没找到感觉”。

  面对这位教育行业经验甚少的空降领导,孙一丁感觉到瑞思员工的态度:有些怀疑,不一定能接受。

  从2013年10月正式接手,到2014年结束,不乐观的外部环境,加上刚刚接手瑞思,需要一段时间了解瑞思,加深对教育的理解,各种原因的综合作用下,瑞思在2014年全年收入和2013年持平。

  改革从来都是一件系统性工程

  从2014年终结果评价,瑞思的表现并不好,只是由孙一丁主导的瑞思内部改革一直有计划的进行。

  首先动刀的是瑞思组织架构。

  孙一丁说:“我来之前,北京瑞思就是瑞思总部,所以瑞思当时是北京市的一个强势品牌,但全国各个分公司的实力就参差不齐,而且总部对其他全国分校管控弱。”

  孙一丁明确提出,将总部和北京分公司做明确职能区分,北上广深做直营,成立分公司。这样总部有时间去思考市场趋势、公司战略。同时,总部也有时间加强对全国其他分公司的管控,给其他分公司更多的支持。

  先把总部和北京分公司区分开,将新街口校区的一个校长提拔为北京分公司现在的负责人。

  对外地分公司的管控和支持上,以上海分公司为例,孙一丁走访完5家校区的第一感受是:店面的地理位置不好,装修也非常老旧。

  “因为瑞思当年进入上海市场,完全是赶时间抢市场,策略、规划没想清楚。”孙一丁说道。

  瑞思总部决定对上海管理团队做出调整,并且重新选址、开店,原有的5家店将会陆续关店。现在上海的9家校区,只保留了原来5家中的2家。所以,9家校区基本上是新建的。

  调整硬件设施的同时,也在加强软实力。因为之前总部对北京瑞思的管控强,北京老师的学术、教研水平比上海等外地分公司都要好,而上海管理团队的管理风格也不适合当时正处于扩张态势的上海市场。

  孙一丁决定更换管理团队。现在瑞思上海分公司负责人此前是瑞思总部的学术副总监。

  之所以决定派一个学术背景的ViVia,孙一丁看重的是:ViVia一直在总部,配合直营系统的管理,而且在瑞思做了好多年,曾经当过校长。最重要的是本人有意愿去尝试,而且执行力非常高。同时给了一个团队做辅助。

  重新梳理网络、人力资源、品牌等部门职能,部门负责人能力不行就换人。

  IT部门以前叫做系统管理部,设备陈旧,主要的工作就是维护电子设备的日常运营。后来,改革有两个职能:一是系统运营,包括COS系统、E-learning等系统,和学术部配合研发;二是网络营销监测。

  与众多教育机构一样,品牌部门之前是和市场部没有分开,品牌的概念不是很清晰。划分之后,品牌负责大型的活动,公关活动,负责公司品牌建设。市场部是日常促销、优惠活动。比如往年由学术部主导的活动瑞思杯,现在是由品牌部主导。

  孙一丁称,除了学术教研部门这样专业领域人才保持了原班人马之外,其他部门的负责人和团队都换了,而且人力资源部门的负责人换了2、3个才找到合适的。

  建立人才蓄水池,注重人才梯队的建设和培养,提高老师福利待遇,为老师规划未来职业发展,提供多种上升通道。瑞思希望的是,未来瑞思的校长、中层管理者均能够从瑞思内部培养、提拔。

  瑞思一位老员工表示,在孙一丁到来之前,瑞思的工作时间是每周6*12,现在是5*8。

  面对在线少儿英语的凶猛势头,只发布在线课程还不够

  这两年,少儿英语行业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在线少儿英语对传统线下少儿英语的影响。在在线的趋势之下,有实力的传统少儿英语机构纷纷布局线上。

  瑞思的做法则是线上、线下共同推进。

  线下方面,前面提到的,瑞思总部加强对全国各地分公司的管控支持,包括总站战略的执行和各校区教职员的学术水平和教研水平。

  具体的措施包括,目前瑞思要求校区老师持证上岗,定期进行全国范围的直播式培训并考核。对全国的校区进行重新的评估,目标是提高单位校区的产量和单位人均产值,为每个校区合理配备校区的教师、教室配比。

  在线方面,包括课程、营销方式、配套服务等方面纷纷涉及。

  Rise up 初中在线课程:这套课程与美国高中课程衔接。已经针对瑞思现有学员开放,目前有200多个学员。另外,正在向国际学校销售这套课程,还会出口到其他国家,比如美国,目标客户是有计划移民美国或者刚刚移民美国的中学生。

  另一方面,瑞思希望能够将Rise up打造成一个在线课程平台,已经开始研发英文的数学、艺术等课程。

  在线图书馆:孩子在阅读过程中不仅仅是看,也可以听和跟读,通过语音识别技术纠正学员发音。学习过程将会被记录并且评价。并且课程相配套的AR卡片。

  营销方式上,尝试微博、微信等新媒体营销,并监测。组织线上的营销活动,在微信朋友圈传播,比如瑞思英语小达人活动,由家长和孩子自己录制英语相关的视频,可以是演讲,可以是表演,也可以是唱歌。通过朋友圈分享、传播,相当于直接在朋友圈晒出自己孩子的英语水平。

  Rise club :目前已有100万的真实用户,有10万左右的活跃用户在这上面,很多的家长、学生和老师都会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交流;同时还为家长提供了一个评定体系,对教师的评定体系,线上可以通过对教师的打分,评定他们的教学质量的认可。

  EAAS评测系统:是一套在线考试系统,目前瑞思学员每年通过这个系统完成考试,检测学生的学习进展和教师的教授水平,并出具详细的教学质量分析报告,以便教师及时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调整教学重点。

  而瑞思自主研发的CRM系统,包括了老师培训,学员管理、学习进度管理,公开课上完之后自动保存,可以实时直播。这套系统已经在瑞思所有直营校使用,正在向加盟校推广。

  从孙一丁做的工作来看,其在入主瑞思之后,所做的是一个系统性的工作,包含了企业运营的方方面面。

  这些工作在瑞思内部来看,是帮助瑞思从原来一个创业企业升级到了规范化发展和精细化发展。

  这些内部系统性改革,以对教育的深刻理解为前提,改革的过程,孙一丁坦诚比较慢。同时得益于之前孙一丁经历了国美电器从早期创建到最终成功上市的全部过程,知道企业在不同阶段需要的不同管理和发展模式。

  在被贝恩资本投资后,从投资方角度来讲,这家当时已经创办了7年的少儿英语企业是时候走上规范化发展之路了。

  到现在,虽然瑞思内部有一套模型能够估计出校区的盈利能力,但是每一家直营校的选址都有孙一丁亲自去走访。

  那这些系统性改革的结果如何?

  瑞思2013年和2014年营收基本持平,即4亿元。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到2016年7月份,瑞思已经完成了今年营收目标的60%,到年底时全年营收在8亿元左右。

  这位知情人士还表示,在收入增加的同时,利润率并没有下降,反而上升。

  瑞思在2015年、2016年的扩张步伐不算快,截止到现在有直营校区50多家,加盟校区170多家,遍及全国70多个城市,每年全国有11万学员。

  收入保持增长,利润率也在提高,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孙一丁这两年的工作是优秀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瑞思现在的挑战小。

  虽然瑞思已经开始布局线上,但是其线上课程为录播课,辅以每月一次的线下活动,主要针对有计划出国留学高中的学生。

  这与目前的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主打的在线一对一或一对多直播课有很大不同。

  目前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主要用户以5-12岁学生为主。而这个年龄段的学生也是瑞思的主要客户群。

  未来随着家长对在线教育认可度提高,新技术和高品质保证用户在线学习的体验,学生时间一定的情况下,家长是否还会继续线上、线下同时报班是一个未知数。

  将近3年时间,瑞思这家公司在规范化发展,孙一丁本人也在变化。

  孙一丁在国美时期被公认为非常强势,因为当时主要负责并购、扩张,做事风格雷厉风行。

  孙一丁称自己擅长快刀斩乱麻,在其主导的北京大中电器、哈尔滨黑天鹅电器等多宗并购案中,其经常“咔咔咔”就把原来的团队整合掉了。

  熟悉孙一丁的一位人士描述其做事方式是:“我今天和你说了这件事,明天就要结果,而且一点都不能犯错。”

  到了瑞思之后,孙一丁的节奏慢了下来。教育影响深远,说起他对教育的心态,他说:敬畏心。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