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职场 > 正文

西游记里的小鲜肉,却成了权力斗争牺牲品,最终沦为中年油腻大叔

内容导读: 在我们的印象里,沙和尚本事一般,话还特别少,打怪也不积极,是个混日子的中年大叔。 你也许会呵呵哒,现实中这样的中年人难道还少吗?不否认大量存在。可是大叔们年轻的时候,也不见得就准备好以后混日子了呀。 比如小鲜肉时期的沙和尚是卷帘大将...

在我们的印象里,沙和尚本事一般,话还特别少,打怪也不积极,是个混日子的中年大叔。

你也许会呵呵哒,现实中这样的中年人难道还少吗?不否认大量存在。可是大叔们年轻的时候,也不见得就准备好以后混日子了呀。

比如小鲜肉时期的沙和尚是卷帘大将,“南天门里我为尊,灵霄殿前吾称上”,瞧那口气,简直意气风发。正因为如此,本是凡人的沙和尚修仙得道,被玉皇大帝一眼相中,做了贴身保镖,还允许他带兵器上朝。

从意气风发的小鲜肉转身混日子的中年大叔,谁都有个不堪的过往。

人在职场漂,哪有不挨刀,轻重而已。沙和尚挨的刀,经典到能进教材了。

我们都知道沙和尚在蟠桃会上失手打碎了一个琉璃盏,才被玉帝贬到鸟不拉屎的流沙河,还要挨每周百剑穿心的痛苦。

真要这么去揣摩玉帝这个成熟政治家的惩罚动机,就大错特错了。沙和尚真正的错误,在于他的玩忽职守。

作为玉帝的贴身保镖,沙和尚的职责是“往来护驾我当先,出入随朝予在上”,可是当孙悟空打上凌霄宝殿时,沙和尚哪儿去了呢?

书里记载:“幸有佑圣真君的佐使王灵官执殿。”庆幸还有个佐使王灵官挥舞金鞭,权当人肉。

都打上门来了,贴身保镖没了,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玩忽职守了,是要掉脑袋的政治错误啊。很明显,肯定是有一个关系很近的人物把沙和尚调走了。

沙和尚是修炼成仙的,师父是谁,书里没有明说,不过他的兵器降妖杖的来历倒是很清楚:“出自月宫无影处,梭罗仙木琢磨成。”沙和尚的兵器取材月宫里的桂树,由吴刚伐木、鲁班打造。

月宫里的桂树是由盘古大神的眼睫毛变化而来的,而盘古大神,也就是“三清”中的玉清元始天尊。沙和尚没说的那个师父,想必就是他老人家了。太上老君,也即太清道德天尊,是沙和尚师父的师兄。

孙悟空被二郎神捉住后,刀劈斧砍、火焚电击都不见效果,是太上老君佯装把他关进八卦炉,炼他个七七四十九天。

这些天里,天庭恢复了往日的安静,一派岁月静好,大家都以为孙悟空要被炼化了,不觉然放松了警惕,沙和尚也被师伯的人喊去喝酒唠嗑,否则戒备森严的凌霄宝殿,怎会“幸有”一个小小的武将?

太上老君是道派领袖,玉帝是皇权掌门人,表面相安无事,其实摩擦不断。太上老君的算盘都打好了,用炼丹放松大家的警惕,调开玉帝身边的沙和尚,再顺便送孙悟空一双火眼金睛,只消一路打到凌霄宝殿,自己日后不就可以教权、皇权一把抓了?

可姜,毕竟还是玉帝的辣。

人到中年,职场半坡。曾经意气风发的小鲜肉也免不了有职业倦怠感,这时一个重大的失误,就让沙和尚直面中年危机。

沙和尚心里是很怨愤的,他觉得自己只是一朝不慎,吃了熟人的暗亏,成了权力博弈的牺牲品。

可是他改变不了什么,还要靠吃人度日。当怨愤积久成灾,一个昔日意气风发的小鲜肉,慢慢变成了一个圆滑世故的油腻中年大叔。

取经路上,只要能偷工,这个油腻中年大叔就会减料。我们一直以为,西天取经路上老实挑行李的是沙和尚,其实担子一直都在猪八戒肩上。

渡过流沙河后,有天大家走得累了,猪八戒赶紧逮住机会,“自过了流沙河, 这一向爬山过岭,身挑着重担;老大难挨也!”

这话表面是跟孙悟空说,其实是说给沙和尚听的。沙和尚鸡贼地一声不吭,就当没听见。

猪八戒不痛快了,开始抱怨担子都他一人扛,“似这般许多行李,难为老猪一个逐日家担着走,偏你跟师父做徒弟,拿我做长工!”

猪八戒的旁敲侧击,这时连孙悟空都听明白了,可他是不会挑行李的,只好笑道:“呆子,你和谁说哩?”

都说到这份上了,沙和尚再不表态就没意思了。沙和尚抠着手指甲,默默把玩着脖子上串着九个人头骨的暗黑版大金链子。

猪八戒还不放弃,开始提解决建议:“师父骑的马,那般高大肥盛,只驮着老和尚一个,教他带几件儿,也是弟兄之情。”

都要畜生帮忙了,难道你老沙不感到害臊吗?沙和尚憋住了,假装拎出保温壶,然后往壶里扔一把枸杞。

孙悟空其实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就接茬道:“他不是凡马,你莫攀他。”意思是龙马的主意就别打了,你找沙师弟帮帮忙吧。

沙和尚眼看推三阻四不过,终于开口了:“哥哥,真个是龙么?”

沙和尚很心机地转移了话题,猪八戒、孙悟空还能说啥呢,只好顺驴下坡,开始讨论龙马非马的问题。

干活不卖力的沙和尚,把精力都放到揣摩领导小心思上去了。

那天路过盘丝洞,唐三藏忽然心情贼好,端着钵盂嚷嚷着要自己出门亲自化斋。徒弟们这就诧异了,连平时懒了吧唧的猪八戒都表态了:“古书云:‘有事弟子服其劳。’等我老猪去。”意思都很明白了,哪有师父去讨饭,徒弟坐着吃的道理?

可是这天的唐三藏特别轴,佯装我不听我不听,徒弟们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伺候。这时闷屁憋不出一个的沙和尚居然开口了:“师兄,不必多讲。师父的心性如此,不必违拗。苦恼了他,就化将斋来, 他也不吃。”

一语中的,沙和尚到底是跟过大领导的。

西天这一路上,沙和尚表面上意志坚定、沉熟稳重地在跟着走,实际上啥绩效都没有。

我们最终觉得,沙和尚被如来封为金身罗汉,还是件挺体面的事儿,其实当初观音找沙和尚作取经人时谈判的筹码,是“教飞剑不来穿你,复你本职。”

结果没能做回卷帘大将,封了个金身罗汉。观音菩萨在乌鸡国时曾说:“当初这乌鸡国王,好善斋僧,佛差我来度他归西,早证金身罗汉。”可见金身罗汉不过就是个普通职位,跟风光的玉帝贴身保镖相比,差得远了。

而且,在取经后的表彰名单里,沙和尚的金身罗汉,名列倒数第二,不如猪八戒的净坛使者,人家虽然经常嚷嚷要分家,好歹关键时刻也是肯花呆力气的。

自觉被生活玩弄的沙和尚,油腻地混混日子,最终生活也给了他同等的回报。

回报是一方面,口碑也很重要。取经回长安后,唐三藏给唐太宗这么介绍他的徒弟们——

孙悟空:甚亏此徒保护。

猪八戒:一路上挑担有力, 涉水有功。

小白龙:亦甚赖其力也。

唐三藏找不到沙和尚的可圈可点之处,只好憋出一句来——

沙和尚:也蒙菩萨劝善,秉教沙门。

你做了啥贡献,你的顶头上司难道会没点b数吗?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