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职场 > 正文

机关里写材料的秘诀:机关里什么人最苦?

内容导读: 周五中午,一个从老家借调到省直单位的小兄弟请我吃饭,说是分到了政研室,每天苦逼憋材料,内脏都快憋出血了,想向我请教写材料的秘诀。 我们选了一家离我单位不到五十米的饺子店,他在单位门口等我。路上他嘻扑出地跟我说:哥,我真崇拜你们这些...

机关里写材料的秘诀:机关里什么人最苦?

  周五中午,一个从老家借调到省直单位的小兄弟请我吃饭,说是分到了“政研室”,每天苦逼“憋材料”,内脏都快憋出血了,想向我“请教”写材料的秘诀。

 

我们选了一家离我单位不到五十米的饺子店,他在单位门口等我。路上他嘻扑出地跟我说:“哥,我真崇拜你们这些笔杆子,你们天天写材料,就那些东西翻来覆地去写,每次还都能写出花儿来,真神奇!咋怼哩啊?”

 

我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说:“你以为都恁好怼?那都是身心受到极度摧残换来的!平时你稍微细心就会发现,全天下的‘材料狗’差不多都长一个熊样,从身体到精神到行为都有一些非典型性特征。”

这时候刚好从身边走过去一个机关干部模样的人,我立马指着他跟小兄弟说:“看见木有,这哥们就是写材料的。”小兄弟说:“你们单位的?”我说:“当然不是啊,我们单位的我能不跟他打招呼?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我从他忧郁的眼神、沧桑的气质和充满淡淡烟草味的身体里,就能立即判断出他是不是写材料的、大约写了几年材料。”

小兄弟听得目瞪口呆:“哥,要不要这么夸张,兄弟直接给跪了!”我说:“少扯淡!既然说到这了,为了让你全面了解这个群体,正确认知自身与这个职业的匹配度,以至于以后不走弯路,一会吃饭我给你好好掰持掰持。”

 

进饭店后,我一边吃饭一边给他批讲,把“材料狗”们的浑身上下、里里外外扒了个精光。小兄弟听完拍手跺脚地说:“哥,我服了,这简直就是一幅笔杆子的‘素描图’啊,真是栩栩如生,细到毛孔!”

 

今天我把那天中午掰持的东西总结成二十五条,也算是给各位年轻刀友的职业规划提供个参考吧。

 

1.  熟知中央省委大政方针、各种政策理论,无论跟体制外还是体制的人喷空儿,新词、热词总能信手拈来,经常唬地他们一愣一愣,各种仰视各种倾慕、各种虚荣心满足成就感爆棚。

 

2.  写东西喜欢定框框、列条条,准确拟出导语成绩形势和打算,熟练运用宋体黑体楷体仿宋体。写啥都要找出处,从来不敢自己编。五千字的文章写四个小时,一千字的文章写六个小时。

 

3.  说话小心谨慎、一本正经,跟媳妇缠绵也要一是二是三是,跟朋友喷空总要首先其次再次。自我感觉很有逻辑,却不知对方听得无比压抑。

 

4.  穿衣打扮不敢出格、不愿出格,却又不上台面。因每天埋到材料堆,很少出入公务接待、正式会议场合,所以经常穿得灰不溜秋、土里土气。蓝衬衣运动鞋、Polo衫外刹腰,往往是这类人的最爱。

 

5.  眼神痴呆、眼珠混浊,因常有材料任务导致心事重重,与别人交流精力不集中,跟朋友喝酒始终放不开。总是用泰然自若的表情掩盖麻木不仁的内心,一副被几个彪形大汉蹂躏后的既视感。

 

6.  发际升高,脑门锃亮,皮肤暗淡,眼圈发黑。经常被女性违心地夸为“成熟稳重,斯文大方”,其实心里说的是“暮气沉沉,酸腐呆板”。

 

7.  颈椎变直、腰椎突出是标配职业病,即便是带升降杆的显示器,还是要用七八套“领导讲话合订本”把它垫得老高。

 

8.  手写速度远远跟不上打字速度,每分钟120个字只是初级水平,“一手好字”早已成为历史。用五笔的基本上四十岁以上,用拼音的基本是四十岁以下。

 

9.  办公室桌子上总是不低于三摞资料,电脑桌面基本被Word文档覆盖。不是懒惰,不是邋遢,而是根本来不及整理,因为手头的材料总是接踵而至、应接不暇。

 

10.  因为抽烟量大,烟灰缸基本一天倒一次,烟屁股几乎总是熰到过滤嘴才不舍地摁灭,抽烟抽的不仅仅是寂寞,还有压抑、郁闷、无奈、发泄和刺激。

 

11.  身患“文字修改强迫症”,看见材料就想拿笔划,重度患者看见报纸都想改。总是无缘无故地认为别的单位和下级单位拿来的“代拟稿”写得很渣,每次改稿都要搞到面目全非,或者索性重写一遍。

 

12.  不写材料的同事、朋友和其他分管领导总觉得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偶尔碰到材料任务常常会找上门来,这会即便有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也得忍着。

 

13.  办公室“家当”总是很齐全。洗脸盆洗面奶洗发水一应俱全,牙刷牙膏香皂肥皂应有尽有,折叠床毛巾被小褥子一个不少。桌子底下常常有个脚蹬的纸箱子,箱子上放着各种布鞋拖鞋运动鞋。

 

14.  一般深居简出,接到材料任务后好几天都不怎么抛头露面,常常无缘无故“被失踪”。在办公楼被多日不见的同事问起“这段咋没见你啊?出差了?”一般会淡淡地回答:“老汉我一直都在办公室,只是上卫生间时没碰到你。”

 

15.  爽约太多、迟到太多导致饭局很少。人家提前一天打电话约饭,写材料的只能饭局当天下午才能确定时间,而且往往下班前来任务,下班前来的任务又往往是急活儿,干完后总是匆匆跑去坐“迟到席”、罚喝“入席酒”。

 

16.  没什么权力,也很少交际权力部门的人。别的公务员办事靠关系,写材料的公务员办事靠脸跐。

 

17.  害怕写材料、通材料时思路被打乱,一旦打乱至少得浪费两根烟。写材料时接电话经常惜字如金,三言两语搞定,常常被冠以不懂人情、不谙人事的“恶名”。

 

18.  最怕见领导,凡被领导召唤必是安排材料任务。材料任务不同于其他任务,往往周期长,煎熬人,不到会议开始、活动开展,材料写得再天花乱坠都得随时修改,甚至推到重来。

 

19.  信息封闭,特别是人事信息更是知之甚少。毕竟整天坐在电脑前不出门,跟其他部门特别是人事部门沟通少,提拔干部时总是慢一拍,导致职务晋升总是随大流、“蹭流量”。

 

20.  有苦劳没功劳,年终总结没啥写。因为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写字”,一年写了多少万字,其中调研报告多少字、领导讲话多少字、领导署名文章多少字……其他的除了编还是编。

 

21.  出差机会少得可怜,跟其他单位、基层单位的干部大多不熟悉,偶尔参加个大会,中间休息时别人都在握手打招呼、扎堆套近乎,写材料的只能默默地坐在位置上,用手机打发掉百无聊赖的十分钟。

 

22.  没公休补贴时难公休,写材料的手头都是活儿挨活儿、活儿套活儿,不可能有空档,公休基本是个美好的梦。有公休补贴后更难休,写材料的都没钱,即便撞着大运能休息了,眼看着十来天损失几千块,心肝肺都在一起颤抖。

 

23.  整天埋头码字,没时间学习机关业务。从材料中来,到材料中去,没机会实践,没机会深入,只是纸上谈兵空对空、充当文字搬运工。

 

24.  表面上被人尊重,私底下被人看轻。当面被吹捧成“笔杆子”,背地里被嘲讽为“书呆子”。写材料的基本都被认为是没钱没背景的,写几年材料如果出不来基本都被认为是毁掉的。

 

25.  大都是“钉子户”,不是不想挪窝,而是很少能挪得动,领导也不愿意放手。写材料的活儿没人愿意干,也不是谁来都能干,成长为一个成熟的“材料狗”至少得三五年,频繁换人当然不现实。

编辑:

本文标签: 机关里写材料机关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