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职场 > 正文

2018辞了两次职,但觉得自己活得很轻松

内容导读: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了。这一年,算是颠沛流离的一年,但也是轻松的一年。 一月底,湖北省中医院康复科没让我吃药没给我打针,两个疗程把因腰椎间盘突出卧床快八个月的我弄好了。二月初,决定在回老家过春节之前辞职,安心自由回乡过个年。 提...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了。这一年,算是颠沛流离的一年,但也是轻松的一年。

一月底,湖北省中医院康复科没让我吃药没给我打针,两个疗程把因腰椎间盘突出卧床快八个月的我弄好了。二月初,决定在回老家过春节之前辞职,安心自由回乡过个年。

提出辞职的当日,遭遇了责难。腊月二十七,被三个奉命赶到武汉的中老年人折腾了一番,当然,他们也没有得到什么便宜,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讲做新闻的成就与沮丧,讲新闻人的职业伦理,希望对他们的晚年幸福有点用。

春节过完,开始四处游历,先去了云南,昆明、大理、西双版纳、红河,历时半个月。

工作十七年,到云南若干次,丽江都去过两次了,只有最早的2005年那次是去旅游,其他都是为了工作。在滇池边,看海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别人都是用手拈着碎面包喂海鸥,我却把面包叼在嘴里喂。怕海鸥啄倒眼睛,带了墨镜。海鸥们很给面子,没有把鸟粪拉在我脸上。

 

2018辞了两次职,但觉得自己活得很轻松

 

在大理住了两日,野夫兄安排了住宿。大理大学的樱花,比我的拳头还大,叹为观止。应前同事一海之约,还去他在双廊的家里住了一晚。

随后近十天,从西双版纳到红河,想到哪走到哪,两位高中同学一路照应,每日开着车陪我上山下乡,看茶看山。最爱去茶山,看茶品茶吃农家饭;最惊艳的是红河的梯田,半路下车在浓雾里闲逛,如入仙境。

云南归来,去了孝感的双峰山、咸宁的赤壁,还应辞官去深圳做公益的行甲兄之约去深圳住了几日。

四月底,陪一个朋友上了一趟青城山。意外发现,自己的体力比7年前好了很多。2011年春曾上过一趟青城山。青城派掌门人刘绥滨兄陪着爬山,不到半山我就累得不行,灰溜溜下了山。这一趟,居然轻松爬上山顶,觉得体力有余又走下了山。

五月初,应邀到北京连续做了三场业务分享,5月8日在新京报、5月9日在博雅、5月10日在看天下政商智库。也是这次,与只曾耳闻不曾见面的业界前辈南香红老师第一次见面。

六月初,在微信朋友圈众筹了一笔钱去了趟山西,试图去搞明白山西千挑万选出来的孝义市委书记马文革为何迅速落马。归来写了一文,很快被删了。周末无事,顺便上了一趟五台山,大大小小的寺庙看了上十间,夜宿五台山下,听了不少五台的故事。

 

2018辞了两次职,但觉得自己活得很轻松

 

期间,被南老师说服准备进京工作。赶在进京前,去了西藏。6月21日飞到拉萨,没有高原反应,做了很多朋友叮嘱不能做的事情。半个月,走了拉萨、山南、林芝三地。在西藏的那种美好,有点类似2005年第一次去云南旅游,若仔细比较起来,第一次去云南时年仅二十六,满心欢喜但很拘谨,西藏之行年近不惑,从容了很多,轻松了很多。

 

2018辞了两次职,但觉得自己活得很轻松

在西藏期间接到了大同一位朋友的催约,决定进京前再去大同住几日。在大同,又看了大大小小的寺庙近十座。最惊艳的,却是大同的土林。

 

这些年,进了大大小小的寺庙几十座,虽心怀敬畏但从不跪拜。我不信神佛,但每到一处都爱去看看当地的庙观之类,总感觉这些所在与自己有一些联系。

七月十六日,进京。北京暴雨,飞机备降济南,夜宿济南,次日高铁进京。七月十八日,正式入职。在新单位和弟子的安排下,在酒店住了近十日。

新工作,还算愉快。2011年从新京报辞职去南方周末时,曾立下一个规矩:不做管理,不做编辑,居住在武汉。没想到,这一次全破了。十月份,经不住劝,接受了南老师的邀约出任杂志副主编。

期间出差两次,一次是去重庆。重庆之行,触动挺大,与自己的实习生的实习生一起采访,爬窗户去殡仪馆,有点当年的感觉,但江湖凋零,今非昔比了。稿子一般,但创了千万的流量,自己都很意外。

2018辞了两次职,但觉得自己活得很轻松

年轻的同事们都很努力,南老师很负责也很投入,眼看着杂志有了一点起色,12月初突然接到通知,杂志停刊,原创团队并入另一家杂志社,我随即提出了辞职。

12月31日,也就是今天,我再次正式恢复了自由身。很多朋友劝我,怎么也要等到年后找到了下家再辞职呀。不,我一天都不想将就,正如2月初的辞职,也是没有找下家就辞掉的。

工作之余的日子,大家都知道,我在这里写一些不咸不淡的文章,自称日拱一卒。日拱一卒的年度总结,前些时已经做了,不再重复。另外,就是在家读书喝茶种花下厨。这一年,厨艺进步了很多,最近经常做的剁椒鱼头广受好评。

2018辞了两次职,但觉得自己活得很轻松

眨眼,这一年就过去了。说起来,这么短的时间里两次辞职,也算任性吧。曾说过,到了这把年龄,任性不了几年了,趁还能任性再任性几回。我不后悔这一年里的任何一个决定,每一个决定都是自己做出的,对错都坦然面对。

诸君,这就是我的2018年了,没有什么了不得的经历可分享,全是稀松平常的日常。将来,但愿也一直会如此。最后,大家与我一起对2018说声再见吧,再一起迎接2019。

褚朝新

2018年12月31日

编辑:

本文标签: 辞职